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backHolic.com Ad468
2021年07月24日 星期六
農曆辛醜年 六月十五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中國借海外基建項目籠絡人心 美國不甘落後出猛招


2021-07-16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7月16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有壹個新的潛在買家正在對這裏的壹個老舊船廠進行投資評估,它就是美國政府。

爲了對抗中國不斷擴大的全球經濟影響力,華盛頓方面在對外援助方面采取了新的方向。美國現在不像最近幾十年那樣隻是對外提供貸款或促進商貿往來,還在海外投入真金白銀以推進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美國希望港口、蜂窩網絡和其他戰略資產都掌握在友方的手中。

處在美國對外援助最前沿的是國會在2019年全面改革的壹個機構,即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簡稱DFC)。

美國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級別最高的共和黨議員麥考利(Michael McCaul)說:“這是壹個非常重要的投資工具,我們必須與中國競爭。”

川普(Donald Trump)政府任內曾迅速利用DFC,與希臘官員商討收購上述船廠事宜,向埃塞俄比亞提供貸款讓後者放棄使用中國華爲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5G網絡設備。

拜登(Joe Biden)政府希望更進壹步,以遏製中國疫苗外交等手段的影響。由發達民主國家組成的七國集團(Group of Seven, 簡稱G7)上個月宣布了壹項名爲“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的新倡議,承諾爲較貧困國家的基建項目提供數千億美元資金,直接同中國的基礎設施計劃展開競爭。

美國官員稱,DFC是落實該倡議最強有力的工具。DFC計劃總計投資600億美元,超過G7其他六個國家的可投資資源總和。DFC首席運營官David Marchick稱:“我們今年的投資額將超過DFC曆史上的任何時期,以實現拜登的願景。”

美國領導人稱,與中國相比,DFC所提供資金的附帶條件較少,而中方貸款可能附加高息、需使用港口等硬資產做抵押以及要求選用中國供應商等條件。DFC的目的是刺激私營部門投資,而不僅僅爲美國公司考慮。

與DFC密切合作的白宮官員、副國家安全顧問Daleep Singh稱,中國支持的項目帶有不透明、苛刻的強製性條款,DFC及G7相應機構的目標是提供更好的選擇。

中國在世界舞台上采取了新的咄咄逼人的姿態,這讓華盛頓方面重新聚焦對外援助策略。DFC是今天罕見的兩黨共同努力的結果,得到了國會以及川普和拜登政府的廣泛支持。

對外援助發展中國家本身是有風險的,DFC仍有可能在遇到障礙後退出希臘和埃塞俄比亞的項目。國會仍在討論哪些國家有資格獲得資助。去年夏天,DFC壹度要資助伊士曼-柯達公司(Eastman Kodak Co., KODK)的新冠原料藥生產,但後來因壹系列風波而暫緩,但在其他方面,DFC壹直專注於海外投資。

DFC是戰後美國對外援助的最新工具,美國的戰後對外援助途徑還包括幫助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經濟和災害援助的美國國際發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華盛頓方面推出這些項目是爲了加強與盟國的聯系,阻止共產主義的蔓延,並爲美國公司打開市場。

蘇聯解體後,援助範圍擴大了,小布什(George W. Bush)於2003年啓動的總統防治艾滋病緊急救援計劃(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等舉措,用於改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醫療保健。壹些國會的批評者說,美國的援助失去了重點。隨着中國“壹帶壹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提出,這壹問題再次變得尖銳起來。該倡議於2013年首次提出,旨在打造壹個現代版的古代絲綢之路(Silk Road)貿易路線,包括壹個由港口、鐵路和其他項目組成的全球網絡,這些項目主要由中國公司建造,並使用了國有銀行提供的至少4,000億美元資金。

特拉華州民主黨參議員孔斯(Christopher Coons)認爲,中國的軟實力爲其贏得了朋友。作爲專注於非洲的對外關系小組委員會委員,他訪問了貝甯的壹家醫院,美國爲該醫院提供藥品和培訓方面的資助。

“但如果妳是走進這家醫院的貝甯人,妳不會知道這些。”孔斯說。醫院外面的壹個中文標識牌明確說明,壹家中國公司翻新了這家醫院。

這樣的經曆,再加上非洲領導人對中國基建行動的評論,促使他決定支持相關立法,使美國擁有壹個可以替代“壹帶壹路”的計劃。該法案贏得了兩黨的支持。民主黨希望加強美國的對外援助計劃。國會共和黨人和川普政府則認爲,這是壹個與中國政府較量的機會。

美國國會在2018年通過了由民主黨參議員孔斯和田納西州共和黨參議員Bob Corke牽頭製定的《BUILD法案》。該法案將現成的援助機構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轉型爲DFC。

