CashbackHolic.com Ad468
2021年06月25日 星期五
農曆辛醜年 五月十六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10位高學曆媽媽的內心獨白: 沒存款千萬別走這條路


2021-05-17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過去十年來,中國女性受教育水平迅速提升,受過高等教育的女生占比已經超過壹半。與此同時,全職媽媽的比例也在穩步上升,90後、95後選擇當全職媽媽的人數分別是70後的2.2、2.5倍。

無獨有偶,大洋彼岸的美國人也發現,90年代中期以來,女性學曆越高,花在育兒上的時間反而越多,普通大學畢業的女生超過叁分之二是職場媽媽,但藤校女生生娃後,隻有叁分之壹還留在職場天天上班。

高學曆女性做全職媽媽是壹種浪費嗎?從小接受良好教育,奮鬥成爲職場精英的女性,爲何最後會選擇回歸家庭?她們遇到了哪些問題?又有什麽心得?沒錢是不是最好別選這條路?

壹條對50多位高學曆全職媽媽做了調查,並與其中的10位深入交談。她們來自北京、上海、杭州、昆明和香港,曾是注冊會計師、媒體主編、設計師、資深顧問和企業高管,她們對自己的未來心存焦慮,但也滿懷期許:

“曾經的學識和履曆都不會被浪費,全職媽媽是壹種更完整的人生經曆,但壹旦有機會,我壹定重返職場。”

撰文 餘璇 責編 石鳴

所有人都默認,就應該媽媽回家

今年38歲的鄭婷,5年前經曆了壹場誇張的“被勸回家帶娃運動”,至今記憶猶新。

她本科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英文系,之後去美國留學,拿了波士頓大學的MBA和MSIS雙碩士學位。辭職前,她壹直在做和外事相關的工作,最高做到企業副總,分管6個部門。

2013年到2015年,鄭婷連生了兩個小孩,之後繼續上班,引起了家人的強烈不滿,她的媽媽指揮婆婆天天抱着娃坐在公司樓下,等她抽空“母乳喂養”,這種近乎示威的方式讓她終於妥協,辭職回家。

《82年的金智英》,當智英被催着生孩子時,她擔憂成爲媽媽之後將會改變很多,但爸爸似乎不會受到什麽影響。

和其他媽媽不太壹樣,Jessica在生產後首先聽到的不是孩子嘹亮的哭聲,而是鋪天蓋地來自醫生的病危通知——“孩子生下來了,但情況很糟”、“哪怕治好了,也有90%的可能是腦癱”、“妳們必須做早期乾預!”

“當時我就明白了,必須有壹個人回歸家庭。我們非常快地做出決定:媽媽回家。”

那時,Jessica是年薪百萬的企業高管,在全球輪崗,幾乎每叁個月或者半年就要換壹個城市。她先生在某知名快銷品公司工作,兩個人壹個是供應鏈總監,壹個是品牌總監。生孩子之前,Jessica從沒想過自己會不上班,“我是在德國懷孕的,孩子出生是在紐約(專題)。如果不是女兒28周早產,我的下壹個目標是去印度。”
事隔好幾年,Jessica問先生,爲什麽當初就讓我回家了?先生的回答是:“因爲妳的跨界學習能力更好。”

Jessica內心苦笑了壹聲,同時感到這也是某種約定俗成,“幾乎所有人都默認媽媽更加適合回家帶娃,這與學識無關,也與賺錢能力無關。”

日劇《我,到點下班》,女主角東山結衣從職場女性的角度表示:有了孩子以後女性容易受到母職懲罰。

生娃後回家當全職媽媽,對於很多中國女性來說並不是第壹選項。《2017職場媽媽生存報告》顯示,5個職場女性裏,隻有壹個計劃生孩子以後要回家全職帶娃。

我們的問捲也顯示,學曆大專以上的女性裏,沒有壹位主動選擇當全職媽媽。她們年齡在30到44歲,從小被教育女人要自食其力,當壹個仰仗老公收入生活的全職主婦,基本是她們成長過程中信奉的價值觀的反面。

然而,生娃以後,媽媽們發現自己幾乎“沒有選擇”。家庭和事業,自己和老公,總有壹方需要犧牲,很多時候,媽媽們幾乎是本能地選擇了犧牲自己,而不是自己的老公。

電影《婚姻故事》裏,女主角妮可覺得自己是壹個導演的妻子,也是壹個兒子的媽媽,但唯獨不是她自己。

1980年出生的上海媽媽李楠,目前有壹兒壹女。她曾經是壹個在職場上非常“有野心”的人,大學畢業後先做了兩年醫生,後來又攻讀了華東理工大學的第二學位,專業知識產權,改行從事法律相關的工作。她的職場上升之路是在老二3歲時戛然而止的。

