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backHolic.com Ad468
2021年07月24日 星期六
農曆辛醜年 六月十五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孫大午案第二、叁、四日庭審簡報 生不如死的“指居”


2021-07-18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來源:中國人權律師團博客

大午案第二日庭審簡報

2021年7月16日上午9時,大午案第二日庭審繼續。

上午主要是各被告人對庭前會議決定發表意見,公訴人重點回應了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的排除非法證據申請,辯護人再次補充發表意見。下午合議庭仍以“無必要”“無非法取證”爲由駁回全部申請,隨後進行對“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的法庭調查環節。

壹、生不如死的“指居”,無法啓動的“排非”

大午案中曾有七名被告人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此期間他們遭受了殘酷的非人待遇。其他被告人亦提供了相關線索,向法庭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申請。

1.孫大午:“指居期間,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在庭審過程中,孫大午自述:“在監視居住期間,我曾經因爲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要求到看守所去,我爲此絕食了叁天。我要求看看習主席的《社會主義思想叁十講》,因爲大午集團就是走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道路,但最後請示領導,又不讓看。直到正月他們上班了,才給我放了壹小時的風。叁個半月,我第壹次看見太陽”。

2.孫叁午:“指居期間,我瘦了24斤,5天沒有解大便,隻求送我去看守所!”

孫叁午(孫志華)自述:“所有筆錄都是在監視居住的房間和我說好,先對好了口供,再戴上頭套去執法辦案中心對口型。在監視居住期間,我們得到的待遇是非人待遇,真是生不如死。160天我體重少了24斤,5天都沒有解大便,後來我得了疝氣,越來越嚴重,但至今也沒讓我做手術。在那裏面,人就是沒有希望的。他們讓我簽什麽就簽什麽,隻求趕緊送我去看守所”。

3.孫萌:“他們向我推薦其他企業,接管大午集團!”

孫大午長子、大午集團董事長孫萌自述:“我被指居之後,領導說大午集團需要有人經營,給我推薦了幾家企業,讓他們接管集團。我說都不是壹個行業,怎麽能接管,從企業長遠發展角度,應該給我父親取保候審。結果領導很生氣,摔門而去。後來他們給我承諾,十天半個月我就能出去。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在監視居住的地方,把台詞背好,再去做筆錄。現在給我量刑建議是16年,我被騙了、太委屈了,現在給我定罪的都是我自己的假筆錄,要排除這些證據”。

4.孫福碩:“我被拷在審訊椅上30個小時,他們說我不配合,要送我去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孫大午次子孫福碩自述:“我不知道什麽是刑訊逼供,但抓我的時候把我拷在審訊椅上拷了30多個小時,我腿都腫了。他們都知道這些情況,提審我的警察明確說,別以爲他們對付不了我,他們可以把我送去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我知道監視居住很可怕,我很害怕,我後續的筆錄都是在這種壓力下做出的”。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刑事強製措施中較爲輕微的壹種,但大午案的被告人的感受卻是“生不如死”。不具備居住條件的場所、實爲“人質”的女眷、用盡威脅引誘欺騙手段的偵查人員,使得指居俨然變成“非法拘禁”。此種情形下所取得的被告人供述,當然是非法證據,依法應當排除。

面對被告人及辯護人堅決要求的排除非法證據申請,公訴人提供了被告人入所健康體檢表、訊問合法性核查筆錄,用於證明偵查活動的合法性。

然而入所健康體檢表中並未體現當時孫叁午已身患嚴重疝氣的情況,且被告人所指非法取證並非嚴格意義上的肉刑,體檢表不能排除存在非法取證的可能。至於訊問合法性核查筆錄,不僅出現了同壹位檢察官在同壹時間兩次出現在核查現場的荒唐情況,同壹位檢察官在兩份核查筆錄中的簽名筆迹也明顯不同。公訴人對此解釋爲證據瑕疵。

合議庭據此表示,合議庭認爲不懷疑存在非法取證情況,不啓動排除非法證據的法庭調查程序。

二、絕不同意的取保,全部駁回的申請

大午案20名被告人中有壹對四歲孩子父母,即柏雪鬆和李大紅夫婦。2020年11月11日,公安機關當着兩人四歲幼子的面,給兩人戴上黑頭套強行帶走。隨後將孩子丟給完全陌生的政府工作人員超過12小時,直至其他家屬發現此情況。這個孩子從此不上學、不回家、不說話,至今仍在接受心理治療。

