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農曆辛醜年 十月廿五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北極熊之都”北極熊沒未來 我們正摧毀在地球上生存的能力


2021-11-13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1月13日,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加拿大曼尼托巴省丘吉爾鎮——這裏發生的並不是又壹個拯救哈德遜灣北極熊的故事。拯救已經來不及了。現在要說的是,壹個以“世界北極熊之都”自居的小鎮,接下來該怎辦。

丘吉爾鎮是座落在北極圈南緣的壹座偏遠城鎮,對這裏來說,氣候變化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脅,而是充斥於日常生活中的現實。氣候變化是破裂的下水管道、更高的樹木、更長的夏天以及更猛烈的暴風雪,在以往馴鹿出沒的地方見到的卻是駝鹿。最大的擔憂是,美國人不會來這裏旅遊了。

然而丘吉爾鎮的氣氛卻十分歡快。雖說氣候變化不是什麽值得慶祝的事,但許多人關心的是氣候變暖給這個天寒地凍的地方能帶來怎樣的機遇。北極熊情況危急。人們則在夢想着建起壹座海濱城市。

隨着海冰消融,任鎮長多年的邁克爾·斯彭斯說,丘吉爾鎮的未來是讓自己成爲壹個出口,用於運輸加拿大西部平原產的稻谷,以及在冰雪融化後的北部遼闊地區開采的礦物。

“有壹陣子我們很害怕氣候變化,”他說。“無論妳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威脅都是真切的。但是妳必須從中尋找機會。壹定要保持氣定神閑。”

過去幾十年壹直能看到悲觀的預言,並且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這些警告將成爲現實,但我們仍然看不到同仇敵忾的迹象,人類不願意團結起來,采取必要的措施來抑製全球氣溫的上升。在2019年的書《巫師與先知》中,科學作家查爾斯·C·曼談到壹場持續多年的爭論,爭論的壹方認爲,人類要想生存下去,必須首先承認大自然是有極限的,而另壹方認爲人類可以通過重塑自然來求生。不管是否出於有意,我們現在把籌碼放在了第二個籃子裏。

在最近的壹次國際氣候變化大會上,各國領導人聚在格拉斯哥,做了不少沉重的演講,但沒給出什麽重大的承諾——至少跟我們所面對的挑戰比起來是不夠分量的。如果人類能成功抑製氣候變化,或頂住它造成的衝擊,那麽我們應該是靠着創新,而不是靠克製自己。

對丘吉爾鎮來說,創新是唯壹合理的路線。壹個鎮子能怎麽防止這樣的變化呢?然而同樣確定的是,全球變暖應該會繼續下去,因爲即使在那些面臨最嚴峻威脅的地方,比如丘吉爾鎮,人們也不見得相信最糟糕的情況會出現,並且會認爲我們可以適應,對機遇的認識要比危險更清晰,這些都隻是人之常情。

2014年,壹位來自安大略省南部的加拿大醫生去了丘吉爾鎮,拍下了壹張呈現氣候變化的照片。壹隻赤狐嘴裏叼着壹隻北極狐,後者身形較小,雪白的毛上沾滿了血迹。

氣候變暖正在危及北極物種,部分是因爲它導緻赤狐、狼、棕熊以及許多較小的物種向北遷移。馬尼托巴大學教授戴維·巴伯說,在哈德遜灣的生態係統中,“我們沒有發現任何不變的東西,”同時在丘吉爾海洋天文台以科學總監的身份研究氣候變化的巴伯說。“從病毒、細菌到鯨魚,壹切都在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

這其中也包括當地的著名物種:Ursus maritimus,北極熊。

這種大白熊的生活節奏與它們南方表親不壹緻。在冬天,它們不是睡覺,而是在冰凍的海灣表面漫步,尋找環斑海豹。夏天,當冰融化時,它們就在岸上休息。每年這個時候,數百隻北極熊會聚集在丘吉爾鎮週圍,等待冰的形成。

當北極熊在陸地上時,丘吉爾鎮的人們在街角轉彎都會小心翼翼。他們避免在夜間獨自行走。他們像保護財物壹樣小心翼翼地保護着自己的垃圾。每個人都有和北極熊親密接觸的故事。74歲的約瑟夫·米歇爾·布德羅告訴我,有壹天早上,他犯了壹個錯誤,煎培根時沒有打開爐竈上的通風口。壹隻熊把爪子伸進前窗。布德羅從後門溜走了。

