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backHolic.com Ad468
2021年06月19日 星期六
農曆辛醜年 五月初十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專訪曆史學者周傑榮談六四屠殺新研究:是完全的錯誤


2021-05-30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5月30日,據《美國之音》報道,1989年6月3日晚上到4日早上,在世界媒體的攝像機前,中國共產黨出動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中共統治的中國的首都北京,鎮壓反腐敗要民主的和平示威者,導緻大約數百人至數千人死亡。

六四事件叁十多年來,中共當局先是聲言取得了“鎮壓反革命暴亂”的偉大勝利,旋即又通過其政府發言人公開說希望人們盡快將它“淡忘”。中共當局還反複聲言,幾十年來的曆史證明,當時的鎮壓是必要的,是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和中國人的幸福是有好處的。當局同時嚴禁中國人或中國媒體提起或紀念六四,即使是爲了證明六四鎮壓的必要也不得提起。

在當今中國,中國人即使是在私人住宅裏討論六四曆史問題也會有可能抓捕並面臨牢獄之災。每年在六四屠殺紀念日到來之際,公開佩戴白花或撒白花或冥紙的人會被當即抓捕。中國的曆史研究學者則被嚴禁研究那壹事件,違禁者不但會失去工作,而且大有可能失去人身自由。

與此同時,外國學者研究六四也困難重重。這種研究被中共當局被認爲是對中共統治的壹種直接或間接的批評,並因此受到中共當局的敵視和阻撓。現今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他沒有登上大位的時候,就把對中共政權持批評意見的外國人士稱作“吃飽了沒事乾”。

中共當局的敵視和阻撓給外國學者的研究造成諸多難題和怪題。難題包括中國的檔案不公開不開放,研究者無法或難以到當地對當事人進行訪談調查。怪題則包括中共政權和爲中共政權辯護的人提出的壹個問題:研究者是否應當尊重當事人或受害者不談六四曆史的自由?

面對種種難題和怪題,加拿大西部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西蒙·弗雷澤大學(又譯西蒙菲莎大學)研究中國曆史的社會曆史學研究者周傑榮(英文名:Jeremy Brown)教授可謂壹個知難而上的學者。西方著名學術出版社劍橋大學出版社今年4月出版了他的新著《六四: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與北京屠殺》。

周傑榮在這本曆史新書中提出或申明的主要論點包括:六四屠殺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是完全錯誤的,任何壹個願意講理的人都可以很容易地想到許許多多的完全不需要殺人就能解決抗議問題的方法,對此中共當局也心知肚明,因此中共當局才要在屠殺之後的叁十多年裏如此不遺餘力地掩蓋真相並禁止人們提起它。

在周傑榮看來,研究1989年的中國各地發生的抗議活動和天安門屠殺對了解過去的中國,理解現在的中國,展望未來的中國具有明顯的重要性;這種研究需要破除來自中共當局阻撓和誤導以及來自其他方面的誤導。

他在書中提到壹個重大的誤導來源是壹度在西方國家和許多中國人當中有影響力的由美國人卡瑪及其丈夫高富貴(Richard Gordon)製作的記錄片《天安門》(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他寫道:“自從初次看了這部紀錄片之後,我對1989年了解得越多,我就越是想反駁那些大談抗議者錯誤和失敗的敘事,那些敘事將抗議參加者和旁觀者並無過錯的事情歸咎於他們。”

叁十多年來,關於六四屠殺問題已經有了許多研究。但在周傑榮看來,很多研究都有壹個緻命傷,這就是“過於強調顯赫的學生抗議者的故事和影響力,將目光聚焦於北京的壹些大學校園和天安門廣場本身,同時淡化廣場和大學校園之外的以及中國各地當時發生的事情,其敘述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奪取了天安門廣場控製權、到了6月4日天亮時就戛然而止,這就導緻了壹種片面的觀點,而這種片面觀點推到其邏輯的極端就是認爲學生的爭論和錯誤舉動刺激了當局下令對北京發動軍事進攻。”

