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1日 星期叁
農曆辛醜年 十月廿七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美國著名學者:我們當初對中國太好 製造出競爭對手 自食其果


2021-11-16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來源:國際觀察

本文作者 約翰·米爾斯海默,芝加哥大學“溫得爾·哈裏森傑出貢獻”政治學教授、國際安全政策項目主任,美國國際關係的著名學者之壹,《紐約時報》、《新共和》、《大西洋月刊》的特約撰稿人。

這是壹個重大的選擇。叁十年前,冷戰結束,美國贏了。它當時是這個星球上唯壹的超級大國。掃視四界的威脅,美國的決策者似乎沒有什麽值得擔心的——尤其是中國,壹個十多年來壹直與美國共同對抗蘇聯的弱小國家。

但也有壹些不祥的迹象:中國的人口幾乎是美國的五倍,而且其領導人已經接受了經濟改革。人口規模和財富是軍事力量的主要組成部分,因此中國很有可能在未來幾十年內變得更加強大。由於壹個更強大的中國肯定會挑戰美國在亞洲乃至其他地區的地位,因此美國合乎邏輯的選擇應該是很明確的:減緩中國的崛起。

相反,美國鼓勵中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都被關於“自由主義必勝”和“大國衝突過時”的錯誤理論所迷惑,都奉行接觸政策,旨在幫助中國變得更加富裕。

華盛頓推動對華投資,歡迎中國加入全球貿易體係,認爲中國將成爲壹個愛好和平的“民主”國家和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中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當然,這些幻想從未實現。中國不但沒有在國內接受“自由價值觀”,沒有在國外接受現狀,反而在崛起時變得更加野心勃勃。接觸並沒有促進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和諧,反而未能阻止競爭,並加速了所謂“單極時刻”的結束。

今天,中美陷入壹場隻能稱爲“新冷戰”的激烈的安全競爭,涉及雙方關係的方方面面。與最初的冷戰相比,這種競爭對美國政策製定者的考驗更大,因爲中國很可能是比鼎盛時期的蘇聯更強大的競爭對手。而且,這場冷戰更有可能升溫。

這壹切都不足爲奇。中國正在按照現實主義的預測行事。誰能指責中國領導人謀求主導亞洲,並成爲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當然不是美國,它追求類似的進程,崛起成爲本地區的霸主,並最終成爲世界上最安全和最有影響力的國家。

今天,美國的行爲也正如現實主義邏輯所預測的那樣。長期以來,它反對其他地區霸權的出現,將中國的野心視爲直接威脅,並決心遏製中國的持續崛起。不可避免的結果是競爭和衝突。這就是大國政治的悲劇。

然而,本可以改變的是中國崛起的速度和程度。如果美國決策者在單極時期考慮均勢政治,他們會試圖減緩中國的增長並最大限度地擴大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實力差距。但壹旦中國富裕起來,美中“冷戰”就不可避免了。

“接觸”可能是任何國家在近代曆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戰略失誤:壹個大國積極促進同等的競爭對手崛起,妳找不到可以相提並論的例子。現在要再去做很多事情來改變,已經太晚了。

現實主義的基本知識

1960年代中蘇分裂後不久,美國領導人明智地將中國融入西方秩序並幫助其經濟增長,認爲壹個更強大的中國將能夠更好地幫助遏製蘇聯。但隨後冷戰結束,提出了壹個問題:既然不再需要盯着莫斯科,美國決策者應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

該國的人均GDP是美國的75分之壹。但鑒於中國的人口優勢,如果其經濟在未來幾十年快速增長,它可能會在純粹的經濟實力上超過美國。簡而言之,日益富裕的中國對全球力量平衡的影響是巨大的。

從現實主義的角度來看,中國作爲經濟巨人的前景是壹場噩夢。這不僅意味着單極的終結;壹個富裕的中國肯定也會建立強大的軍隊,因爲人口衆多的富裕國家總是將其經濟實力轉化爲軍事實力。中國幾乎肯定會利用這支軍隊在亞洲謀求霸權,並將力量投射到世界其他地區。壹旦這樣做,美國將別無選擇,隻能遏製(如果不是試圖削弱)中國的力量,從而引發危險的安全競爭。