新機構於2019年12月投入運作,由國務卿主持。DFC的投資上限(本質上相當於信用卡限額)上升到600億美元,是舊機構的兩倍。而且沒有規定要求它支持隻涉及美國公司的項目。這樣DFC就可以更容易瞄準被認爲至關重要的通訊項目。美國在通訊行業缺少壹家重量級的跨國公司。

DFC每年會收到壹筆聯邦撥款,用於行政和其他方面開支。DFC及其前身的投資基金從未出現過財年虧損,盡管並無法律要求其盈利。DFC的任務是在回報美國納稅人與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目標之間取得平衡,這些目標包括製衡專製政府和促進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

早期試點

2019年末,DFC公布了首批計劃,其中壹項是向壹家總部位於內華達州的公司提供不超過1.9億美元貸款,在美國、新加坡、印尼和帕勞之間建造世界最長的海底光纜,以作爲華爲建設的海底網絡的替代方案之壹。

在川普時期獲委任爲DFC首任首席執行官的Adam Boehler表示,他那時能輕而易舉地接觸到任何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

“各國對於見DFC負責人比見美國國務卿還要激動,”Boehler說。“這可是真金白銀。”他已於今年1月美國政府換屆期間卸任該職位。

DFC的潛力很快在希臘顯現出來。由於希臘在富裕水平方面不滿足條件,最初沒有資格獲得DFC援助。2016年,中國航運巨頭中遠海運集團(Cosco)斥資逾3.1億美元收購了雅典郊外比雷埃夫斯港的51%股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這筆投資是“壹帶壹路”倡議在歐洲的“龍頭”項目。

在中國開始施加政治壓力,要求希臘在國際爭端中支持中國之後,希臘對該交易的滿意度很快就減弱了。中遠海運集團的支出用在了龐大的港口設施內,而雅典居民獲得的經濟好處寥寥。

美國駐希臘大使派亞特(Geoffrey Pyatt)認爲DFC在希臘可以發揮作用,特別是在離比雷埃夫斯不遠的Elefsina船廠。希臘官員表示,中國買家可能會嘗試搶購該船廠,但希臘方面更傾向於美國投資者。

希臘發展和投資部長Adonis Georgiadis在接受采訪時說:“美國將在這壹領域發揮重要影響力,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他說,政府必須幫助希臘造船廠,“我們不能把壹切都交給中國”。

2019年底DFC投入運作之際,美國駐希臘大使派亞特曾成功遊說國會將希臘納入其援助範圍。他聯系了Boehler、希臘官員,還有希望收購Elefsina船廠的希臘-美國工業集團Onex SA。

Onex首席執行官Panos Xenokostas表示,他希望得到美國的援助,因爲中國公司借助政府補貼成爲十分強大的競爭對手。他在接受采訪時說:“中國公司在造船業務方面獲得了極大規模的資助。”

經過政府的牽線搭橋,Onex去年與該船廠的私人股東達成了壹項收購該設施並對其進行現代化改造的臨時協議。Onex承諾在10年內投入逾3億美元用於投資和償還債務。希臘法院正在審核這項交易,可能在今年秋天作出裁定。

DFC前高管Caleb McCarry說,該公司討論了壹項價值大約數千萬美元的長期貸款。該公司的多名現任管理人士說,由於擔心該項目的財務可行性,這壹項目還處於不確定的狀態。

中國外交部的代表沒有回應記者就本文提出的置評請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本月早些時候表示,美國推動基礎設施項目融資的新舉措隻能證明中國的“壹帶壹路”倡議“是正確之路、未來之路”。

Boehler的另壹項交易是與埃塞俄比亞達成的。這個東非國家對於美國打擊與基地組織(al Qaeda)和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有關的恐怖主義組織的努力非常重要。Boehler是醫療健康行業的企業家,還曾擔任過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的領導人。

Boehler在2019年訪問埃塞俄比亞時,向當時剛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埃塞俄比亞總理艾哈邁德(Abiy Ahmed)詢問了基建投資機會。埃塞俄比亞那時正在向私營無線運營商開放國內電信市場,該市場長期由政府壟斷、服務不可靠。

埃塞俄比亞此前壹直使用華爲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簡稱:中興通訊)的通訊設備。根據中非研究倡議(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和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研究中心(Boston University 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數據,從2006年到2013年期間,中方提供了31億美元貸款用於中興通訊和華爲在埃塞俄比亞的通訊基建項目。美國認爲華爲和中興通訊構成間諜活動威脅,但這兩家公司均已否認這壹說法。

Boehler當時了解到,壹個英國對外援助機構正商談資助由倫敦無線巨頭沃達豐空中通訊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牽頭的對埃塞俄比亞無線網絡的投標。他詢問英國同行和沃達豐,DFC是否可以參與其中。

Boehler說,沃達豐當時正考慮使用中國公司的設備,因爲其成本低於美國批準的來自瑞典愛立信(Ericsson AB)、芬蘭諾基亞(Nokia Corp.)和韓國叁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的替代設備.