然而,這些熊不僅僅是惹麻煩的東西。它們也是當地經濟的支柱。“大白熊旅遊”、“懶熊探險”以及其他有類似名字的公司,每年都會接待大量湧入的富有遊客,公司會用大巴把他們拉到北極熊聚集的海岸線上。鎮上關於北極熊的警告給這樣的體驗增加了壹點刺激性。

丘吉爾鎮上到處都是熊皮,但在近來,人們竭儘全力讓這些動物活下來。行爲惡劣的熊過去會遭到射殺。如今它們會被困在“熊監獄”裏——壹個有加固牢房的機場飛機庫——最終被空運到北邊70公裏的地方,那裏的人更少。

由於今年海冰形成時間較晚,融化時間較早,北極熊在丘吉爾鎮附近的時間越來越多,這也是全球變暖的壹個直接影響。在陸地上,北極熊每天減重約1公斤。隨着冰期縮短,北極熊們面臨着雙重痛苦:更短的捕獵時間和更長的斷食時間。根據加拿大政府科學家尼克·倫恩的說法,1980年至2019年期間,丘吉爾地區懷孕北極熊的平均體重下降了15%。新生幼崽的數量在下降。從1987年到2016年,哈德遜灣西部的北極熊數量下降了30%,壹些專家認爲,北極熊的狀況已經岌岌可危。

壹些熊可能會向北遷移,從而至少在壹段時間內存活下來。但研究和倡導組織“北極熊國際”的科學家2020年進行的壹項研究顯示,在未來幾十年裏,如果溫室氣體排放繼續以目前的速度增加,哈德遜灣地區的北極熊將會不可避免地消失。該公司首席科學家史蒂芬·阿姆斯特拉普表示,現在還不算太晚。“我相信,將全球氣溫上升控製在2攝氏度以內,可以保護北極熊在目前活動範圍內的部分活動,”他說。這是各國在2015年巴黎氣候會議上設定的目標。但是,各國作出的承諾不足以實現這壹目標。科學家估計,到本世紀末,全球氣溫將比工業化前的標準上升大約3攝氏度。

在丘吉爾鎮,人們對於北極熊並沒有太多感傷。當北極熊隨處可見時,很難爲失去它們而哀悼。事實上,許多當地人說,近年來,北極熊變得更大膽,更頻繁地出現,這可能是因爲它們更加饑餓。

此外,對於大多數城鎮居民來說,北極熊並沒有帶來繁榮。旅遊業是當地最大的雇主,僅次於政府。沒有北極熊,“我們就賺不到錢,”懶熊旅館的廚師卡琳·斯賓塞說。但它是壹個薄弱的經濟引擎,提供的工作機會大多爲工資微薄的兼職。失業很普遍,尤其是在原住民社區。壹半以上的住房由政府補貼。

29歲的洛裏安·西瓦納托克是丘吉爾高中她那個班上爲數不多讀到畢業的學生之壹,但這還不足以在丘吉爾鎮謀生。她南遷搬到了溫尼伯,仍然經常回來探望家人。她說:“感覺情況越來越糟,我根本不想去想它。”她是因紐特人,他們的冬天十分漫長,海面會結冰,但她對失去這樣的生活方式並不感惋惜。她說,對她來說,重要的是丘吉爾鎮能否成爲壹個更適宜人們居住的地方。

在19世紀後期,由於不堪忍受漫長的大西洋海運線路,加拿大西部平原上種植谷物的農民將目光投向了加拿大的北部海洋。

曼尼托巴省政府決定在丘吉爾鎮這個古毛皮貿易站建造壹座糧食港口,坐落在壹條沿哈德遜灣邊緣延伸約10英裏的狹窄花崗岩山脊上。山脊的西端是丘吉爾河的河口,這是壹個天然的避風港,且深度足以容納貨船。因爲地球是圓的,從丘吉爾途經歐洲運送谷物的路線比從大平原路經東海岸要短。當新的鐵路和港口於1931年開通時,當地人吹噓說,從這裏到利物浦的行程,比從蒙特利爾出發還要短。