爲什麽大國注定要競爭?首先,沒有更高的權威來裁決國家之間的爭端或在受到威脅時保護它們。此外,任何國家都無法確定對手——尤其是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對手——不會攻擊它。競爭對手的意圖很難預測。

各國認爲在無政府世界中生存的最佳方式是成爲最強大的參與者,這在實踐中意味着成爲自己地區的霸主,並確保沒有其他大國主導該地區。

這種現實主義邏輯從壹開始就影響了美國的外交政策。早期的總統及繼任者們努力使美國成爲西半球最強大的國家。在二十世紀初取得地區霸權後,美國在阻止四個強國稱霸亞洲或歐洲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它幫助在壹戰中擊敗了德意志第二帝國,在二戰中擊敗了日本帝國和納粹德國,並在冷戰期間遏製了蘇聯。

美國對這些潛在的霸主憂心忡忡,不僅因爲它們可能變得強大到足以涉入西半球,還因爲這將使華盛頓更難在全球範圍內投射力量。

中國正在按照同樣的現實主義邏輯行事,實際上是在模仿美國。它想成爲其後院最強大的國家,並最終成爲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它希望建立壹支藍水海軍,以保護其從波斯灣獲取石油的路徑。它希望成爲先進技術的領先生產商。它想建立壹個對它的利益更有利的國際秩序。壹個強大的中國放棄追求這些目標的機會是愚蠢的。

大多數美國人不承認北京和華盛頓遵循相同的劇本,因爲他們認爲美國是壹個崇高的“民主”國家,與中國等國家的行爲不同。但這不是國際政治的運作方式。

所有大國,無論是否“民主”,都別無選擇,隻能在根本上是零和遊戲中爭奪權力。這壹迫切需要在冷戰期間激勵了兩個超級大國。它激勵着今天的中國,即使它是壹個“民主”國家,也會如此。這也激勵了美國領導人,使他們決心遏製中國。

即使有人拒絕這種強調結構性力量推動大國競爭的現實主義說法,美國領導人仍然應該認識到,在所有國家中,將中國變成大國是壹種會招來麻煩的做法。

畢竟,它長期以來壹直尋求以對自己有利的條件解決與印度的邊界爭端,並在東亞懷有廣泛的“修正主義”目標。中國政策製定者壹直表示希望解決台灣問題,從日本收回釣魚島(日本稱爲尖閣列島),並控製南海大部分地區——這些目標注定會遭到中國鄰國的猛烈抵製,更不用說美國了。中國壹直有“修正主義”的目標;錯誤在於,讓它變得強大到足以針對這些目標采取行動。

未選擇的道路

如果美國政策製定者接受現實主義的邏輯,他們本可以采取壹套直接的政策來減緩中國的經濟增長,並保持中美之間的貧富差距。1990年代初期,中國經濟極不發達,未來的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進入美國市場,獲得美國的技術和資本。作爲當時的經濟和政治巨人,美國處於阻礙中國崛起的理想位置。

從1980年開始,美國總統授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地位,這壹稱號賦予中國最好的對美貿易條件。這種偏袒本應隨着冷戰而結束,取而代之的是,美國領導人本應通過談判達成壹項新的雙邊貿易協定,對中國施加更嚴厲的條款。即使協議對美國不利,他們也應該這樣做;鑒於中國經濟規模較小,它受到的打擊將比美國經濟大得多。

相反,美國總統不明智地每年都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2000年,美國將這壹地位永久化,使錯誤進壹步加重,這顯著降低了華盛頓對北京的影響力。第二年,美國再次失誤,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隨着全球市場的開放,中國企業擴張,產品更具競爭力,中國變得更加強大。

除了限製中國進入國際貿易體係,美國還應該嚴格控製美國尖端技術的出口。出口管製在1990年代和後壹個十年的初期會尤其有效,當時中國公司主要是複製西方技術,而不是自己創新;拒絕中國獲得航空航天和電子等領域的先進技術幾乎肯定會減緩其經濟發展。