在他的新研究專著《六四: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與北京屠殺》出版之際,周傑榮教授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就當今中國曆史研究者和中國問題觀察家所面對的難題、怪題發表了他的看法。這些難題怪題包括他如何看所謂的應當尊重中國人不談六四的自由的問題,以及如何看六四鎮壓之後中共政權不但沒有認錯,沒有削弱,反而好似壹路高歌猛進勢不可擋的問題。

以下是周傑榮采訪記錄的第壹部分。(文中內容隻代表他個人觀點。)

金哲問:看到妳出版的關於1989年北京發生的屠殺的新專著,很可能有中國人會認真地、善意地、或毫無惡意地問妳:六四天安門屠殺過去30多年了,很多中國人都忘記了,或乾脆不知道。妳作爲壹個西方人,外國人,爲什麽要去挖掘那段令很多中國人感到痛苦的曆史,妳是個“吃飽了沒事乾”的外國人嗎?

周傑榮答:我先談六四的重要性,它作爲曆史的重要性,然後我再談我自己做爲外國人的身份問題。

六四本身,也就是1989年中國的壹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那個時候有幾百萬中國人用了和平的方式示威來要求言論自由、報刊自由,要求爭取透明度,要求反對腐敗,要求在各個層次上同政府對話。所以這是壹個有幾百萬人參加的全國性的示威運動。那個時候它提高了很多中國人對未來的期望,這個曆史的轉折點本身就有價值來讓我們了解、分析、解釋。

這個運動被共產黨調動解放軍用非常暴力的方式鎮壓,解放軍掃射群衆,開槍殺無辜的人。在北京鎮壓這個運動,這就是從6月3號晚上到6月4號早上在北京發生的六四屠殺,這個問題就值得研究。我覺得曆史學家的任務是要分析重要的問題,也是要分析令人感到痛苦的問題。

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我的任務不是回避複雜的問題,也不是爲壹個政府壹個政黨服務。我的工作任務是分析、解釋和了解複雜的問題。因爲六四是中國共產黨力圖隱瞞和掩蓋真相的壹個事件,所以我更感興趣、更好奇。我的學生包括在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也非常好奇。他們更想了解,因爲這個事件的真相被隱瞞了。所以這壹事件本身值得研究。

另外,我作爲壹個外國人。最近幾年我去中國的機會越來越少,但是最近十年我去中國或在加拿大、美國,我和中國人談我的這本書。每當我說我要寫壹本關於六四的書,每壹個中國人都說好,妳應該寫,我鼓勵妳寫。所有的中國人都跟我說,我們需要妳,我們需要這樣的書,所以他們是鼓勵我寫的。

因爲中國人沒有自由寫這本書,中國人的自由被限製了。這個曆史的事件那麽敏感,在中國寫太危險了,所以隻能由外國人寫。因此這不是外國人要汙蔑或騷擾中國,我能寫隻是因爲我沒事,我安全,我可以在加拿大享受言論自由、學術自由。這是我研究中國的壹個很重要的任務。

問:面向中國受衆的德國之聲中文網壹個在中國生活了20多年的知名中國問題觀察家和評論家曾經發表文章說,在當今中國,人民享有各種自由,其中包括不願意回憶過去某些令他們感到痛苦的曆史事件的自由,作爲外國人應當尊重中國人的這種自由,不應當用過去的曆史來對中國人進行強迫或騷擾。我不想讓妳批評那位先生,但我想問,妳覺得那位先生的論點(這種論點如今也是在很都人當中常見的)是有道理,還是耍流氓?或者可以說是天真無邪得令人驚訝或驚喜嗎?