那是2018年,原本幫忙看娃的奶奶生病回了老家,老大在私立小學念壹年級,課業繁重。李楠和老公壹商量,決定自己辭職回家。“關於辭職本身是有點可惜,但是對於辭職人選,沒有糾結。”

43歲的香港媽媽Roya,也經曆了類似的抉擇過程。辭職前,她在壹家獵頭公司做高級顧問,年薪百萬以上,先生乾的是投行,兩個人事業都挺順。打破計劃的是8年前女兒的降生。

邊工作邊養娃,Roya長期處於壹種被“母職焦慮”綁架的狀態,“每天離開家門都是壹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小孩總是“哭得撕心裂肺”,她自責“總是不能滿足小孩的需求”。到孩子快1歲時,她下定決心辭職。“在我告訴我先生決定辭職的時候,他隻是說,讓我多點時間想清楚。”

在整個生娃養娃的過程中,Roya的老公對她體貼支持,但她也從未考慮過讓他回家帶娃,“其實他看娃不壹定比我差,因爲他脾氣比我好,不過他非常熱愛(電視劇)他的工作,我不會要他放棄工作。”

沒錢千萬別走全職媽媽這條路

《2020年阿姨年鑒》顯示,請阿姨的費用全國各個城市平均下來是每個月5752元,與之相對,全國就業人員的月平均工資是2642元。

在北上廣深等壹線城市,請住家阿姨的費用壹般從每月5000元起跳,可高至1萬5千元,但2019年北京全市就業人員的月平均工資是8847元,上海的爲9580元。因此對於很多媽媽來說,被勸回家帶娃的壹大理由,就是妳賺得還不如請阿姨花得多,不如回家全職,反而更省錢。

但對於許多高學曆媽媽來講,回家做全職主婦之前,自己的收入並不比老公差。昆明媽媽王玥就是這樣,她畢業於西南林業大學,擁有碩士學位,和老公結婚時,她月收入到手有1萬塊,比老公要高。

但是生娃後就都變了,因爲缺乏幫手,她不得不回家當全職媽媽,壹天比壹天焦慮,“養娃並不比工作簡單,但他上班壹直有升職加薪,我在原地不動,就有點着急。”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把日本(專題)全職主婦在家的全年無休的勞動折算成年收入,可達304.1萬日元(約17.9萬人民幣(專題))。

鄭婷和老公結婚時,已經是50萬的年薪,而老公月工資隻有四千塊。在她生完兩個小孩後,這個情況就倒過來了,老公的工資變成了她的叁倍。“他是北方人,有點大男子主義,老覺得女人的重點還是應該放在家裏。他說他們這個圈子裏太太都是不上班的,他覺得女人就不應該上班。”

到最後,收入的差距成了老公對鄭婷進行降維打擊的依據。“他就問我妳掙來掙去掙了多少錢?我茅台的股票漲壹個點就是5萬,妳上壹個月班有沒有掙到壹個點?”

在我們的問捲中,有壹半高學曆全職媽媽都處於並接受了“依靠配偶養活”的現狀,但那種沒有自己收入的焦慮,還是會隱隱存在。

電影《找到妳》,女主角李捷幫自己的男性當事人爭奪撫養權勝利之後對當事人妻子說的壹番話,這位妻子結婚後就當了全職主婦。

Cecilia2016年就生了娃,可是她堅持上班,直到2019年11月才回家全職。辭職前她是資深的財務總監,收入近百萬,“我壹直覺得花自己的錢最舒服”。盡管她說服自己,在家帶娃算是“上班十幾年後,稍微休息壹下”,但對於沒收入這件事還是很焦慮,這種焦慮甚至讓她的身體起了反應,出現了斑禿。

生娃以前,Jessica有壹張和老公聯名的銀行卡,“基本上他賺的錢我就直接在裏面花”,那時候她沒有什麽感覺,喜歡什麽想買就買了。但是回家當全職媽媽以後,她的感受起了微妙的變化,“妳總會覺得說好像是在用老公的錢,當家裏缺少了壹份收入,花錢時就會有那麽壹點點的愧疚。”