在丘吉爾鎮,從8月初持續到10月初的無冰航運季節短暫而忙碌。1974年,丘吉爾鎮出口了54.43萬噸大麥——約占當年加拿大出口大麥的五分之壹。

冷戰期間,加拿大和美國政府還在丘吉爾鎮週圍建造了壹些軍事設施,包括壹個機場和壹個火箭發射場。人口最多的時候約爲5000人,其中包括居住在這些基地的人。

冷戰結束了,農產企業的興起將航運集中在加拿大最大的港口,導緻丘吉爾的兩個經濟引擎逐漸停轉,人口流失。1997年,壹位名叫帕特·布羅的美國鐵路企業家說服加拿大政府,將港口的所有權以10加元的象征性價格轉讓給他的公司Omnitrax。他說,隨着全球變暖延長了北方航運季節,並開辟了新航線——比如連接丘吉爾鎮和俄羅斯北極港口的極地航線——丘吉爾鎮正處於新時代的風口浪尖。

根據曼尼托巴大學的壹項研究,從1980年到2014年,哈德遜灣的無冰天數每年平均增加約1.14天。不僅如此,變化還在加速。海冰的融化就像森林的砍伐:它消除了壹個屏障,使太陽直接照射到表面,導緻更快的升溫。壹些氣候模型預測,船舶最早可以在2030年全年在哈德遜灣航行。餘留的海冰將不再構成危險。

加拿大接受了布羅的願景,同意斥資2500萬美元疏浚丘吉爾鎮的港口。“如果全球變暖有積極的壹面,這就是它積極的壹面,”2005年時任曼尼托巴省交通部長羅恩·勒米厄(Ron Lemieux)說。

起初這個想法似乎是行得通的。丘吉爾鎮每年都能用糧食裝滿約20艘船。2006年曾有壹艘遊輪到訪此地。次年,壹個加拿大農民合作社安排通過丘吉爾港口進口壹船俄羅斯肥料,在標準成本上節省了約10%。

但糧食運輸依賴政府補貼,沒有進行其他嘗試。當補貼於2016年終止時,Omnitrax關閉了糧食碼頭並解雇了大部分工人。

2017年5月,壹個大雪紛飛的冬天過後,融化的雪水引發洪水,衝垮了當地十多條鐵路線。Omnitrax很快宣布退出。該公司將投資失敗歸咎於氣候變化,但這筆投資正是因對氣候變化的預期而做出的。

“在這個氣候變化的時代,要解決問題——好了,它已經解決了,但妳不能指望解決方案能壹勞永逸,”Omnitrax聘請爲顧問的鐵路工程師羅恩·米切爾在壹次解釋這壹決定的簡報會上說。“情況正在不斷變化,我們無法捕捉、改變或治理。”

丘吉爾鎮與加拿大其他地區少有聯絡。該鎮無法通過公路到達。最近的高速公路在向南約400公裏處。

即使在最好的年代,這也是壹種遠離塵世的生活。西瓦納托克記得,第壹次訪問曼尼托巴南部時自己還是個孩子,她驚訝地發現薯片有不同的口味和顔色。在鐵路被衝毀後的18個月裏,壹座脆弱且昂貴的空中橋梁是丘吉爾鎮與外界聯係的主要紐帶。壹桶四升裝牛奶的價格超過了10加元,幾乎翻了壹番。

許多人向南遷移,加劇了人口下降,該地區的人口數量已經不到其峰值的20%。

該鎮邀請來自溫尼伯的藝術家在廢棄的建築物上繪製壁畫。

從貿易站到糧食港,再到冷戰時期的駐軍小鎮,再到生態旅遊勝地,丘吉爾鎮壹直在適應變化的角色。鎮長斯彭斯說,他們還需要再次適應。2018年,加拿大政府斥資7400萬美元收購了港口和鐵路線,然後將它們轉讓給了壹個當地社區和原住民部落的合作社。政府正在投入更多資金來加強鐵路線。斯彭斯說,谷物運輸應該會在明年再次開始流經該港口。

這壹願景得到了壹些加拿大政界權勢人物的支持,他們將北極的經濟發展視爲國家未來的關鍵部分。丘吉爾擁有足夠的住房、供水和下水道容量,可容納3500人——大約是目前人口的四倍。鎮上有壹個大型社區中心,包括醫院、精心設計的運動設施和當地公立學校,以及電影院和其他文化設施。該鎮有壹條鐵路、壹個海港和壹個機場,是爲滿足更大社區的需要而建造的。隨着氣候變化,人們向北遷移似乎是不可避免的。遷移到這裏不是正好嗎?

