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農曆辛醜年 九月十六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這項法案讓亞洲人移民美國成爲可能 今天多種族社會的起點


2021-10-13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0月14日,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以下是我的書《最孤獨的美國人》(The Loneliest Americans)的節選,該書於10月12日出版。(本周時報雜志上也發表了壹篇節選。)這本書是我對1965年移民法的思考,在我看來,它是我們今天生活的多種族社會的起點。

***

1965年10月3日,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總統站在自由女神像前,說了壹句將被證明錯誤的話:“我們今天簽署的法案不是壹個革命性的法案。它不會影響數百萬人的生活。也不會重塑我們日常生活的結構。”他指的是《哈特—塞勒移民法》(Hart-Celler Immigration Act),這是壹項具有裏程碑意義的立法,它取消了對亞洲、非洲、南歐和東歐移民的限製性配額。

該法案最終通過時,反對者描述了壹幅世界末日般的情景,美國及其白人人口將被壹大群外國人占領。約翰遜則向公衆保證,放寬限製隻會對美國的人口結構產生輕微影響。他相信,大多數人會留在自己的國家。

在接下來的50年裏,《哈特—塞勒法案》將帶來數千萬來自亞洲、南歐和東歐以及非洲的移民。沒有任何壹項立法以這樣的方式塑造了這個國家的人口和經濟史。

在《哈特—塞勒法》之前,移民進入美國依據的是《國家起源法案》(National Origins Act),這是壹個看似簡單的製度,每年發放15萬個簽證,根據1920年的人口普查計算,每個國籍分到數量不等的配額。妳在美國的同類越多,妳的原籍國可以移民的人就越多。因此,愛爾蘭、德國和英格蘭等國獲得的簽證數量會遠遠超過東歐、亞洲或非洲國家。(非裔美國人和非洲移民被排除在配額計算之外。美國白人按國籍分類,而所有美國黑人按種族分類,因此非洲國家的名額最少。)

這種配額製並沒有延伸到“東方”。將亞裔排除在美國移民政策之外的官方做法始於1875年的《佩奇法案》(Page Act),該法案禁止中國女性進入美國,以限製中國勞工組建家庭的能力。僅僅七年後,《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通過,終結了中國移民的到來,並阻止所有居住在美國的中國人獲得公民身份。

這項法律很大程度上是對加州勞動力市場的回應。大多數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都是年輕男子。在淘金熱和鐵路時代,這些人充當廉價勞動力,通常與主流社會隔離。

但隨着越來越多的製造商和農業大亨開始用華人取代其他勞動力,本土主義的反彈很快就出現了,他們將華人描述爲天花和霍亂的攜帶者,是低壹等的人類。1881年,有影響力的漫畫家喬治·弗雷德裏克·凱勒(George Frederick Keller)畫了壹幅畫,後來成爲排華鬥爭中的典型形象。這幅名爲《我們港口的雕像》(A Statue for Our Harbor)的漫畫將自由女神像重新描繪成壹個衣衫褴褛的華人男子,右腳踩着壹個頭骨。他的頭上有放射狀的光點,上面寫着“白人勞工的毀滅”、“疾病”、“不道德”和“汙穢”。

這種侮辱壹直延續到20世紀初。例如,在《排華法案》之後,年輕的日本工人仍然被允許進入美國,在鐵路、礦業、伐木業和小型農場工作。他們也將很快感受到美國勞動力市場競爭的種族化影響。

1906年舊金山地震後,本土主義暴徒在街頭公開攻擊日本移民,呼籲抵製他們的企業。這壹連串的仇外暴力蔓延到了地方政治。原本可以自由上舊金山公立學校的日本學生遭到驅逐,被迫進入已實行種族隔離的中國學校就讀。這壹舉動在日本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也給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帶來了外交上的麻煩。就在此前不久,他還因成功通過談判結束了日俄戰爭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最終,羅斯福未能緩和美日關系,部分原因是壹個名叫小澤高雄(Takao Ozawa,音)的日本移民,他在舊金山定居,在加州大學學習,並在地震後最終搬到了夏威夷。1915年,小澤高雄成爲第壹個申請美國國籍的外國出生的亞裔。這場鬥爭壹直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結論是,盡管小澤完全有條件成爲美國人,但公民權隻能擴大到白人。

1922年做出的這壹決定在國會引發了壹場鬥爭,他們看到了創建壹個完全種族化的移民製度的機會——不僅日本人、中國人和朝鮮人,而且猶太人也被排除在外——還有壹群議員,他們和卡爾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總統壹樣,認爲對移民的新限製會摧毀與日本建立外交關系的希望。

柯立芝和他的盟友失敗了。1924年的《約翰遜-裏德移民法》(Johnson-Reed Immigration Act)將“移民”定義爲同樣有權最終獲得公民身份的人。由於來自“東方”的人不是白人,因此無法成爲公民,因此該法律實際上終止了所有亞裔移民到美國。