答:這個人的觀點我很難接受。我能接受有人不想回憶那段曆史。不想回憶六四的,可以不買我的書不看我的書。他有這個自由,這個我沒有問題。我也很同情。很多中國人因爲是幸存者或者受害者,他們會感到很痛苦,我也很能理解。

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也不想談,因爲這段曆史太痛苦了。我自己就因此有了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當我很深入地來研究被殺害者的故事時,我也覺得太痛苦,有時候我起床時情緒很低落,不想工作,不想寫,因爲寫這種事情太痛苦。這些我都可以理解。

但是,我爲什麽非要寫、非要研究?就是爲了尊敬那些受害者的生命。我是爲了記錄受害人和幸存者的故事。如果我們完全忘記被殺的無辜的人,完全忘記他們,這樣痛苦會更大,更嚴重。所以對這個德國人所說的觀點,我最大的問題是他所說的跟自由沒什麽大的關系,這不是自由不自由的問題,而恰恰是壹個不自由的問題。

因爲如果妳要記錄六四記錄北京屠殺,如果妳要公開說公開研究,這在中國很危險。因爲共產黨還在,它還會暴力的方式處理妳。它會抓妳,它會請妳喝茶。這不是中國有自由忘記六四的問題,這是中國人沒有自由回憶的問題。當時的恐怖在今天仍然延續。

所以如果妳不想回憶,我也會尊重妳,也會理解妳爲什麽不能安全的回憶那段非常敏感的曆史。所以,我認爲這是中國人的個人安全的問題,不是避免痛苦曆史的問題。

問:妳在妳的書中寫道,六四屠殺既不必要,也不是不可避免。但也有人,其中包括很多中國人認存在就是合理的,就是有道理的,六四流血事件雖然令人遺憾,但當時的中國共產黨最高當局如此處理北京(以及成都等地)的抗議事件也是有其必要性的。比如說,對中國的政治穩定和由此而來的經濟大發展是必要的,對絕大多數中國人民的幸福是必要的。非常聰明的企業家馬雲就公開表達過這種觀點。妳作爲壹個中國曆史和社會研究者對這種觀點有什麽評論?

答: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回答這個問題。第壹個方面是,這種說法恰恰就是當時鄧小平的說法,也是今天習近平的想法。也就是所謂的爲了中國的穩定,爲了經濟發展。隻能鎮壓當時的和平示威。

但這個論點我認爲是太悲觀也太可憐的壹種想法,因爲這種觀點所列出的選擇是妳是要自由還是要經濟發展,或者是要自由還是要穩定。它隻允許妳選擇壹個,妳隻能擁有壹個。但對不起,自由我們不能給妳,隻能給妳經濟發展。這種道理我覺得屬於壹種很貧乏的思維,爲什麽不能同時擁有兩個(既有自由又有穩定,或既有自由又有經濟發展)呐?這都有助於經濟發展,也不至於導緻動亂,爲什麽不能兼而有之?

第二個方面就是,如果妳要鎮壓和平示威,如果妳能認同以前的鄧小平和今天的習近平的道理,這就是爲了保護穩定隻能處理和鎮壓這個運動,盡管我自己不同意這個道理,但是假如妳是同意,爲什麽就要動用軍隊,動用解放軍,開槍、用坦克來掃射無辜的人呢。我覺得這太過份了。我可以想出十幾種和平的方式來處理,或者非緻命性的解決方式。

所以馬雲的這種觀點,鄧小平的做法以及直到今天習近平對鄧小平做法的讚同我是完全不讚同的。爲什麽要動用解放軍?完全沒必要。

妳可以等學生自然離開,順其自然他們會離開。妳可以用警察,妳可以用非緻命性的方式,可以用不那麽着急,用壹些更有耐心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爲什麽非要用解放軍?這是壹個非常大的錯誤。所以中共當局隻能繼續隱瞞真相。這是中共當局要掩蓋真相的壹個最重要的原因,因爲用解放軍太過份了,是完全沒必要的。

問:妳認爲六四屠殺事件既不必要,也不是不可避免。我可以相信妳這麽說是真誠的。但也有人認爲六四流血事件雖然是壹個悲劇,但鎮壓是必要的,否則會導緻更多的慘劇或更多的不幸,對中國不好,對中國人不好。我也可以相信有人這麽說也是真誠的,不是玩欺詐。對這種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曆史論說的羅生門,妳作爲壹個社會曆史學者要怎麽說?