但華盛頓讓技術不受限製地流動,允許中國挑戰美國在關鍵創新領域的主導地位。美國政策製定者也犯了降低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壁壘的錯誤,在1990年投資規模還很小,但在接下來的30年裏迅速增長。

如果美國在貿易和投資上采取強硬態度,中國肯定會轉向其他國家尋求幫助。但它在1990年代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美國不僅生產了世界上大部分最尖端的技術,而且還擁有多種手段——包括製裁和安全保障——它本可以用來說服其他國家對中國采取更強硬的立場。作爲限製中國在全球貿易中作用的努力的壹部分,華盛頓本可以集結日本和台灣地區等盟友,提醒他們強大的中國將對其構成生存威脅。

鑒於其市場改革和潛在的大國力量,儘管美國采取這些政策中國仍會崛起,但它會在更晚的時候成爲壹個強國。而當這壹幕實現時,它仍將明顯弱於美國,因此無法謀求地區霸權。

因爲在國際政治中,相對而非絕對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現實主義的邏輯表明,美國決策者應該將減緩中國經濟增長的努力,與維持(最好是加強)對中國的領先地位結合起來。

美國政府本可以在研發上投入巨資,爲保持美國掌握尖端技術所需的不懈創新提供資金。它本可以積極阻止製造商轉移到海外,以加強美國的製造業基礎並保護其經濟免受脆弱的全球供應鏈的影響。但這些謹慎的措施都沒有被采納。

美國的幻想

鑒於1990年代華盛頓建製派普遍存在的“自由主義必勝”的觀念,現實主義思想幾乎不可能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相反,美國政策製定者認爲,通過傳播“民主”,促進開放的國際經濟,以及加強國際機構,可以最大限度地促進全球和平與繁榮。

這種邏輯應用於中國時,定下了壹種接觸政策,即美國將中國融入全球經濟,希望它變得更加繁榮。最終,人們認爲,中國甚至會成長爲尊重權利的“民主”國家和負責任的全球行動者。與擔心中國經濟增長的現實主義不同,“接觸”政策樂見中國增長。

對於這樣壹個冒險的“接觸”政策,支持的廣度和深度是超乎尋常的,跨越了四屆政府。美國總統喬治·H·W·布什甚至在冷戰結束之前就緻力於與中國接觸。在政治風波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布什辯稱,美中“商業往來(已)在本質上導緻了更多的對自由的追求”,並且經濟激勵使民主化“不可阻擋” 。兩年後,當他因更新中國最惠國地位而受到批評時,他爲接觸政策辯護,聲稱這將“有助於爲民主變革創造氛圍”。

比爾·克林頓批評布什在1992年總統競選期間“溺愛”中國,並在進入白宮後試圖對北京采取強硬態度。但他很快改變了方向,在1994年宣布美國應該“加強和擴大與中國的接觸”,這將有助於中國“發展成爲壹個負責任的大國,不僅在經濟上不斷發展,而且在政治上不斷成熟,以便保護人權”。

克林頓率先說服國會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爲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奠定了基礎。 “如果妳相信中國人民會有更大的開放和自由,”他在2000年堅持說,“妳應該支持這個協議。”

喬治·W·布什也支持將中國帶入全球經濟圈,作爲總統候選人承諾“與中國的貿易將促進自由”。在上任的第壹年,他簽署了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地位的公告,並爲引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邁出了最後壹步。

奧巴馬政府更是如此。“自從我擔任總統以來,我的目標壹直是以建設性的方式與中國接觸,管理我們的分歧並最大限度地擴大合作機會,”奧巴馬在2015年表示,“而且我壹再說過,我相信中國的發展符合美國的利益。”

有人可能認爲,時任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2011年公布的“轉向亞洲”政策代表着從接觸向遏製的轉變,但這是錯誤的。她是壹位堅定的接觸支持者,她在《外交政策》上的文章爲“轉向亞洲”給出了些理由,其中充滿了關於開放市場優點的自由主義言論。“繁榮的中國對美國有利。”她寫道。此外,除了在澳大利亞部署2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外,沒有采取任何有意義的步驟來實施嚴肅的遏製戰略。