Boehler表示:“我們很樂意這麽做,但妳能拆除華爲的設備嗎?”他還稱,使用非中國設備的成本將增加約4億美元。DFC同意以低於商業條款的利率提供多達5億美元貸款來作爲補貼。

在競投埃塞俄比亞的無線牌照時,沃達豐面對的其他競標者隻有壹個:南非的MTN Group。MTN是華爲和中興通訊的長期用戶,其方案的部分資金來自中國國有的絲路基金(Silk Road Fund),該基金旨在爲“壹帶壹路”提供金融支持。

今年5月,埃塞俄比亞宣布了唯壹的贏家:得到美國支持的沃達豐牽頭財團。

該交易或許不會導緻中國設備被拒之門外。沃達豐並非必須借入相關貸款;該公司表示,仍有待敲定使用哪些設備供應商。

目前也尚不清楚美國是否想要繼續提供此項貸款。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此前曾批評埃塞俄比亞政府不允許人道主義援助進入該國的提格雷地區,他說有可靠的報道顯示,在當地發生暴力衝突期間有侵犯人權的行爲。

DFC的壹位發言人稱,DFC和其他美國機構正監控提格雷的局勢,“並將仔細考慮這對於向沃達豐牽頭財團提供的任何潛在融資會有什麽影響”。埃塞俄比亞政府發言人說,人道主義團體幾數月來壹直可以進入該地區,該國政府的側重點是借助該通訊項目等舉措改善人民的生活。

參議員孔斯並不驚訝於DFC已面臨挑戰。他說:“在發展中國家進行開發和基礎設施投資本身就是有風險的,這就是問題所在。”

新壹屆政府

副國家安全顧問Singh說,拜登政府認爲DFC是其最強大的對外援助工具之壹,因爲DFC的投資上限很高,而且可以靈活地提供貸款、股權融資、援助款和保險。他表示,白宮正將DFC的重點放在四個領域,即健康、技術、氣候變化和性別平等。

今年3月,在拜登與“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其他叁方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的領導人會面後,白宮要求DFC與這些盟友合作開展壹項健康計劃。DFC請求美國駐印度大使館物色可以合作的製藥公司。印度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產國之壹。

這促成了疫苗生產商Biological E Ltd.的董事總經理Mahima Datla與Marchick和其他DFC管理人士的通話。Datla回憶稱,他們說,如果妳能獲得資金,妳還能再多生產多少疫苗?

Biological E此前已同意生產至少6億劑隻需注射壹針的強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新冠疫苗,每月生產5,000萬劑。她表示,DFC的貸款將使她能夠在海德拉巴的工廠增加第叁條裝配線,每月生產1億劑。

Datla和DFC管理人士在不到壹個月的時間裏就達成了壹項初步協議,並希望盡快完成該協議。該協議要求Biological E在2022年底前至少生產10億劑疫苗。

DFC管理人士稱,雖然推動發展中國家的醫療保健是潛在投資背後的主要動機,但提供可以替代中國疫苗外交的方案也是壹個原因。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军队接管郑州京广路隧道 全面戒严 秘密清理尸体
  2. 郑州京广路隧道瞬间被淹 4公里上百部车 死亡或上百
  3. 郑州京广路隧道刚抽水就发现十多具 陆媒称上千车辆浸没
  4. 大陆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李悔之不堪监控 留下遗书自杀
  5. 网友曝郑州水灾非天灾 是上游无预兆突然水库泄洪?
  6. 东京奥运会正变成一场代价200亿美元的血亏盛宴
  7. 外媒评论:习近平是控制狂 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绊脚石
  8. 中共高层北戴河会议无消息 习近平更换警卫有玄机?
  9. 新华网微博异常贴文很快删除 “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
  10. 习近平自曝党内两大问题 内斗激化 今秋或有腥风血雨
  11. 《人民日报》不看重人民 头版只知习近平不知郑州暴雨
  12. 习近平高压反腐整风遇软对抗 两种极不正常官场气氛

相關文章

  1. 美司法部寻求撤销对中国研究人员唐娟签证欺诈的指控
  2. 民主党向控枪步步紧逼 拜登政府与枪支暴力宣战
  3. 习近平和接班人无法回避的矛盾 “核心只有一个”
  4. 香港政府高官持多少物业?两位官员各拥8个 被封“楼王”
  5. 香港的灾难应急管理可以被中国各大城市借鉴 有效
  6. 习近平由军方陪同访西藏 因中印角力 为北戴河会议准备
  7. 中国动手! 制裁美前商务部长等6人及一实体 白宫回应
  8. 习近平为什么安排一个“老外”出任外交部党委书记?
  9. 东京奥运会疫情下开幕 中港台代表队入场各有看点
  10. 郑州地铁的恐怖情景在世界各国引起反思 现代悲剧
  11. 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州长 对未接种疫苗人群罕见发飙
  12. 扛上“时代革命”责任 周冠威:留港才能战胜恐惧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0724105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