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農曆辛醜年 八月廿一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20年後美國反恐戰爭何去何從?壹種新的戰爭模式開啓


2021-09-14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9月15日,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8月31日,拜登對這個已經疲憊不堪的國家說,最後壹架C-17運輸機已離開塔利班控製的喀布爾,結束了美國在阿富汗長達20年的軍事災難,他用壹句簡單的話爲這場慌亂而血腥的撤軍辯護:“我不打算把這場永無止境的戰爭延續下去。”

然而戰爭仍在繼續。

在拜登拉下阿富汗戰爭的帷幕之際,中央情報局正在撒哈拉沙漠深處擴建壹個秘密基地。該基地負責無人機任務,監控利比亞的基地組織(Al Qaeda)和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武裝分子,以及尼日爾、乍得和馬裏的極端分子。軍方的非洲司令部恢複了對索馬裏同基地組織有關聯的青年黨(Shabab)的無人機打擊。五角大樓正在考慮是否派遣數十名特種部隊訓練人員返回索馬裏幫助當地軍隊打擊武裝分子。

甚至在喀布爾當地,據信爲密謀襲擊機場的伊斯蘭國武裝人員所遭到的猛烈無人機打擊,也預示着那裏軍事行動的未來。五角大樓稱這次襲擊爲“正義的打擊”,目的是避免另壹場緻命的自殺式炸彈襲擊。用拜登喜歡的說法,這次襲擊展示了美國“超越地平線”的能力。死者家屬否認被襲擊的人是武裝分子,並表示襲擊造成10人死亡,其中七人是兒童。

2001年9月的恐怖襲擊已經過去了20年,所謂的反恐戰爭並沒有絲毫減弱的迹象。它的起起落落主要發生在陰影之中,發生在新聞標題之外——與其說是壹場劃時代的衝突,不如說是壹種偶爾爆發的低級別衝突,比如2017年,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在尼日爾壹個村莊外伏擊了美國和當地士兵,殺死了四名美國人。

評估這場戰爭是困難的,因爲它與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雙重災難密不可分。在這些國家,美國超越了反恐策略,展開了更宏大但注定會失敗的計劃,想將四分五裂的部落社會重塑爲美國式的民主社會。

這些失敗被镌刻在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的囚犯,或絕望的阿富汗人從美國飛機機腹墜落的可恥畫面中。它們被記錄在7000多名美國軍人、數十萬平民的死亡和數萬億美元的浪費中。

反恐戰爭大部分是秘密進行的,它們不需要這樣的衡量標準。它越來越多地涉及到合作夥伴。大部分發生在薩赫勒或非洲之角這樣遙遠的地方。在大多數情況下,美國的傷亡人數是有限的。衡量成功與否的標準不是占領壹個首都或摧毀敵人的軍隊,而是在敵人有機會襲擊美國本土或大使館和軍事基地等海外資產之前瓦解它們。

反恐專家說,以這個標準衡量,反恐戰爭已經取得了無可爭議的成功。

“如果妳在9月12日那天說,未來20年內,我們隻有100人被聖戰恐怖主義殺害,並且隻有壹次外國恐怖襲擊發生在美國,妳準會被壹笑置之,”奧巴馬政府的國務院反恐協調人士丹尼爾·本傑明(Daniel Benjamin)說。

“不得不同時進行兩場戰爭的事實,讓人們很難分辨反恐政策到底有多成功,”現任柏林的美國學院(American Academy)院長的本傑明說。

對於沒有發生重大外國襲擊事件,還有其他的解釋:更嚴密的邊境安全和無處不在的互聯網使得追蹤和破壞聖戰運動變得更容易。此外,阿拉伯之春的動蕩將極端分子的視線轉向了他們自己的社會。

要想說西方已經不再遭受恐怖主義災難,這也並不準確。2004年馬德裏火車爆炸案、2005年倫敦公共汽車和地鐵爆炸案,以及2015年巴黎壹家夜總會和體育場遭遇的襲擊,都具有給曼哈頓下城和五角大樓帶來火災與死亡的那種有組織襲擊的特征。