答:我的回答是,這種爲了大家的幸福隻能殺幾千無辜的人的觀點,我覺得是沒有道理的。跟我剛才的回答的有點相似。

我也可以說六四導緻了什麽。六四的屠殺、六四的鎮壓、六四後延續到今天的鎮壓都導緻了什麽?導緻了很多的悲劇,很多不幸的事情。妳可以去問壹個西藏人,問壹個新疆人,問壹個在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這都是因爲共產黨沒有增加透明度,沒有解決反而惡化了腐敗現象。

沒有言論自由也惡化了大漢族主義。妳可以去看維權律師,看劉小波,這些都是六四導緻的悲劇。我不知道假如沒有開槍,沒有動用解放軍中國的未來會怎麽樣。但我們確實知道開槍之後導緻了很多中國人感到不滿的結果。這個是事實,這是我們所能看到的實際發生的事實。

問:我讀了妳的最新出版的六四屠殺社會曆史研究專著。我不敢說我讀得很仔細,不敢說融會貫通地理解了。但我有壹種的強烈印象 ,這就是妳這本專著的寫法很像是我所熟悉的認真嚴肅的調查性新聞,也像是司馬遷寫的《史記》。司馬遷在中國至今被認爲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史家和文章大家。司馬遷碰巧也是喜歡由個人看曆史,從普通人甚至販夫走卒的視角來陳述和解讀曆史,而不是壹味地將曆史進程視爲帝王將相和社會精英的活動紀錄。我想問,妳認爲妳的寫法或看曆史的視角跟司馬遷的有什麽相似或相同,有什麽不同?

答:這個問題很有意思也讓我很高興。因爲這個問題說明我達到了我的目的。妳所說的調查性新聞,也是我學習挖掘問題的開始。我最早的背景是新聞記者。上高中的時候,我是高中學生報紙的編輯。我也是我的大學的報紙的編輯。大學畢業之後,我在考慮將來要做什麽的時候,我覺得是要當記者,還是要當教書的。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要做什麽,最後我決定要當教書的。但是我的寫法,我的研究方式,我要挖掘被隱瞞的重要的曆史也是跟我的調查性新聞背景很有關系。

說到司馬遷的寫法,可以說我也跟他壹樣很同情被邊緣化的人和故事。我也是要聽普通老百姓普通人的故事,了解普通人和高層領導的互動和相互影響。如果我的寫法跟司馬遷的有相似之處,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我沒有把他當作我的榜樣。如果有相似之處也是偶然的。我在加拿大西蒙·弗雷澤大學教中國曆史,教古代史也教現代史。

教古代史的時候,我認爲古代中國曆史對今天的中國和中國當代的曆史關系不是太大。所以我對有的記者或有的曆史學家把毛澤東比作皇帝,把鄧小平比作現代的皇帝,甚至把習近平也說成是今天的新皇帝,我對這些說法很不以爲然。

因爲我覺得中國共產黨完全是壹個現代的獨裁製度。它跟過去的帝製有文化的聯系,但是它的科技和它的統製都是現代的。所以,假如妳要給毛澤東找壹個合適的類比,他的對等人物隻能是斯大林。妳要給習近平找壹個合適的類比,那就隻能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習近平不是壹個皇帝。

所以說,我的寫法和司馬遷的有相似隻是偶然。我很高興聽到妳這麽說,但這不是我的本意。

問:妳在妳大作中說,先前的有關六四屠殺的很多學術敘述過於強調壹些著名的學生抗議者的故事和影響,將注意力集中於北京的壹些大學校園和天安門,同時淡化北京城之外的事情以及中國其他地方的事情,而這種敘述到了198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控製了天安門廣場之後就戛然而止。這導緻了壹種片面的場景展示......。

看妳這麽說,我有壹個問題,這就是,有人要是說,妳研究六四事件,講述六四屠殺的曆史,將關注焦點從著名學生領袖、北京的大學校園和中南海挪開,這何嘗不也是壹種片面或簡單化?這是不是妳的職業偏見或專業偏見,bias?對這樣的問題,妳要怎樣回應?