移民法通常與壹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目標同步發展。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的第二天,美國和中國都對日本宣戰,這促使了爲期兩年的外交努力,將中國列爲美國的長期盟友。作爲回應,日本開始了壹場宣傳運動,將這場戰爭重塑爲在“大東亞共榮圈”中對抗盎格魯-撒克遜帝國主義。

在亞洲各地播放的數十種小冊子、文章和廣播節目中,日本宣傳機構嘲笑有些亞洲人以爲美國人會把他們當作公民,賦予和白人移民同樣的權利。他們還提出了壹個東亞大陸統壹的願景,能夠帶來壹個新時代,具有無與倫比的和諧和經濟實力。大部分批評都集中在壹個簡單而不容忽視的問題上:華人如何與壹個有專門針對其人民的種族主義移民法的國家結盟?

挑撥產生了效果,雖然並不完全是日本人設想的那樣。1941年至1943年間,美國的學者、政治家和媒體成員都主張終止《排華法案》。作家賽珍珠(Pearl Buck)的普利策獎獲獎小說《大地》(The Good Earth)取材於在中國度過的童年,這位長老會傳教士的女兒壹直在堅持不懈地倡導結束排華的種族主義法律。

1942年在阿斯特酒店的壹次午餐聚會上,賽珍珠注意到日本的宣傳開始顯示出成功的迹象,並得出結論,除非美國讓其亞洲盟友相信他們在美國法律下將被平等對待,否則美國無法贏得戰爭。後來,賽珍珠寫道,隻要美國繼續歧視中國人,“我們在這場戰爭中就站在錯誤的壹邊。我們和希特勒是壹夥的。”

1943年5月,賽珍珠和她的丈夫以及壹群知識分子和出版商組成了廢除排華法案和配額製移民公民委員會(Citizens Committee to Repeal Chinese Exclusion and Place Immigration on a Quota Basis)。他們利用自己在媒體上的影響力來傳播他們的信息。同月,衆議院移民和歸化委員會就廢除法案的可能性舉行了公開聽證會。反對者主要來自勞工組織、退伍軍人團體和“愛國社團”,他們挖掘了許多排斥華人的原始邏輯:亞洲人的湧入會帶來壹波道德淪喪的人,他們很快就會取代本地工人。

但公民委員會有壹些強大的盟友:高級軍事官員認爲,得到中國的擁護不僅對贏得太平洋戰區的勝利至關重要,而且對戰鬥結束後穩定該地區也至關重要。10月,當國會對排華法案進行辯論時,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總統表示支持廢除。他在講話中說:“國家和個人壹樣,都會犯錯。我們必須要有強大的內在,承認我們過去的錯誤並糾正它們。通過廢除排華法,我們可以糾正壹個曆史性錯誤,讓歪曲的日本宣傳沉寂。”珍珠港襲擊事件發生僅兩年多後,隨着允許部分來自中國的人移民的《馬格努森法案》(Magnuson Act)通過,該法律被廢除。

賽珍珠和她的盟友提出了通過多元主義增強實力的願景——自由的移民法可以加深這個國家與亞洲的外交和經濟聯系,以證明美國確實認爲中國人是美國社會的潛在貢獻者,而不是不可理喻的外人。1942年,美國戰爭信息辦公室(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委托進行的壹項民意調查發現,超過80%的美國人認爲中國是美國的強大盟友。

然而,這種世故的辭藻和《馬格努森法案》頒布後的實際情況並不相符。兩年前剛剛批準日裔美國人拘留營的羅斯福促成妥協,隻允許華人移民人數每年小幅增加。

後來的移民法案繼續限製來自亞洲的移民,但做出了壹些讓步。1952年,來自內華達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帕特裏克·麥卡倫(Patrick McCarran)和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民主黨代表弗朗西斯·沃爾特(Francis Walter)推動通過了壹項複雜的移民法,曆經無數次談判,該法在放大圍繞亞洲和猶太移民的恐懼說辭的同時,卻又莫名其妙地解除了禁止亞裔入籍的限製,這意味着亞裔移民現在可以成爲正式公民。所有“東方”國家都有壹個簽證配額,然而數量很少:每年100到185個。

但這些配額是有條件的:嚴格限製誰可以來美國。受過教育、有家室的富裕專業人士比貧窮的勞動者更受青睐。雖然該法案已經爲移民製定了壹些新的途徑,但它還包含壹個“亞太叁角”條款,將亞洲移民的總人數限製在每年2000人。

“亞太地區”的分類純粹是基於種族:來自阿根廷的第二代中國移民將無法以阿根廷人的身份申請簽證。由於他的種族出身,他永遠是華人,而意大利移民在英國生的孩子可以在英國配額下來到美國。《麥卡倫-沃爾特法案》(McCarran-Walter Act)也限製了猶太人移民。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都以剛剛開始顯現的冷戰爲理由,以及認爲亞洲人和猶太人會在美國境內傳播共產主義。

