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
農曆辛醜年 九月廿一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習近平2015年開始布局新疆 前公安詳述打擊維族酷刑細節


2021-10-05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0月6日,據《法廣》報道, 德國之聲今天報道稱,美媒CNN10月4日引述壹位流亡歐洲的中國前公安,他展示自己的任職證明文件,並匿名透露了針對新疆維族的酷刑細節。其中許多情節與CNN采訪的另外兩位維族受訪者的證詞壹緻,情節駭人聽聞。

壹位中國前公安詳述打擊新疆維族酷刑細節。德國之聲報道說,根據CNN報道,2015年,在中國警察部隊工作已經10多年的江姓員警在收到壹份名爲“援助新疆”的公文。內容提到,根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聽取反恐工作彙報後做出的重要指示,中央計劃自各省招募15萬名警務助理,並鼓勵各省向新疆地區提供包括公共安全資源上的協助,“加入到國家的反恐鬥爭中”。

報道稱,這位江姓警員的上司要求他參加,告訴他 :“分裂主義勢力想要分裂祖國。我們必須把他們全部乾掉”。除了對抗國安威脅,江某也渴望晉升,而這份臨時工作比起他原本的工資多了壹倍,還有其他福利。

抵達新疆後,由於官方規定維吾爾人拘留人數要達到壹定配額,這些被召集來的各地警員就要根據上頭發下的圍捕人士名單進行例行的捉拿行動。他說:“這都是有計劃的,而且有壹個系統。每個人都需要擊中壹個目標。”他補充,如果有人拒捕,警察會 “用槍頂住他的頭,說不要動。如果妳移動,妳就會被擊斃。”

根據江的說法,壹隊隊的警察也會搜查人們的房子,並從他們的電腦和手機上下載數據;另壹種策略則是利用該地區的居委會將當地居民召集起來與村長開會,然後將他們集體拘留。

江把那段時間描述爲“戰鬥時期”,他說官員們把新疆當作壹個戰區,而警察們被告知維吾爾人是國家的敵人。他說,警察們都知道,壹年內有9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被拘留在該地區,而他如果抵製這些行動,自己也會被逮捕。

據江姓者說,“我們在壹夜之間把他們全部強行帶走。如果這個地區的壹個縣有數百人,那麽妳就必須逮捕這數百人。”

在中國嚴打反恐運動的高峰期,江被配到新疆不同地區叁、四次。但他逐漸對新工作和鎮壓的目的感到疑惑。他說每壹個新的被拘留者在審訊過程中都被毆打 ,包括男人、女人和年僅14歲的兒童。“每個人都使用不同的方法。有些人甚至使用警棍,或帶鎖的鐵鏈。”“警察會踩着嫌疑人的臉,讓他認罪;或者踢他們,打他們,直到他們傷痕累累、跪到地闆上哭泣。”

其他酷刑包括把人铐在金屬或木製的“老虎椅”、把人吊在天花闆上、性暴力、電擊,以及水刑。他說,囚犯們經常被迫連續幾天保持清醒,並被剝奪進食與飲水。江說,這些嫌疑人被指控犯有恐怖罪,但他認爲,在他參與逮捕的數百名囚犯中,“沒有人 ”犯過罪。他說:“他們都是普通人”。他表示,隻有在嫌疑人認罪後才會停止酷刑。然後,這些認罪的人通常會被轉移到另壹個設施,如監獄或由獄警看管的拘留營。

他承認他在審訊過程中經常不得不扮演“壞警察”,但避免使用最嚴重的暴力,但他的同事則不壹定。“有些人把這看作是壹份工作,有些人則是心理變態者,”他說。江說,在他到新疆工作之前,其實就已經因爲中國共產黨內部越來越腐敗感到失望。所以才決定逃離中國並揭露壹切,但家人還留在中國。“中共假裝爲人民服務,但他們是壹群想實現獨裁統治的人。”江說自己想 “站在人民的壹邊”。

江某知道他永遠不可能回到中國。“他們會把我打得半死。我會被逮捕。會有很多問題。變節、叛國、洩露政府機密、顛覆,”他說,“我幫維吾爾人說話這個事實代表我可能被指控參與恐怖組織。我可能會被指控壹切可以想象的罪名。”

當被問到,如果他與過去逮捕過的受害者面對面會怎麽做時,他說他會“害怕”,並會 “立刻離開”。“我是有罪的,我希望像這樣的情況不會再發生在他們身上。我希望得到他們的寬恕,但對於遭受過這樣的折磨的人來說,這太難了。”

現居歐洲的江某出現失眠問題,那些受刑者承受痛苦的畫面在他腦海中回蕩,讓他接近崩潰。“我怎麽面對這些人呢?即使妳隻是壹個士兵,仍然要對發生的事情負責。妳需要執行命令,但這麽多人壹起做這件事。我們要對這件事負責,”江說。

該報道稱,江某在受訪時提到了過去許多指證者也講述過的性酷刑。“如果妳想讓人招供,妳就用上面有兩個尖頭的電棍。我們會在尖端上綁上兩根電線,在人被綁起來的時候將電線架在他們的生殖器上。”他甚至說,壹個“非常普遍的措施”是看守人員命令囚犯強奸和虐待新來的男囚犯。來自新疆的48歲的維吾爾族學者阿尤普 (Abduweli Ayup)證實了他的說法。

阿尤普在2013年8月19日被拘留,當時攜帶步槍的警察包圍了他爲教幼兒母語而開辦的幼兒園。他說,在喀什市警察拘留所的第壹個晚上,他被十幾名中國囚犯輪奸,這些囚犯是在“叁四個獄警的指揮下進行的”,這些獄警也目睹了這次襲擊。阿尤普在強暴中昏倒,醒來時發現身上都是自己的嘔吐物和尿液。“我看到蒼蠅,就像在我身邊飛來飛去。但我發現,蒼蠅比我好。因爲沒有人可以折磨它們,也沒有人可以強奸它們。”

“我看到那些人在嘲笑我,說他太弱了。”獄警隔日繼續羞辱他,問他:“妳玩得開心嗎?”