答:曆史學家的任務是寫拓展新知,但新知也不能完全脫離過去寫出的曆史。

過去有關六四的曆史研究學術成果,大部分是聚焦於北京的學生運動,以及北京中國共產黨黨中央高層角力。這些都很重要,不能忽視。我的書對這些也沒有忽視,但份量沒有那麽重。這是爲了有更多的篇幅寫更新鮮的內容。

北京以外的曆史非常重要,除了學生之外,普通的北京市民、工人、其他人,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聲音,我們很多人沒有聽到過。六四之後的持續鎮壓,也沒有很多學者來分析。所以,我的任務是分析新的東西,當然會有新的片面新的偏見,這個我可以承認。

我的目的是激勵將來的學者來糾正我的偏見,我的任務是糾正過去的偏見。未來的學者可以繼續挖掘我忽視了誰的聲音。希望將來能有更多的中外學者來繼續研究,彌補糾正我的偏見。

問:或許有人會說,芸芸衆生當然不僅僅是壹堆肉,當然也有他們的自由意志,也有他們的行動,但在中國這樣的威權乃至集權的國家,我們已經看到上千萬上億人的抗議可以被獨夫鄧小平壹聲令下給打下去,但地球照樣運轉,而且運轉得很好。所以,有人會說,寫曆史,尤其是在寫六四事件曆史的時候,關注中共最高領導層是把握曆史的更靠譜的視角。妳對這種說法準備如何反駁?

答:我們真的需要了解和研究高層領導的曆史,包括要研究毛澤東時代就必須要研究毛澤東的選擇方式,思維邏輯,他的決策,我們真的需要研究。六四事件中,鄧小平是個關鍵人物,趙紫陽重要,李鵬重要,其他的中央領導也很重要。所以我們需要那些研究中共高層政治的專家來分析,但我不是那種學者。

我是壹個社會曆史學家。我的貢獻是挖掘底層,或說民間草根,或說普通老百姓的聲音,他們是怎麽影響鄧小平的決策的。這是我的貢獻。

不同方面的研究都需要。我是從我的角度來研究。研究中共高層領導的學者可以從他們的角度來做貢獻,這都是需要的。在六四事件中,中共領導層的決策特別重要,鄧小平非常關鍵。現在的中國習近平是關鍵,我們真的需要了解和解釋他的決策過程。

我是美國人,也是加拿大人。我在加拿大已經13年,我是雙重國籍。所以我也不能不關注美國的政治。妳看川普的美國和拜登的美國有什麽不同?他們的政策非常不同。所以對壹個國家的領導層,我們必須要研究和了解。因爲他們的決定和政策會影響到普通人民的日常生活,甚至他們的生命。

就六四屠殺而言,鄧小平決定動用解放軍,結果是幾百到幾千人被殺了。那是鄧小平的選擇。所以我們必須要了解鄧小平。但是我的貢獻是了解那些受害者是誰,他們的名字,他們被殺時在做什麽?他們爲什麽上街?他們爲什麽在外面?他們的死亡是怎麽解釋的,我們需要這樣的研究角度。

問:妳在妳的出版的新書《六四: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活動和北京屠殺》中申明並強調,社會大衆在推進曆史進程的能動性。但有人也可以說,是的,中國的社會大衆跟所有國家的社會大衆壹樣愛好自由,而且也壹直在盡力守護和拓展自由,但曆史發展的軌迹卻顯示,當今中國越來越不自由了,中共政權碾壓新聞自由,碾壓人權律師,碾壓國產毒疫苗毒奶粉受害者,碾壓宗教信仰者,碾壓農民工子弟學校,碾壓圖博人(西藏人),碾壓維吾爾族人,碾壓香港,現在正在擺開架勢準備碾壓台灣而且好似不可阻擋,妳說的社會大衆的能動性顯然是夢想,雖然是美好的夢想。

請問,妳要怎樣反駁這種中國前途悲觀論?我不是想要妳放棄教書,轉而從政,發表政治演說,而是想問妳,作爲壹個中國社會曆史學者,妳是否認爲在過去的20年裏,中國的曆史進程在走向自由的反面?假如是,中國社會大衆的能動性有什麽問題,或發生了什麽問題?