本土主義者和國會中偏自由派的移民倡導者就該法案進行了激烈的辯論。參議員麥卡倫辯稱:“冷酷無情的事實是,在今天的美國,有壹些頑固的、難以理解的團體,他們不但沒有融入美國的生活方式,反而成了美國的死敵。”

哈裏·杜魯門(Harry Truman)總統最終否決了該法案,但否決還是被推翻了。

***

過去,支持移民的政客不願在原則的捍衛上全力以赴,原因很簡單,本土主義壹直很受歡迎。但在關於《麥卡倫-沃爾特法案》的辯論中,以紐約衆議員伊曼紐爾·塞勒(Emanuel Celler)爲首的少數立法者開始提出,對亞裔移民的限製是種族主義和不道德的。在壹次演講中,康涅狄格州參議員威廉·本頓(William Benton)辯稱,這種膚淺且最終毫無意義的移民改革削弱了“我們的士兵在朝鮮戰爭中用血肉換來的巨大成果”。“我們可以完全摧毀這項成果,並且可以無情而愚蠢地摧毀對我們偉大原則的信仰和尊重,頒布這項法律實際上是對世界人民說:‘我們愛妳,但我們想隔得遠遠地愛妳。我們想要妳,但看在上帝的份上,妳還是別來了。’”

這些反駁,加上迫使本國移民法反映民權運動邏輯的壓力,將爲1965年移民法《哈特-塞勒法案》(Hart-Celler Act)的最終通過奠定基礎。1960年,來自歐洲和加拿大的白人移民約占美國移民人口的84%。相比之下,東亞和南亞人的比例約爲4%。1980年至1990年間,美國的數百萬移民中的大多數來自拉丁美洲或亞洲。

這些工人中的許多人通過《哈特-塞勒法案》中的家庭團聚法帶來了他們的親屬。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壹份報告發現,2011年,來自六個最大“來源國”(中國、印度、菲律賓、韓國、越南和日本)的移民中有62%通過家庭讚助獲得了綠卡。妳可能是從韓國來美國學習工程學,拿到了H-1B簽證,然後進入了中產階級的同化軌道,但妳的兄弟姐妹可能帶着完全不同的能力、抱負和生活願景來到這個國家。

結果發現,本土主義者對進入美國的人群的判斷是正確的。在整個19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來自亞洲的移民壹波接壹波地湧入。包括我的父母、祖父母、母親的五個兄弟姐妹、我的兩個表兄弟和我。盡管在他們的新國家,確實有壹些跟他們長相相似的人,但他們和這些“亞裔美國同胞”除了壹些老生常談的文化脈絡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共同之處,無論是食物還是節日儀式,或是對白人的既有看法。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上海浦东全季鸿酒店惨烈命案 53岁厨师长砍下41岁女店长的头
  2. 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被举报 出轨 生私生子 威胁情人打胎
  3. 莆田欧金中提柴刀砍死村霸 2死3伤 老实人被逼成杀人犯
  4. 习近平江泽民内斗信号 官媒发文影射 暗示习要有自知之明?
  5. 中国亚马逊有声书平台和圣经软件下架 北京严控所有细节
  6. 习近平“近臣”韩正边贪边升官 中共不保私产 高官钱藏海外
  7. 习近平领导新阶段已经开始 打造“大掌舵”经济 危机四伏
  8. 习近平变猎头网罗技术人才 但共产党制度吓退台积电工程师
  9. 民主党被迫修改监管纳税人账户的金额 从600美元升至1万
  10. 习近平与江派内斗进入高潮 曝江泽民孙子被抓 流言预示风暴
  11. 习近平不要独大 阿里巴巴、腾讯启动系统互通 将完全开放
  12. 美国社会正变质!宾州列车骇人强奸案 乘客冷漠旁观不报警

相關文章

  1. 理想的婚姻正在失去说服力 政府应该惩罚不结婚的人吗?
  2. 4死47伤 沈阳一饭店爆炸 附近燃气管前一晚改造 刚恢复供气
  3. 恐怖一幕!闹区有一条“巨大肥蛇”在天上飞 突然惊悚坠落
  4. 1死33伤 沈阳市一餐厅发生严重气爆 多栋楼炸成废墟车辆炸烂
  5. 美国将松绑难民制度 两党议员推动庇护香港、新疆受迫害者
  6. 制裁!美参议院外委会通过《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制裁法案》
  7. 日本执政党公布政见 抗中挺台为政治正确 中国因素恐成障碍
  8. 日本冷静克制未谴责 中俄军舰首次联合过航日本津轻海峡
  9. 朝鲜“脱北者”从吉林监狱越狱 身手堪比特种兵 警察悬赏搜捕
  10. 耶鲁女孩连线中国亲生父母 全程冷静:“扔了我是件好事”
  11. 中国正在对美国进行经济霸凌 美国跨党派议员提出法案对抗
  12. 教育连坐 孩子犯事罚家长!中国人大三审教育促进法草案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102120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