美國商界也廣泛支持接觸政策,他們將中國視爲製造基地和巨大的市場,擁有超過10億的潛在客戶。美國商會、商業圓桌會議和全國製造商協會等貿易團體進行了時任美國商會主席托馬斯·多諾霍(Thomas Donohue)所說的“不間斷遊說閃電戰”,以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

媒體的領軍人物也接受了接觸政策,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編輯委員會。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寫道:“隨着時間的流逝,如果沒有其他機構、組織的參與——從有效的證券和交易委員會到獲得法治支持的自由和負責任的媒體,中國領導人根本無法控製和監管其蓬勃發展的自由市場,或者防止小人物受騙後參與反政府暴動。而這些機構是和自由市場天然在壹起(電視劇)的。”

接觸政策在學術界同樣受歡迎。很少有中國專家或國際關係學者質疑,幫助北京變得更強大是否。要觀察外交政策機構對接觸的壓倒性支持,最佳指標也許是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和亨利·基辛格。他們分別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冷戰時期最傑出的鷹派人物,但都支持該戰略。

接觸政策的捍衛者辯稱,他們的政策有失敗的可能性。克林頓在2000年承認:“我們不知道它會走向何方。”喬治·W·布什同年說:“沒有任何保證。”然而,像這樣的懷疑很少見。

更重要的是,沒有壹個接觸支持者預見到失敗的影響。他們相信,如果中國拒絕“民主”化,那隻會是壹個能力較弱的國家。沒有民主化卻變得更強大的前景似乎並未出現在他們的計算中。此外,他們認爲現實主義政治是舊思想。

壹些接觸支持者現在認爲,美國是兩面下注,在與中國的友誼沒有蓬勃發展的情況下,同時尋求遏製和接觸。克林頓政府期間曾在五角大樓任職的約瑟夫·奈在2018年這樣寫道:“隻是爲了安全,我們製定了保險的政策,以免接觸政策賭輸了。”這與美國決策者經常表示他們沒有遏製中國的說法不符。例如,1997年,克林頓將他的政策描述爲“不是遏製和衝突”而是“合作”。但即使美國決策者悄悄遏製中國,接觸也會破壞他們的努力,因爲這項政策最終將全球力量平衡轉向了有利於中國的壹方。創造壹個同等級別的競爭對手與遏製很難保持壹緻。

失敗的實驗

沒有人可以說,接觸政策未得到足夠多的發揮作用的機會,也沒有人可以說中國之所以成爲威脅是因爲美國未給其提供足夠的空間。隨着歲月的流逝,很明顯,接觸政策是失敗的。

中國經曆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增長,但並沒有變成“自由民主”國家或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相反,中國將自由主義價值觀視爲對其國家穩定的威脅,並且正如新興大國通常所做的那樣,正在推行越來越激進的外交政策。

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接觸政策是壹個巨大的戰略錯誤。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和伊利·拉特納(Ely Ratner)是兩位承認接觸政策失敗的前奧巴馬政府官員,現在正在拜登政府任職,正如他們在2018年所寫的:“華盛頓現在面臨着現代曆史上最具活力和最強大的競爭對手。”

奧巴馬在擔任總統期間誓言對北京采取更強硬的立場,對其海洋主張提出異議,並在世貿組織內對其提起訴訟,但這些半心半意的努力收效甚微。直到2017年,政策才真正改變。唐納德·川普成爲美國總統後,他迅速放棄了前四屆政府所采用的接觸戰略,轉而尋求遏製。

正如當年發布的壹份白宮戰略文件所解釋的那樣,大國競爭捲土重來,中國現在尋求“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力和利益,企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川普決心阻止中國取得成功,於2018年發起貿易戰,試圖削弱威脅美國技術主導地位的科技巨頭華爲和其他中國企業。他的政府還與台灣地區建立了更密切的關係,並挑戰了北京在南海的主張。第二次冷戰正在進行中。