答:這個問題提得很好,也是壹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爲妳提到了那麽多例子,顯示中國人的能動性被限製了,中國人的自由被限製了。這都是不可否認的,但是能動性還是存在的。而能動性跟曆史的偶然性是分不開的。

所謂能動性是指壹個人怎樣能影響曆史,偶然性是偶然的事情。很難預料的偶然的事情也能影響曆史。比如說六四的時候,趙紫陽要出國去朝鮮。他沒想到他離開北京不在北京會影響到中共高層對民主運動的處理。結果中共高層就發生了壹個很大的變化,沒有繼續按照趙紫陽設想的做法來處理學生運動,而是采用了李鵬和鄧小平的做法,這就是曆史的偶然性。

當時的能動性還表現在學生絕食的決定上。學生做了壹個決定,影響了民運的過程。有的人說那是壹個錯誤,有的人說那是壹個很聰明的戰略。

中國人現在也有能動性,但這是涉及到人身安全的問題。所以我很能理解中國人不想談六四,不想談政治,或不想碰敏感話題。這也是能動性。這都是爲了保護自己。他們不願意談政治,不願意跟壹個願意動用暴力的威權製度談政治,不願意跟他們硬碰,這也是能動性。

要說偶然性,習近平想壹直掌權,到他八十多歲壹直當中國的領導。但偶然性告訴我們,可能明天習近平就沒有了,或者明年就沒有了習近平。這都是很難說的。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广东台山一核电站发生泄露报告 援建公司请求美国政府支持
  2. 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叛逃者与美国合作 曝是掌握生物战机密的他
  3. 中国军工高校哈尔滨工程大学副校长坠亡 特殊身份曝光 热议
  4. 山东淄博张店第八中学门口 女司机驾车冲入人群 撞翻家长
  5. 习近平正在发动新一轮意识形态战争 杀伤力大 西方尚未警惕
  6. 复旦呼吁给王书记捐款 舆论一边倒给姜文华捐款 急关评论
  7. 拜登签署通过6月19日成为美国第12个联邦法定假日 明天放假
  8. 曝宁波工程学院黑人外教求爱不得砍杀女学生 学校封锁消息
  9. 突发:13伤 2人危急!德州奥斯汀市中心发生枪击案
  10. 曝习近平任命刘鹤领导一项“关键计划” 中国与美国的芯片战
  11. 习近平权力扩大 中国通过数据安全法 可随意关闭科技公司
  12. 习近平走普京的老路 中国应该避免陷入俄罗斯相同的困局中

相關文章

  1. 美国经济繁荣推升全球通胀和美元汇率 多国央行被迫加息
  2. 《苹果日报》被定为颠覆性政治组织 港府7月1日前或取缔
  3. 台湾证实与美国签署最新两项军售合约 “海马士火箭”成焦点
  4. 中国集装箱海运价格飙升 很多驻华外国人离开 搬家费用高
  5. 复旦割喉案杀手为何广受同情? 中国戾气社会的真实民意
  6. 重磅! 日本奥运会充满变数 日本专家强调疫情蔓延或致中断
  7. 习近平布局境外大外宣 官媒招募外国网红 砸钱渗透西方媒体
  8. 前白宫医生等14名共和党议员督促拜登认知测试 疑身体有恙
  9.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抵制冬奥会 北京夺下台湾就完了
  10. 蔡英文会唔台积电刘德音和鸿海郭台铭 就采购BNT疫苗达共识
  11. 党庆维稳升级 全国禁止网售无人机 北京白鸽等鸟类禁止放飞
  12. 美团创始人王兴引用诗文暗讽习近平后被约谈 警告低调做人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061900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