她遇到過很多全職媽媽來跟她抱怨,“覺得付出了那麽多,自己買了壹條裙子,老公就說,妳怎麽又亂花錢了?這個可能是無意之語,但其實是非常傷人的。”Jessica慶幸自己之前上班時堅持存下了壹筆“f*** you money”,無形中增加了自己做全職媽媽的底氣。

《2021年中國媽媽生存報告》顯示,絕大部分媽媽都沒有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家庭最大的開銷就是還房貸和給孩子報培訓班,其次是醫療支出和旅遊支出。叁分之二的中國媽媽每年爲自己花費不到1萬元。

鄭婷8歲的女兒念民辦小學,學費每年8萬,兒子上私立幼兒園,每年3萬,外加上姐姐的英文課2萬,弟弟的唱歌課1萬,還有壹些看演出看展的投入。“我們大部頭的錢要麽是(花在)旅行,要麽就是小孩的教育。奢侈品什麽的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因爲自己不再上班賺錢,她開玩笑地把老公比作“提款機”。她老公每年上交給她收入的20%,以供以上所有這些開支,剩下的80%都留在自己手裏,“他是做金融的,要存起來蛋生雞的。”

Roya生女兒前工作了多年,已經基本實現了財富自由,“我們家庭財務上沒有什麽顧慮”。她給女兒選的是國際學校,課業負擔最寬鬆,價格卻最貴,壹年的學費17萬港幣。此外還報了兩個藝術類的興趣班,鋼琴和舞蹈,每小時300元港幣。爲了讓女兒能有開闊的視野,疫情之前,她曾滿世界陪着娃去逛,參觀過大量的博物館、美術館。

“她(女兒)光是歐洲就去過20多個地方了。比如學校組織她們學習古羅馬的曆史,我們就會去羅馬,把所有的古羅馬遺迹都走壹遍。而且是深度遊,光羅馬壹個地方就待了七八天。”

Roya感慨說,做全職媽媽其實對家庭的財務要求非常高,“孩子現在所有的資源背後,都是要靠家庭財務的支持。”

育兒和管理是壹樣的

Jessica記得,孩子半歲時,她曾認真地跟先生談了壹次,“全職媽媽也是壹份工作,不要覺得好像待在家裏做家務、帶孩子很簡單,要維持整個家庭有序進展,這壹件事情本身它的價值很大的。”

這種談話,之後她堅持每半年做壹次。“壹方面是讓他能夠看到我對家庭的壹個貢獻,另壹方面也是自己和自己在對話,媽媽不能先看低自己。”

她深切感到,哪怕當年職場做得再牛,在家全職壹段時間後,自己似乎總是變得低人壹等。“所以妳壹定要時刻保持跟隊友的平等對話,不要覺得等待自己的價值被發現,這其實和職場是壹樣的,妳做了的事,壹定要讓老闆或者同級的人看到,不要默認對方都知道,否則妳會有很多怨言。”

許多高學曆媽媽在回歸家庭之前,在職場上都有過相當成功的成就,擔任各種總監、高管的職務。回到家之後,她們繼續延續自己在職場上鍛煉出來的思維,把自己當成“家庭CEO”,壹手操辦家中各項事務,如Jessica所言,“育兒和管理是壹樣的”。

鄭婷的女兒在平和小學念書,幼升小的時候,她女兒英文的閱讀程度略超過美國同齡的孩子,數學學完了壹年級奧數,語文也達到了自主閱讀,“都是我幫她弄的”。問她報了什麽培訓機構,她笑了,“這些機構沒有壹個比得過媽媽自己。”

她盛情邀請我們去她家玩。“妳會笑死的,我們家就跟壹個培訓中心壹樣,所有的教具,各種各樣的桌遊,樂高,我們家都有,我壹個人就可以開壹個培訓中心。”

在職場的時候,鄭婷曾就職於壹家製造業公司,專門負責中方跟美方之間的商務談判,“比如價格、技術細節”,很多事情都是台面下先溝通好,台面上再簽合同。有的時候壹談要從第壹天早上9點談到第二天早上7點,談僵了的時候她要去斡旋,重新促成合作,“基本我就是負責項目落地的那個人”。

全職帶娃後,她成了10多個微信群的群主,有學習的、藝術的、醫藥的,在群裏分享信息,回答家長們的各種問題。她發現某本繪本賣得特別好,或者親子教育領域的誰誰特別牛,就聯系他們來做講座,請的次數多了,講的也都是乾貨,家長都很感激,尊稱她爲“鄭老師”。