“反恐戰爭隻能被評估爲在西方世界內部相對成功,在美國內部比在整個西歐更成功,”馬德裏埃爾卡諾皇家學院(Elcano Royal Institute)暴力激進化和全球恐怖主義項目(Program on Violent Radicalization and Global Terrorism)主任費爾南多·雷納雷斯(Fernando Reinares)說。

但是與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全面失敗相比,“另壹場”反恐戰爭迄今還是實現了保護美國免受另壹場9·11式襲擊的基本目標。

問題是:代價是什麽?

從酷刑到無人機遙控殺人,戰爭的濫用和過度行爲已經使美國在世界各地喪失了道德權威。它的占領軍催生了新壹代的基地組織分支,伊斯蘭國的黑衣戰士則湧入了美軍在伊拉克撤離後留下的真空地帶。而且,龐大的反恐行動造成了巨大的財政消耗,甚至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主要戰鬥結束數年後仍在增加軍方的預算。

在拜登試圖重新調整美國外交政策,以應對氣候變化、大流行以及與中國的大國競爭等新挑戰的時代,美國能否承受得起這筆巨額開支?

壹種新的戰爭

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2014年在美國軍事學院(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對軍校畢業生的講話中,對這種新型戰爭做了其他總統很少有的簡潔描述。他說,這些畢業生將不再被征召去參加拙劣的戰爭,但他們將不得不面對從中東到非洲的恐怖主義威脅蛛網。

“我們必須製定壹項應對這種分散威脅的戰略,既能擴大我們的勢力範圍,又不用派遣部隊,把我們的戰線拉得過於單薄,也不會激起當地的不滿,”在那個寒冷的早晨,奧巴馬面對鴉雀無聲的聽衆說。“我們需要合作夥伴,與我們壹起打擊恐怖分子。”

總統列舉了敘利亞、也門、索馬裏和利比亞,美國在這些國家訓練當地軍隊、提供武器或實施無人機襲擊。他沒有提到巴基斯坦,在他的監督下,中央情報局在巴基斯坦的無人機襲擊升級了,盡管他苦於這種行動缺乏公共問責。

即使是這些壹系列的衝突也無法反映美國在四面八方的行動的影響力,在奧巴馬的繼任者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領導下,這種影響力進壹步擴大。根據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戰爭成本研究項目(Costs of War Project),從2018年到2020年,美國在85個國家參與了某種形式的反恐活動。

美國軍隊直接或通過代理人參與了12個國家的戰鬥,包括伊拉克、肯尼亞、馬裏、尼日利亞、索馬裏、敘利亞、也門和阿富汗。美國在喀麥隆、利比亞、尼日爾和突尼斯擁有開展特別行動的合法權力。它在七個國家進行了空襲或無人機襲擊: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巴基斯坦、索馬裏、敘利亞和也門。

美國軍隊已經在41個國家進行了反恐訓練演習。據布朗大學沃森國際和公共事務研究所(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戰爭成本研究項目負責人斯蒂芬妮·薩維爾(Stephanie Savell)稱,美國已經培訓了近80個國家的軍隊、警察或邊境部隊。

她說,雖然在大流行期間某些活動的步伐放緩,但“拜登正在加倍努力在這些遙遠的地方開展行動”。

受過美國訓練的阿富汗軍隊面對塔利班的進攻壹敗塗地,這給與當地夥伴合作的想法蒙上了陰影,伊拉克軍隊面對伊斯蘭國進攻節節敗退也是如此,伊斯蘭國武裝人員壹度在2014年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大部分地區成功建立了哈裏發國,並在歐洲組織起了恐怖主義網絡。

但還有其他例子表明,美國有着更現實的野心和有限的目標,能夠與當地民兵建立富有成效的夥伴關系。敘利亞庫爾德戰士在美國軍隊的幫助下將伊斯蘭國驅逐出敘利亞,而利比亞民兵在美國空襲的幫助下壹舉剿滅了盤踞在利比亞城市蘇爾特的伊斯蘭國武裝人員。