大午案中還有壹位名叫紀玮蓮的被告人,因其原爲孫大午助理,亦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紀玮蓮患有嚴重抑郁症,被采取強製措施以來,每日嘔吐數十次,身體極度虛弱,處於精神崩潰邊緣。

檢察機關對柏雪鬆、李大紅、紀玮蓮叁人的量刑建議均在叁年以下,完全符合取保候審的條件。庭前會議中,檢察機關也承諾將取保候審的辦理作爲第壹要務處理,然大午案被告人至今無壹人被取保。

庭審過程中幾名被告人都表達了司法部門承諾落空的疑問,同時再次提出取保候審申請,李大紅表示:“我不是態度不好,我是壹個母親”;紀玮蓮提出:“我非常不理解,監視居住的場所和看守所都有360度攝像頭,我的身心狀況他們都能看見,爲什麽還是不能取保?”

大午案被告人明明符合取保條件,爲何不取保?

這或許是無法回答卻不言自明的問題。

對此,多名辯護人基於法律人最基本的職責、最起碼的良善之心,懇請合議庭依法處理本案的取保候審申請。仝宗錦律師提出:“我也是壹位四歲孩子的父親,聽見柏雪鬆、李大紅夫婦的情況,真的很痛心”。周海洋律師指出:“雖然此前我的當事人也曾被動員解除律師,我也不是柏雪鬆、李大紅的辯護人,現在發言可能引起我的當事人不滿,但爲了法律人的良心,即便下午就要被解除,我也要提出,李大紅和柏雪鬆的取保要求是最起碼的人道要求”。

下午開庭時,合議庭以“對證據合法性沒有疑問、經評議認爲沒有必要”爲由,駁回被告人及辯護人的全部申請,拒絕通知證人、偵查人員、鑒定人出庭,拒絕勘驗指定監視居住場所,同時明確不再聽取辯護人的意見。

3、有罪推定的辦案思維,逐漸清晰的案件事實

法庭調查環節首先開始的是對“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的調查。

公訴機關指控:2020年8月4日孫大午組織大午集團員工及郎五莊村民圍堵徐水區委、區政府和區公安局,共計200餘人打條幅、喊口號、堵塞大門進出通道,緻使徐水區公安局秩序嚴重混亂,損失嚴重。

公訴人向孫大午發問:“妳所作的訊問筆錄是否屬實”?孫大午在案捲宗共計99份,除壹份筆錄外,其他98份筆錄均形成於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孫大午及其辯護律師多次提出排除此部分非法證據申請,法庭雖未啓動排非調查程序,但並不意味着此部分訊問筆錄確定合法。而公訴人此種模糊不清、無具體指向的發問,意在讓孫大午承認之前的有罪供述,同時切斷後續再次提出排非申請的可能。因此,這種喪失客觀公正立場、有罪推定式的誘導發問,引發辯護人及孫大午本人的反對。

公訴人繼而表示:“因孫大午拒不回答,公訴人不再訊問”。

孫大午無奈直言:“妳們要告訴我,妳問的是我的哪些供述,妳這樣抽象地問我,我不知道怎麽回答。我不是拒不回答,妳們不能這麽欺負我!”

後續,孫大午在回答辯護人發問時,指出其訊問筆錄的虛假性問題:“我告訴偵查人員筆錄記錄有錯,我沒有說過湊夠兩百個人就拉倒,這不是我說的話,是警察說的。但偵查人員說改正不了,他們跟我說,我要是不弄點罪名,這個案子怎麽了結?難道把我無罪釋放了,把他們抓進來”?

通過向各涉案被告人的發問程序,所謂的“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犯罪事實”逐漸清晰:

郎五莊村與徐水區國營農場就四家台地塊的土地爭議由來已久,郎五莊村將該地出租給大午集團後,爲管理所需,大午集團建設了活動闆房與圍擋。2020年8月4日淩晨,國營農場在徐水區公安局派出的特警保護下,私自拆除了大午集團的闆房與圍擋。大午集團工作人員發覺後,要求農場方給個說法。公安局工作人員認爲大午集團方攔截農場車輛行爲違法,向集團工作人員噴射辣椒水、催淚彈,並進行推搡,導緻集團多名工作人員受傷,送往大午醫院緊急救治。

徐水區公安局此行爲,引發大午集團群情激憤。集團員工遂自願前往徐水區政府、徐水區公安局門口反映情況、表達追究傷人警察法律責任的要求。集團員工在區政府、公安局門口喊話,前後時間不超過半小時,區公安局即派員對喊話員工實施抓捕。員工們自始自終並未進入公安局或政府內部,所謂最爲嚴重的“失控場面”也不過是當喊話員工發現公安局出面領導並非正職局長,擔心無法公正處理訴求,而又“嚷嚷”了起來。