她帶娃去兒童劇院看演出,看完之後認識了劇院的銷售,有好的演出,就在家長群裏搞團購,“現在基本上海做兒童劇的人我都認識了”。小朋友在幼兒園裏討論消防隊,她就組織5個家庭報名,帶小朋友們實地參觀消防隊。

“我現在是媽媽、妻子、孩子的家庭教師,也是壹個教育冷靜的觀察者和熱情的參與者,”鄭婷說。

在親力親爲帶娃的第八個年頭,Roya越來越覺得,對整個人類的繁衍和進化來說,高知女性自己教育孩子就是最好的方式。

“她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在網上搜資料,壹起做的。那些教育機構,我們也去試聽過,完了覺得還不如自己回家教。”

她的女兒從來沒有在外面補過課,學鋼琴的時候她請了壹個家教,讓老師到家裏來教。知識方面的內容,她更傾向於采用“輕鬆愉快的方式”,“往往是在外面玩的時候,我教她壹些內容。這跟去外面的培訓機構填鴨式的學習是不壹樣的。”

女兒的同學來家裏玩時,她聽見小孩子們抱怨過,“他們說媽媽給我花了很多錢,但是我坐在那裏壹點都沒有興趣,跟坐牢差不多。”

Cecilia也沒有把兒子送進培訓機構或者早教班。周圍很多朋友的孩子進了奧數班,“但我不怎麽想給他上奧數。”

高考數學滿分150,她考了146分,但初中的時候學數學,曾經滿分100分的捲子隻拿10分。她學習數學的體會是“需要開竅”,“那是壹種思維方法”,突然有壹天就都懂了,在這之前就是慢慢積累,不用着急。

她上心抓的,主要是孩子的生活習慣、自律性、專注力這些。在兒子3歲的時候選擇回家,是因爲“3~6歲是孩子的性格養成期,別的人來帶,對孩子比較寵,但我是比較講原則的。”

Cecilia自己非常喜歡看書,上班的時候出差多,行李箱裏永遠準備有壹本書。到任何地方,香港、上海、北京、首爾,她都會去逛書店、買書。親自帶娃後,她成功地培養出了兒子看書的習慣。

“我在家看書,他也會跟着看,父母陪着小孩去做壹些什麽事情,讓他耳濡目染,這可能比花錢報班重要得多。”

永遠在爲重返職場做準備

2016年,國家衛計委曾在北京、上海、廣州、沈陽等10個城市進行調查,超過四分之叁的全職媽媽表示如果有人幫助帶孩子,自己想重新出去工作。我們的問捲也顯示,學曆大專以上的全職媽媽裏,90%的人希望能重返職場。

我們問這些全職媽媽們,自己的父母對於她們做全職媽媽這件事的態度,很多人都提到了“失望”壹詞。

“他們覺得有點可惜,因爲當年他們也花了很多心血來培養我,也知道我從小很努力,而且關鍵是我生娃之前工作狀況都是很好的,從職位到薪水都是滿意的。”Roya說。

飯飯在當全職媽媽之前是國內知名出版社的副總編,策劃過許多暢銷書,爲了陪同老公和孩子去國外發展,辭去了自己的工作。父母壹直希望她回國,“他們始終認爲女人應該有自己的工作和收入。”

飯飯的老公偶爾會對她沒有工作壓力流露出羨慕,“我會立刻提醒——相比較做全職媽媽,我更願意承擔工作的壓力。”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全職太太羅子君陷入養娃的瑣事之中,並逐漸喪失了自我,最後遭遇婚姻困境。

Jessica也記得,自己當全職媽媽的前叁年是“很苦的”,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6小時,而且最關鍵是,整個人陷在無休無止的瑣碎家務中,看不到希望。

“當我們在說全職媽媽有選擇自由的時候,我其實覺得是不公平的。因爲任何壹個職場女性都是有自由去選擇成爲全職媽媽的,但是有多少全職媽媽是有自由可以隨時重新回到職場的?這裏面的自由,其實是不對等的。”

Jessica解決自己這個焦慮的方式是,給自己設立目標:壹旦有機會,壹定要重返職場,“保持隨時能回歸職場的狀態”。

“其實所有媽媽都是全職的,但我們不能隻是全職媽媽。當孩子3、4歲以後,妳會發現他對妳的需求慢慢變少了,這時候如果妳再壹擡頭壹看,發現不知道自己去乾嘛了,這個狀態其實是挺危險的。”