“這些都是城市據點,那裏有計劃對美國發動襲擊的武裝分子,”國防大學(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反恐高級研究員金·克雷金(Kim Cragin)說。“而且這些不是20年的任務;更像是六個月的任務。”

在執法合作、軍事訓練和情報共享之間,反恐戰爭是近幾十年來多邊主義最好的例子之壹。與對華經濟競爭不同的是,自9·11襲擊事件發生壹周後,美國及其盟國在打擊恐怖主義的必要性上壹直保持高度同步,當時北約史上首次也是唯壹壹次行使了第5條款,即集體自衛原則。

“反恐戰爭中最大的成功之壹是我們認爲最理所當然的——與我們的盟友的密切聯系,”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反恐專家布魯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表示。“我們總是可以期待在反恐問題上與他們保持壹緻。”

美國混亂地在阿富汗撤軍將如何影響這些關系,誰也說不準。霍夫曼說,拜登政府看上去缺乏與歐洲盟友協商的行爲激怒了政治領導人,他擔心這種行爲會滲透到情報部門。

雖然美國的使命被努力描繪成出於人道主義和道德正義,但多年的流血戰爭使盟國不再抱有幻想,並使對手變得更加強硬。壹些美國的行動,比如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不僅未能消除極端主義,而且可能在不經意間加劇了極端主義。

合作的另壹面是,美國也將自己和聲名狼藉的國家聯系在壹起,從大舉介入也門的沙特阿拉伯,到以打擊極端主義爲名對其國內反對派進行殘酷鎮壓的埃及。

在國內,作爲反恐戰爭基礎的政治共識正在破裂,這是美國極端兩極分化的犧牲品。在喀布爾機場發生導緻13名美國軍人死亡的自殺式襲擊事件後,壹些共和黨人呼籲彈劾拜登——無法想象這會在9·11事件之後發生在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身上。

川普和前助手——如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壹直嚴厲批評拜登,更不用說他們與塔利班談判達成了協議,迫使阿富汗政府釋放5000名戰俘並爲美國在2021年撤軍設定了倒計時。

“反恐壹直是壹個兩黨分化的問題。”霍夫曼說。“但現在兩大政黨在這個問題上都有很深的內部分歧。領導人在迎合他們認爲最強大的選民。”

拜登立場的轉變

反恐戰爭發起時拜登也在場。2002年1月,在美國推翻塔利班數周後,他成爲訪問戰場的最高級別美國政治人物。在參觀了被轟炸的喀布爾後,他說美國應該加入壹股多國軍事力量來恢複當地的秩序。

“我說的是壹支可以奉命開槍殺人的多邊部隊”,當時擔任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說,“如果沒有這些,我看不到這個國家有任何希望。”

在隨後的幾年裏,拜登對親西方的阿富汗領導人的腐敗不再抱有幻想,並懷疑美國能否統壹那些相互交戰的部落。他成爲政府在使用軍事力量上的主要反對者,反對向阿富汗增兵,反對北約對利比亞進行乾預,甚至建議不要進行那場擊殺奧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特種部隊突襲。

現在,在兌現了撤離阿富汗的承諾後,拜登有責任向壹個厭倦了反恐戰爭的國家闡述它的下壹章。美國人更關注的是新冠病毒或野火和洪水,它們是氣候變化的副產品。

“我最擔心的是FDA沒有批準12歲以下兒童的疫苗,”克雷金說,FDA即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事實上,我母親去電影院時最擔心的不是恐怖襲擊,這是壹件好事。”

拜登表示,他願意更新後9·11時代的壹個遺留物:壹項2001年通過的法律,它授權總統對那些應對9·11襲擊負責的人發動戰爭。爲了證明對各種新敵人采取軍事行動是正當的,該法律已經被延伸得面目全非。拜登還對無人機襲擊和突擊行動施加了限製,正在等待複議。