縱觀全過程,大午集團方系基於自身權益受損、受到不公正對待而采取的表達委屈以希引起領導重視的行爲,而且,事發原因系國營農場方毀壞大午集團價值1萬8千元的建造物,可能已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犯罪。徐水區公安局對就在眼前發生的犯罪行爲不予處理,反之還進行保護,對平等民事主體間截然相反的不公正態度是引發維權事件的根本原因。

下午庭審自13時30分開始,至晚20時結束,就聚衆衝擊國家機關壹罪的向被告人發問程序已基本結束。而法庭發問程序中還顯示出被告人當庭陳述與證人證言完全相悖的問題,對此,被告人表示願意與證人當庭對質,也希望與證人當庭對質,還原案件事實。

庭審持續至晚19時,多名辯護人即提出建議休庭,要求保障被告人和辯護人的休息權利,審判長對此回應道:“妳們反對無效,我說了算”。明日雖並非工作日,但庭審仍將於上午9時繼續進行。

大午案法律團隊

2021年7月16日

大午案第叁日庭審簡報

2021年7月17日上午九時,大午案庭審繼續。

上午仍然是對涉嫌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被告人的發問程序,辯護人就所獲知的非法取證新線索,再次提出排非申請。同時,辯護人聯名正式向法庭遞交“要求追究大午案偵查人員利用職權非法拘禁的刑事責任和檢察機關失察法律責任的律師意見書”,要求查實殘酷指居的嚴重違法。下午進入該起指控的舉證質證環節,被告人及辯護人對四份訊問筆錄質證用時約四小時。

通過今天上午對被告人的詳細發問,“生不如死”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以及所謂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的“犯罪事實”細節愈加清晰。

據被告人靳鳳羽(大午集團副總經理)所述,被指定居所居住期間,曾在偵查人員的陪同下到高碑店市公安局辦理委托公證:出賣自身合法所有的位於高碑店市住房。根據刑事訴訟法第75條的規定,監視居住應當在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若靳鳳羽在高碑店市有住所,則應當在該住所內對其采取監視居住措施,而非另行指定其他居所。靳鳳羽當即表示:若當時知道此規定,壹定不會出賣住房。因爲在指定監視居住場所沒有窗戶,每天24小時常亮燈,無法區分白天黑夜;因攝像頭無法遮擋、毫無隱私,在指居的五個月零10天裏從沒有洗過澡。

既然出賣住所的公證是在高碑店市公安局做出的,大午案偵查機關顯然明知靳鳳羽在高碑店市有住所,但卻依然違法指定其他場所進行監視居住。對於其辯護人據此提出的排除非法證據申請,靳鳳羽表示不認同,盡管張維玉律師壹再表明:依法提出的排除非法證據申請、回避申請,不會導緻法庭的報複。靳鳳羽仍堅持:“指定監視居住期間我雖然受到了折磨,但我沒有怨言,隻是認爲法律規定指居兩天才能折抵壹天刑期,太虧了、太不值得了”。

而面對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的指控,靳鳳羽表示:“我認罪但我害怕這個罪名,我接到起訴書看到這個罪名就嚇死了。我不僅成爲了國家的罪人,還成爲了國家的敵人。我覺得這個罪跟叛國罪都差不多,我覺得我將來都沒辦法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這個罪我擔不起”。靳鳳羽哽咽地說完,當庭崩潰大哭。

是的,除了客觀事實與指控事實出入較大外,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這壹罪名本身,就足以讓這些原隻想請願維權、訴說委屈的被告人崩潰絕望。發問環節使得更多細節被披露:2020年8月4日下午17時左右,大午集團員工及郎五莊村民共約數十人在徐水區公安局門口聚集喊話,此時人群呈扇形排列,距公安局門口仍有壹段距離,現場其他人員均可正常出入,亦未阻礙車輛正常通行。約十分鍾後,特警手持盾牌、警械從身後包抄喊話人群,將維權群衆推攘向前至公安局門口,實施抓捕行爲,人群迅速被衝擊散開。

我國《刑法》第290條規定的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需要產生國家機關工作無法進行、造成嚴重損失的後果,而多位單獨接受發問的被告人當庭陳述能夠相互印證,不僅未造成法定損害後果,甚至未產生秩序混亂,根本不構成犯罪。