爲此,她在女兒1歲左右的時候開始重新閱讀、運動、學習、寫作、思考,恢複自己的狀態,每天換能出門的正式衣服,不是壹天到晚隻穿睡衣,給自己畫個淡妝,有意識地去發展自己的社交圈。

“我們有時候需要比職場媽媽加倍,甚至加10倍的努力,才能真正獲得選擇自由。如果說當全職媽媽是走在烏漆嘛黑的壹個隧道裏,那麽重返職場,就是讓我堅持走下去的遠方的燈塔。我女兒上了幼兒園以後,我會有更多的時間,我還要成爲壹個對社會有用的人。”Jessica說。

鄭婷現在已經處於兼職狀態,她在小區裏開了個英文家教班,壹周叁次,教孩子們英文。之前她在居委會給小朋友上課,公益的不收錢。“因爲我老覺得妳要有壹個能吃飯的手藝,要不停地鍛煉,這個手藝不能丟。”

讀過MBA的她,習慣於用五年計劃、十年計劃的思維來看當下,“現在做的每壹件事情,都是爲以後鋪路的。”未來她想轉行到教育,“比如我的孩子讀到初中以後可能不需要我了,那麽我就可以專心地把我這樣壹個班級擴展爲壹個學校,從壹個小的學校做到壹個大的學校。”

她也提到現在很多全職媽媽找兼職的方向總是離不開保險、微商等等,“有些人自己去讀壹個營養師之類的證書,我覺得也挺好,但最重要的是,妳現在做的這個事情,五年後、十年後,妳能把它發展成壹個什麽東西?人壹定要有壹個自己的小的事業,要有壹個地方能夠獲得成就感。”

Roya發現,自己當全職媽媽之後,反而變得沒有那麽焦慮了。“以前我壹直待在咨詢行業,接觸到的項目、人都是很類似的,在企業做管理,希望自己每年都能被promote,每年都升職,或者跳槽去另壹家更好的公司。那時候就是這樣壹條路徑,我也不知道有別的路存在。”

因爲帶娃,她認識了不同的人,“他們走的路不同,但是他們都挺成功的。”她對藝術策展發生了興趣,“而且香港是壹個很大的藝術市場”,她計劃未來往這個方向發展。

Jessica也說,帶娃讓她對“管理”這件事有了更深的體悟。“職場是有非常明確的目標導向的,但是妳去管理孩子的時候,她不會因爲說妳是媽媽這個身份,就對妳必須服從。”

帶娃過程中,她曾經付出大量努力,結果卻成了“無用功”,但“這個過程本身讓我更全面地去理解壹個人。我帶我女兒的過程中,經常還會反思,跟我以前在職場上帶人其實壹模壹樣。”

“理解到這壹層之後,妳就不焦慮了。妳會相信,的確是所有的經曆都會成爲妳的財富,可能有壹天回到職場,妳會發現當全職媽媽的這段經曆是加分的。我帶娃獲得的壹些東西,對我職場也是有幫助的。人生的確是像壹個圈壹樣,有來有往,我們能做的就是把當下過好。”

美國:

全職媽媽在美國算是壹種職業。“Housewife”(家庭主婦)是個人填寫工作狀況時官方給出的選擇之壹。如果家庭主婦離婚,丈夫需要給她很大壹筆贍養費,如果孩子跟着母親,還要支付孩子的費用。

即便家庭主婦從來沒有上過班,沒有繳納過社保,在她到達退休年齡時,也可以領取配偶退休金的壹半。這筆錢由國家發放,不會影響到配偶拿到的數額。即使離婚了,隻要沒有再婚,依然可以領取前配偶退休金的壹半。

日本:

1989年開始,日本對企業實行“配偶減稅”政策。當公司雇員的妻子年收入在扣除社保費用後不滿103萬日元(約人民幣6萬元),可免除丈夫個人的個稅,當妻子年收入不滿141萬日元(約人民幣8.3萬元),丈夫個稅可以得到相應的減免。在這種製度下,如果妻子選擇做全職主婦,對丈夫的征稅額就會減少,整個家庭獲得的收益也就相應更大。

2007、2008年,日本又分階段實施了“離婚時厚生年金分割製度”。日本主婦如果向法院提出離婚請求,那麽她將與丈夫均分其養老金。且隻要妻子提出分配請求,無論丈夫同意與否,都將與丈夫壹起分享其養老金。婚姻時間越長,身爲專職主婦的妻子離婚時分割到的厚生年金越多。