該鎮還在努力尋找北極熊的替代品。佩妮·羅林斯和丈夫基思於1970年代從努納武特搬到丘吉爾鎮,開設了北極貿易公司,他們雇用原住民製作鹿皮鞋、皂石雕刻品和其他傳統手工藝品。她對未來的希望是人們會來看北極光——這是壹種自然奇觀,具有不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優勢。羅林斯說:“這是我們可以依靠的東西。”

戴維·戴利提供雪橇犬拉車觀光服務,他投資買了帶輪子的推車——有點像旱冰鞋,雖然輪子要大得多——這樣壹來,即使沒有足夠的雪以滑動雪橇車,他仍可以提供觀光服務。

當地旅行社希望人們春天來丘吉爾鎮觀鳥,夏天來河口看幼年白鯨。

但與過去的氣候變化導緻的破壞不同,如今氣候變化顛覆的不僅僅是丘吉爾鎮的經濟。它正在撕裂這座城市,是真的在撕裂。延遲的冬季增加了風暴的強度,風暴從開闊的水域中汲取力量。埃爾西·希斯卡在海灣擁有壹座夏季小屋,她說她現在必須在秋天用螺絲固定百葉窗。那裏曾經幾乎沒有雷暴,因此鎮上的電力線是在沒有標準保護的情況下建造的。現在,閃電經常導緻斷電。

變暖的天氣也在融化永久凍土,損害建築地基,破壞城鎮的供水和下水道。

這些問題可以用錢解決,但還有壹個更根本的問題,這個問題關乎丘吉爾鎮的未來。如果該鎮能夠成功地恢複港口的生機,那麽曾在這個地方繁衍生息的許多物種很可能已經消失了,隻剩它們的名字、照片和其他紀念物。正如戶外運動者羅伯特·麥克法蘭在他的《地下世界》壹書中所寫,“我們的現代物種曆史是壹種榨取,毫無悔改地加速進行着,同時用壹些小規模保護運動和挽歌做壹些補償。”

人們常說,我們不是在摧毀地球;我們正在摧毀我們在地球上生存的能力。但是,如果我們隻是在破壞其他人在地球上的生存能力呢?如果丘吉爾鎮成爲壹個繁榮的港口城市,促進小麥和礦物在世界各地的分配,而北極的所有獨特和特別之處都在這個過程中被抹去,那會怎樣?

這還算是勝利嗎?我們的後代會認爲這樣就夠了嗎?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澳门娱乐大亨周焯华“洗米华”出事 中国突发逮捕令 已潜逃
  2. 美国黑色星期五网购销售首次下滑 实体店顾客大幅回升
  3. 英国伦敦唐人街华人两派人士集会演变成流血冲突 港人被驱赶
  4. 习近平或赴王岐山后尘 中共政坛氛围对习总不利 精英不服
  5. 习近平第三个任期前要除掉这两个人 王岐山危险 朱镕基不满
  6. 习近平的乡党赵乐际将接替汪洋 汪洋可能接李克强班或退休
  7. 习近平大言不惭 用“寻求和平”的态度掩饰穷兵黩武的真相
  8. 薄熙来谷开来或获准“出狱奔丧” 亲人逝世 习近平会网开一面?
  9. 中国宣传大军辜负了习近平的期望 彭帅事件暴露叙事错误
  10. 中国阶级流动停滞挑战中共政权 习近平被迫搞“共同富裕”
  11. 特斯拉斥资10亿美元建德州超级工厂 力拼在今年年底完工
  12. 江泽民向习近平逼宫“武统台湾” 从习手里要军权 内斗紧张

相關文章

  1. 朝鲜前特种兵朱贤健越狱42天后被捕 男子长得像3天被抓5次
  2. 史上最狂辞职信曝光 美国社交媒体上爆红 终于说出员工心声
  3. 汪小菲曾因为政治立场被“黑人”陈建州按在地上暴打?汪道歉
  4. 网红因不雅视频被丈夫杀害藏尸冰柜 男方写信托母养孩子
  5. 休斯顿华裔女子惨死家中 刚买完巨额人寿保险 丈夫被识破
  6. 《时代革命》获第58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 献给有良知的港人
  7. 全美“接种率最高的5个州”新冠病例暴增 感恩节后或继续飙涨
  8. 习近平的“清零”政策重创经济 中国闭关锁国追求“自力更生”
  9. 邓演达遭蒋介石秘密处决 被孙中山认定“上台能让国民党更好”
  10. 坐拥千万粉丝的微博大V儿子跳楼自杀 发贴吐槽后被禁言
  11. 研究显示驾车者1小时内做这个动作26次 疫情期间要小心避免
  12. 中国几乎所有好医院前身都是教会医院 西方的功勋被抹杀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1129005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