向各涉案被告人發問環節結束後,在進入舉證質證環節前,孫大午辯護人王誓華律師以在法庭發問時新發現孫大午在指居期間受到脅迫、靳鳳羽被違法指居情形爲由,再次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申請,要求排除孫大午與靳鳳羽在指居期間形成的所有訊問筆錄,同時再次要求調取訊問同步錄音錄像。孫大午的另外壹位辯護律師張鵬指出,對靳鳳羽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非常明顯的非法拘禁,完全符合刑訴法司法解釋第123條第(叁)項規定的排除非法證據的情形。

在指居期間受到“折磨”的靳鳳羽,顯然擔心留下“態度不好”的印象,當庭提出:“指居期間我說的都是真實的”。而這也成爲合議庭在休庭40分鍾後,直接駁回辯護人排非申請的理由:“靳鳳羽前後供述壹緻,合議庭對證據合法性沒有異議”。

這樣的駁回顯然不具備說服力,多名辯護人舉手要求發言,王誓華律師也要求對駁回的決定進行複議。被告人供述的真實性與合法性是兩個問題,即便靳鳳羽供述是真實的,因爲違法采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也應當排除相關筆錄。

王誓華律師提出:“不能用我申請排除的證據來證明訊問的合法,這種證明的方式方法就是錯的。我們正在起草律師聯名的法律意見書,要求追究偵查人員對於靳鳳羽利用職權非法拘禁的刑事責任和檢察機關失察的法律責任。偵查人員違法指居已經涉嫌非法拘禁,非法拘禁期間所產生的所有筆錄,由於取證程序的違法,所以都是非法的”。

審判長對此答複:“下次休庭後再給妳處理”。

隨後,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這壹起指控進入了舉證質證環節。

公訴人首先出示被告人的訊問筆錄,摘要宣讀了“有罪”供述部分,辯護人質證時則宣讀了筆錄中有利於被告人的部分。

如孫二午(孫德華)供述稱“孫大午決定先去政府再去公安局,時間不超過半小時,給政府遞遞材料”“到政府要個說法”,這恰恰能夠證明被告人根本不具有衝擊國家機關的主觀故意,公訴人宣讀訊問筆錄時卻將此有意無意地遺漏了。

此外,多位辯護人對被告人供述的合法性發表了綜合意見,同時對公訴人舉證方式提出質疑與建議:第壹,我國刑訴法明確規定證明被告人有罪的舉證責任由人民檢察院承擔,而現在被告人的庭前供述變成了指控自己有罪的證據,這就變相地將證明責任轉嫁給了被告人自身;第二,舉示被告人庭前供述,而不采信其當庭陳述,這與以庭審爲中心的刑事司法改革方向相悖;第叁,公訴人提供的舉證清單中包括2020年8月4日當天徐水區公安局門口的現場視聽資料等,若該部分視聽資料來源合法、未經剪輯,相較於主觀、經加工的言詞證據,更能直觀、全面、真實反映當天現場情況,完全可以先行出示。

因已屆晚18時,法庭短暫休庭叁十分鍾。

休庭後,王誓華律師代表大午案部分辯護律師,正式向法庭遞交了《要求追究偵查人員對於靳鳳羽利用職權非法拘禁的刑事責任和檢察機關失察法律責任的律師意見書》。

18時35分繼續開庭。合議庭宣布再次駁回辯護人的排非申請。

公訴人繼續出示孫叁午(孫志華)的訊問筆錄,孫叁午本人提出大部分內容都不是真實的,要以當庭供述爲準。其他被告人也紛紛指出筆錄記載與客觀事實相悖之處,如參與人員姓名記錄錯誤、聚集人數記錄錯誤等等。孫叁午舉手發表補充意見,解釋出現筆錄記載失實的原因是他早已記不清8月4日當天發生的事情,但偵查人員告訴他:“別人都認罪了,妳還不說,妳就是罪加壹等”。

對此,孫大午質證說:

“現在看來,想把我們弄成冤假錯案也很困難的。這個罪名是不成立的,非常清晰,我們去區政府、區公安局的目的很清楚,而且我們特意避開高峰期,就怕造成不好的影響。妳們現在拿出這種證據,就完全是爲了把人弄壹個罪所進行的構陷;妳們拿出這種證據,就是卑鄙,就是構陷!”