警方隨後把他送到再教育營,在他被迫承認“非法集資”的罪行後,最終在2014年11月20日被釋放。

現在生活在挪威的阿尤普仍然在教書,還在爲孩子們寫維吾爾語書籍,試圖讓他的文化得以延續。但他說,遭受酷刑的創傷將永遠留在他身邊。他說:“這是我心中的傷疤。我永遠不會忘記。”阿尤普飽受被拘留期間的噩夢之苦,無法擺脫他被監視的感覺。但他說,已經原諒了折磨他的監獄看守。“我不恨。因爲他們所有人都是那個系統的受害者。”

報道稱,45歲的貝卡利(Omir Bekali)出生在新疆,母親是維吾爾族人,父親是哈薩克族人。2006年,他移居哈薩克斯坦並獲得公民身份。2017年3月26日壹次到新疆出差期間,警方拘捕他。壹周後,他在克拉瑪依市的壹個警察局的地下室裏被審訊和折磨了4天4夜。“他們把我放在老虎凳上,還把我們吊起來,用木頭火把打我們的大腿,打我們的臀部,用鐵鞭子抽。”

警察試圖強迫他承認支持恐怖主義,他也因此被送進再教育營8個月。他說:“當他們第壹次給我的腿戴上鐵鏈時,我立即明白我就要下地獄了。”他說,沉重的鐵鏈拴在囚犯的手上和腳上,迫使他們壹直彎着腰,睡覺時也是。他在關押期間體重掉了快壹半,離開再教育營時“看起來像壹具骷髅”。

貝卡利說:“我從這種心理折磨中幸存下來,因爲我是壹個有信仰的人。如果沒有我的信仰,我永遠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我對生命的信仰,我對自由的熱情讓我活了下來。”他指出,在難民營期間,他認識的兩個人死在那裏。他還說,他的母親、姐姐和弟弟都被關在再教育營裏,還被告知2018年9月18日,他的父親伊布拉伊姆 (Bakri Ibrayim)在新疆被拘留時死亡。

他拿着中國官方的表格,表示自己在2018年11月被保釋出來,等待審判。現在定居荷蘭的貝卡利Omir Bekali告訴告訴CNN:“我們(在營地)的痛苦和折磨永遠不會消失,永遠無法從腦中抹去。”

德國之聲說,CNN向中國政府提交以上證人指控的內容,有關江某和阿尤普的說法,目前爲止沒有得到回應。至於貝卡利,新疆政府官員確認他因涉嫌恐怖犯罪被拘留了8個月。但官員們強調,關於酷刑和家人被拘留的說法是“完全的謠言和誹謗”,表示他的父親死於肝癌,而他的家人“目前正過着正常的生活”。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习近平与江派内斗进入高潮 曝江泽民孙子被抓 流言预示风暴
  2. 马云出国背后不简单 习近平遭三大打击 计划半途而废 或妥协?
  3. “赵家人俱乐部”网站到底披露了哪些中共高官权贵关系网?
  4. 民主党被迫修改监管纳税人账户的金额 从600美元升至1万
  5. 邓小平为习近平设“紧箍咒” 10年难除异议 11月闭门谋大事
  6. 习近平或让胡春华接替李克强 胡手下两大嫡系异动露端倪
  7. 习近平手下不从 房产税在党内遇重大阻力 试点城市被缩减
  8. 李云迪是被“定点清除” 背后与江泽民有关?炒丑闻转移焦点
  9. 习近平不管不顾 中国房产税落地将实施 10大城市 小产权不征
  10. 突发!疑中共空军一架歼-10S战机河南河边坠毁 飞行员坠河
  11. 惊曝!习近平要在六中全会上光明正大终身制 以毛泽东为榜样
  12. 习近平和党内精英分歧巨大 陷最大困局 豪赌资本贪婪属性

相關文章

  1. 澳门《爱瞒日报》突停运 港澳异议网媒生存空间所剩无几
  2. 脸书CEO扎克伯格向专制低头 内部人称FB协助越南政府审查
  3. 认罪!前美空军战争学院华裔教授故意隐瞒与中国官员关系
  4. 香港区人大代表被拒绝出席中共人大会议 因疫情和人事机密
  5. 中国帮塔吉克建军事基地 改造帕米尔高原公路 扩大中亚影响
  6. 印度提防抗衡中国 印藏边境警察部队增兵驻守 最新现代装备
  7. 习近平的治疆“一把手”陈全国留任新疆党委书记 仕途破惯例
  8. 恒大是中国经济问题的表症 习近平政策的累积效应将来袭
  9. 中国抓住能超越美国的一个机会 将太空项目向其它国家延伸
  10. 拜登政府成员内讧 克里因对华和气候问题与沙利文关系紧张
  11. 香港区议员完成宣誓 共49名民主派被DQ 港府被批扭曲民意
  12. 牛津研究人员发现数百个“亲中账号”将新冠源头指向美国龙虾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102600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