這位總統講求實際的語言與他的舊上司奧巴馬並無二緻。他談到來自索馬裏青年黨的分散威脅;敘利亞和也門的基地組織分支;以及伊斯蘭國在非洲和亞洲的派生組織。他說,美國的“超越地平線”能力將使其能夠“在沒有——或者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僅有很少——美國部隊入場的情況下打擊恐怖分子和目標”。

這與創造了“全球反恐戰爭”這個說法的布什形成巨大反差。在9·11的狂熱餘波中,他用妳死我活的語言來描述這場戰鬥,說它不僅是執法或反恐挑戰,還是善與惡的冷戰熱鬥。

“他們爲什麽恨我們?”布什在國會聯席會議上問道。“他們仇恨他們在這個會議廳裏看到的:壹個民選政府。他們的領導人是自封的。他們恨我們的自由:我們的宗教自由、言論自由、投票和集會自由。”

隨着反恐戰爭進入第叁個10年——有人開始稱之爲後後9·11時代——美國總統不再用生存或毀滅的語言來描述這場戰爭。拜登說,2021年的決定性競賽是開放社會與莫斯科和北京的獨裁者之間的競賽。

問題是,壹個分裂、分心的美國是否有資源或耐心來維持有效的反恐政策。白宮仍然沒有在國務院任命壹位反恐協調人,在壹個熱衷於非軍事解決方案的政府裏,這是壹個重要職位。

也許反恐戰爭有助於防止外國對美國本土的又壹次緻命襲擊,但它完全沒能阻止恐怖組織的擴散。塔利班取得勝利後,這些新的戰士有了新的動力來瞄準壹個熟悉的目標。

“人們總是說,‘我們不會再經曆壹次9·11,因爲我們的安全狀況現在好得多,’”霍夫曼說。“但恐怖分子是最大的機會主義者。他們總是在尋找機會。”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孟晚舟获释回国 中美重启关键一步 习近平谋划已久拜登低头
  2. 人质交换!孟晚舟乘中国政府专机回国 两名加拿大人被释放
  3. 江泽民突然“现身” 中秋节祝福字条流出 敏感时期传递信号?
  4. 孟晚舟回国宣传战打响 全球见识到习近平和中共的野蛮手段
  5. 孟晚舟听证会结束将获释 纽时:标志着拜登向习近平低头
  6. 加拿大大选结果出炉 特鲁多获胜 自由党未赢得多数席位
  7. 习近平的房地产赌局 对恒大和许家印极限施压 吃了的吐出来
  8. 习近平的权力路多谢陈良宇 陈保护民众利益救下属引火烧身
  9. 孟晚舟将与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 支付罚款 解套回国
  10. 习近平能善罢甘休吗?江泽民胡锦涛养的“唐僧肉”不能放过
  11. 恒大债务危机持续全球经济严阵以待?全在习近平一念之间
  12. 孟晚舟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7项协议 自愿承认所有犯罪事实

相關文章

  1. 中国的渗透企图 印媒揭中共在边境建680个小康村搜情报
  2. 印度驻华大使指责中共“移动球门柱” 应该恢复控制线的和平
  3. 32年历史香港支联会大比数通过解散决议 历史会还个公道
  4. 乌镇互联网大会 习近平发贺信 刘鹤出席 马斯克称扩大投资
  5. 川普谈什么可能阻止他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 医生的一通电话
  6. 美国芯片厂竞相开建 英特尔200亿美元项目在亚利桑那破土
  7. 纽约强制所有医疗工作者接种疫苗 上万人被解雇 全州紧急
  8. 拜登对中国的绥靖政策就是投降 共和党议员痛批释放孟晚舟
  9. 东北多地灭灯 官方承认电网面临崩溃 无法生活 内乱要起
  10. 中国网络的愚蠢阴谋论“限电打败美国” 中共正下一盘大棋
  11. 德国周日举行议会选举 花落谁家及如何组阁仍有许多悬念
  12. 中共武统台湾路线正在模拟 解放军攻击力受第二岛链限制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092702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