此前也曾被指居、患有嚴重抑郁症的被告人紀玮蓮表示,對指居期間形成虛假的訊問筆錄能夠理解,這是因爲——“大午先生說監視居住期間是生不如死,而要我來說,我覺得用語言來形容都已經太蒼白了。庭前會議時律師提出要去指定監視居住的場所進行現場勘探,我真的不願意去,因爲我想到那個環境,我就顫抖”。

孫福碩爲孫大午次子,他向法庭表達了他的困惑:“大午集團在高碑店有房子,就算是我主管的大午酒業、大午食品,在高碑店就都有辦事處,我就是不明白爲什麽不能指定這些地方給集團的員工監視居住呢?”

而“生不如死”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殘酷之處確實無法再用文字表述,或許隻有孫大午本人當庭的賦詩,能夠淺現當時“想自殺,但想死也死不了”的絕境:

“日月星辰全無存,晝夜刺眼長明燈;

六班甲士雙人崗,辛苦煎熬蒸煮烤;

命運無常活死屍,禁止吭聲瞪着眼;

苦不堪言信念在,默默思念大午城。”

庭審中,孫大午說:“我今天坐在被告審判席上,未來的被告審判席上會是誰?是妳們!”

大午案庭審,明日九時繼續。

大午案法律團隊

2021年7月17日

大午案第四天簡報——我想挖出壹扇窗

第四天庭審,今天高碑店市的天陰沉沉的下着小雨,似乎要訴說冤屈!庭審從早上9點開始。

高碑店市法院繼續昨天庭審的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罪的舉證、質證程序。審判長先宣布排非決定,駁回昨天下午辯護人新提出的排非申請後,公訴人繼續宣讀被告人的筆錄。

被告人紀玮蓮(女)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我看這個房子可以看出以前是有窗戶的,我申請我要換房間,我抓狂我想挖出窗戶,我希望把門打開,我想要空氣。我提審的次數太少,我記憶力衰退,辦案人員幫我回憶細節,我回憶不起來,都是辦案人員提示寫上筆錄的,有視頻爲證。我希望出去提審,是因爲可以放放風。有個看管女工作人員進我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房間5分鍾就暈倒了。醫生最後2天給我吸氧袋,我壹直申請沒有給我。(哭訴)爲什麽那個有窗戶的房子要堵上窗戶,爲什麽?我追究我追究。孫大午的辯護人怒斥說,指居期間非人的待遇,紀玮蓮最後說的話,隻要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妳能不相信嗎?我們不希望走形式,這四天排非不就是在走形式嗎?公訴人是在製造證據,被告人無法質證。爲什麽應該提交的訊問同步錄音錄像不提交?把程序依法處理得當不好嗎?庭前會議就是強推,質證妳能繞過去嗎?

由於昨天有辯護人當庭發現被告人靳鳳羽在高碑店市有其所有權住房這壹線索,但是高碑店市公安局依然對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5個多月,辯護人向法庭提交了偵查機關對靳鳳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涉嫌非法拘禁罪的線索材料。今天上午靳鳳羽說,我房子的事我不會追究監視居住我的問題,不想糾結這個問題,希望律師也不要追究,這是我的態度。多位辯護人質證時嚴肅反駁其,法律監督是檢察機關的法定職權,不應該受被告人靳鳳羽左右,發現違法就應該糾正;靳鳳羽妳有原諒冤枉妳人的權利,但是涉嫌違法犯罪線索舉報控告是公民的權利,檢察機關依據違法犯罪線索履行法律監督職能是公權力,妳無權乾涉,檢察機關有權依法追究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偵查人員的刑事責任。

孫大午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環境有問題,後來政府加了空氣淨化器,還是不行。孫志華就是這樣把身體搞壞了。筆錄必須真實,監視居住時間少壹點叁個月就可以了。因爲妳們不讓排非,希望法庭讓我多說壹點,孫志華也是辦案人員誘供才說的。孫福碩說,記得核對筆錄時,辦案民警寫的筆錄與事實是有出入的,說明筆錄是辦案人員根據需要寫的,有些不記錄。爲了案子公平公正,筆錄要給我們看壹下,不起眼的細節單從公訴人讀壹下筆錄是聽不出來的,筆錄記的是真的嗎?我要看筆錄,這也是我要求看訊問同步錄音錄像的原因。

多名辯護人質證時,強烈要求法院調取訊問同步錄音錄像,要求當庭播放訊問同步錄音錄像,來核對被告人供述的真僞,但是法庭不置可否,妳叫不醒裝睡的人。辯護人指出本案偵查主體的違法,保定市公安局1110專案組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嗎?無偵查權的主體所做的筆錄應當全案排除。幾名女被告人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那黑屋子無窗戶,新裝修後氣味刺鼻難聞,指居期間5個多月才洗2次澡,沒有人格尊嚴。