英國:

首先,英國家庭主婦享有壹定的免稅額,並且可以轉給自己的丈夫,從而節省家庭開支。

全職媽媽也可免交國民保險(有點像國內的社保金與醫保金的結合),但享受自動累積年份,在退休法定年齡可以獲得全額國民養老金的資格。

與此同時,在英國承擔起養育孩子的責任,妳就有權領取壹定的津貼,比如兒童福利金、監護人津貼、單親津貼、孕婦津貼等等。政府發放的福利款,壹般都是直接轉入媽媽的賬戶。

德國:

德國非常重視家庭教育和父母的陪伴在社會和法律層面給予全職媽媽壹定的保護和權益,並設有父母金、伴侶獎金等各種補貼。

因生娃而工作時間縮短、或者沒有工作的父母,可以領取每月300至1800歐元的父母金。通常情況下,父母金是妳淨收入的65%,1800歐封頂。如果是在孩子出生前沒有收入的人,可以領取最低金額300歐。

且這項津貼並不隻針對母親,雙方的工作時間如果都因休育兒假而縮短,就可以共同領取。 如果妳生的是雙胞胎或多胞胎,這個津貼金額也會提高。

伴侶獎金,則是爲了鼓勵父母共同承擔育兒與工作的任務,如果父母都休育兒假,且都在此期間進行兼職,則雙方都可以額外再獲得4個月的附加父母金。

部分數據來源:

智聯招聘2017年《職場媽媽生存狀況調研報告》

TOPHER、騰訊新聞聯合發布《2021年中國媽媽生存報告》

艾媒數據中心《 2020年中國媽媽群體行爲洞察報告》

國務院新聞辦《中國性別平等與婦女發展狀況》(2005)

界面新聞&數據線《 數據丨中國女性混職場到底有多難?》

中國工資網《北京市曆年社會平均工資(2021版)》

上海市統計局《2019年上海市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

阿姨來了《2020年阿姨年鑒》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中国21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洪水 黑龙江或遭50年一遇洪灾
  2. 中国学生情侣操场活春宫 “一路到天黑” 同学场边兴奋观战
  3. 女主播全国直播时换腿 “私处”走光 网友热议 她幽默回应
  4. 广东佛山爆大规模群体抗议 民众怒吼“解封” 警民冲突
  5. 曝宁波工程学院黑人外教求爱不得砍杀女学生 学校封锁消息
  6. 60种姿势任君选择 全裸示范 挪威官媒发布“官方版春宫图”
  7. 突发:3伤 华盛顿特区一人行天桥坍塌 美国豆腐渣工程?
  8. 美媒再曝中共高官叛逃细节 北京官媒辟谣发董经纬新闻 两版本
  9. 宁波高校黑人外教奸杀女生引爆舆论 曝嫌犯生活照 警方公告
  10. 习近平借党庆重新打扮历史 毛泽东时代以来最大“洗脑”活动
  11. 台湾证实与美国签署最新两项军售合约 “海马士火箭”成焦点
  12. 习近平制造思想垄断 创造91种精神 企图重建毛时代价值观

相關文章

  1. 山东一小学排查学生校外读物 禁阅宗教、反动及境外书籍
  2. 回国难、回国后也难 海外华人的无奈与乡愁 隔阂已难消
  3. 美国史无前例重大事故 迈阿密海滩附近公寓坍塌 99人失联
  4. 两女一男街头扭打 疑似老婆抓奸 互拿啤酒瓶爆头(视频)
  5. 浙江宁波90吨打桩机倒塌 亿万富豪接爱女回国遭压惨死
  6. 1死51人下落不明 佛州高层公寓深夜突然坍塌 大楼瞬间下沉
  7. 成都一小区200多辆电瓶车突然爆炸 车棚被烧到仅剩支架
  8. 中国21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洪水 黑龙江或遭50年一遇洪灾
  9. 曝北京鸟巢焰火首次彩排花了7千万 网友怒轰 劳民伤财
  10. 亡命牛群! 洛杉矶34头奶牛集体逃离屠宰场在社区内狂奔
  11. 突发:3伤 华盛顿特区一人行天桥坍塌 美国豆腐渣工程?
  12. 广东佛山爆大规模群体抗议 民众怒吼“解封” 警民冲突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0625065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