本案因爲大午員工對徐水公安處理8.4土地糾紛時存在過度執法引起請願訴求,孫大午要求請願人員自願參加,限製人數、限製時間,主動避開上下班高峰時間。請願主要目的是告徐水公安副局長崔超。下午在辯護人強烈要求下,法庭播放了8.4下午現場視頻資料,大家就看的很清楚,請願人員離開機關門口有十幾米秩序井然,出現混亂的場面是特警躲在人群後面推,警察在人群前面拉。把許多手無寸鐵的請願人強行拉入機關內,有的人員衣服被警察拉壞,有些婦女被警察蠻橫拉扯倒地,典型的誘捕行爲。

公訴人在出示視頻時,不願意播放全部視頻,閃爍其詞。辯護人要求法庭播放該罪全部視頻證據,給法庭內的在坐被告人看,以方便被告人自我辯護。法院審判長不情願播放全部視頻,要求辯護人講視頻節點時間播放,辯護人據理力爭要求無需視頻節點時間播放,應當全部播放,以便找到對被告人有利的證據。辯護人當庭說出所依據的司法解釋是《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第壹審普通程序法庭調查規程(試行)》2018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十八條 開庭訊問、發問結束後,公訴人先行舉證。公訴人舉證完畢後,被告人及其辯護人舉證。公訴人出示證據後,經審判長準許,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可以有針對性地出示證據予以反駁。

被告人在看完8.4下午視頻後,紛紛表示根本不知道這還能犯罪,知道這是犯罪誰還要去。被告人李大紅表示我們去機關就是訴說委屈,請願,根本沒有衝擊機關的想法也沒有過激行動。我感覺大午集團很委屈,大午集團的人很委屈,把我們抓到這裏8個多月很委屈。大午在看完視頻後說,在機關門口的請願人群中後排有壹個女的高聲尖叫,我不認識她,我希望集團查壹下這個人,非常可疑!孫福碩也說人群中有幾個穿黑衣的人我不認識,感覺是便衣警察,很可疑。難道還有某些人故意混在請願人群中製造混亂,構陷請願的人嗎?想想不寒而栗。

庭審還在繼續中,預計要到晚11點……

大午案法律團隊

2021年7月18日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军队接管郑州京广路隧道 全面戒严 秘密清理尸体
  2. 郑州京广路隧道瞬间被淹 4公里上百部车 死亡或上百
  3. 郑州京广路隧道刚抽水就发现十多具 陆媒称上千车辆浸没
  4. 大陆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李悔之不堪监控 留下遗书自杀
  5. 网友曝郑州水灾非天灾 是上游无预兆突然水库泄洪?
  6. 东京奥运会正变成一场代价200亿美元的血亏盛宴
  7. 外媒评论:习近平是控制狂 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绊脚石
  8. 中共高层北戴河会议无消息 习近平更换警卫有玄机?
  9. 新华网微博异常贴文很快删除 “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
  10. 习近平自曝党内两大问题 内斗激化 今秋或有腥风血雨
  11. 《人民日报》不看重人民 头版只知习近平不知郑州暴雨
  12. 习近平高压反腐整风遇软对抗 两种极不正常官场气氛

相關文章

  1. 天灾还是人祸 谁的错?河南大洪水带来一场大讨论
  2. 军队接管郑州京广路隧道 全面戒严 秘密清理尸体
  3. 河南新乡卫河决堤 牧野湖倒灌 失控 多个村消失
  4. 郑州灾后仍停水停电 一夜倒退20年 罹难人数持续上升
  5. 郑州水灾网上寻亲远超官方伤亡数据 戒严处理尸体
  6. 郑州京广北路隧道被困市民讲述实情:仿佛末日浩劫
  7. 武大教授周玄毅被曝与多名女性保持不当关系 被处罚
  8. 河南四城市发最高预警 民众涌向互助群 政府淡化追责
  9. 25岁女子玩高空弹跳听错指令 绳索没绑就跳下 惨死
  10. 河南洪涝877个乡镇灾害 富士康郑州员工被迫放假
  11. 郑州京广路隧道刚抽水就发现十多具 陆媒称上千车辆浸没
  12. 中国驻美使馆再发通知 仅为美中直航乘客发放健康码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072410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