考慮到拜登在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和在奧巴馬政府裏擔任副總統時,曾堅定地支持接觸政策,有人可能會預期他放棄遏製,恢複接觸。事實上,作爲總統,他已經接受了遏製政策,並且和他的前任壹樣對中國的態度強硬,在上任後不久就承諾與中國進行“極端競爭”。

國會也是如此。6月,參議院在兩黨的支持下通過了《美國創新與競爭法》。該法案將中國稱爲“美國外交政策面臨的最大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挑戰”。美國公衆似乎也認同這壹觀點:2020年皮尤研究中心的壹項民意調查發現,十分之九的美國人認爲中國的實力是壹種威脅。美中新的競爭不會很快結束。事實上,無論誰入主白宮,這種情況都有可能加劇。

熱戰的危險

接觸政策剩餘的捍衛者,現在將美中關係的螺旋式下降歸咎於那些壹心想要製造美蘇式對抗的個人——前小布什政府官員羅伯特·佐利克把他們叫作“新冷戰鬥士”,壹切都是他們個人行爲的結果。

在接觸支持者看來,進壹步經濟合作的動機大於大國競爭的需要。共同利益勝過利益衝突。遺憾的是,接觸政策的支持者徒勞無功。第二次冷戰已經來了,當人們比較兩次冷戰時,很明顯,美中對抗比美蘇對抗更有可能導緻壹場熱戰。

兩種衝突之間的第壹個對比點關乎能力。就潛在實力而言,中國已經比蘇聯更接近美國。1970年代中期,在其國力鼎盛時期,蘇聯對美國的人口優勢很小(不到1.2比1);以國民生產總值作爲粗略的財富指標,幾乎是美國的60%。相比之下,中國現在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財富是美國的70%左右。如果中國經濟繼續以每年約5%的驚人速度增長,它最終將擁有比美國更大的潛在力量。

據預測,到2050年,中國將擁有大約3.7比1的人口優勢。如果中國在2050年人均GDP達到美國的壹半——大緻相當於今天的韓國,那麽中國的富裕程度將是美國的1.8倍。如果它做得更好,到那時達到美國人均GDP的五分之叁——大緻相當於今天的日本,它將是美國的2.3倍。憑借所有這些潛在的力量,北京可以建立壹支比美國強大得多的軍隊,美軍還不得不從6000英裏外來與中國軍隊比拼。

蘇聯不僅是比美國窮;即使在冷戰高峰期,它也仍然在試圖從納粹德國造成的可怕破壞中恢複。二戰期間,這個國家失去了2400萬公民,更不用說7萬多座城鎮和村莊、3.2萬家工業企業和4萬英裏的鐵路。它沒有能力與美國作戰。相比之下,中國上壹次打仗是在1979年(對越南),並在隨後的幾十年中成爲經濟巨頭。

對蘇聯國家力量的另壹個拖累,就中國而言基本上是不存在的:麻煩的盟友。在整個冷戰期間,蘇聯在東歐保持着龐大的軍事存在,並深入參與了該地區幾乎每個國家的政治。它不得不與東德、波蘭、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叛亂作鬥爭。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經常挑戰莫斯科的經濟和安全政策。蘇聯人也忙於與中國打交道,後者在冷戰中途改變了立場。

這些盟友讓莫斯科頭疼,它使蘇聯領導人分心,不能集中精力應對主要對手——美國。當代中國幾乎沒有盟友,除了在朝鮮問題上,中國與朋友的聯係遠不如蘇聯與他們的朋友那麽緊密。總之,北京在國際上有更大的靈活性。

意識形態動機呢?與蘇聯壹樣,中國名義上由共產主義政府領導。但正如冷戰期間的美國人錯誤地將莫斯科主要視爲共產主義威脅,正決心在全球傳播其“邪惡”的意識形態壹樣,今天將中國描繪成意識形態威脅也是錯誤的。

蘇聯的外交政策隻受到共產主義思想邊緣性的影響。約瑟夫·斯大林是壹個鐵杆現實主義者,他的繼任者也是如此。美國人倒應該希望中國是“共產主義”的;那麽它的經濟就會沉睡下去。

但中國確實存在壹種“主義”,壹種可能會加劇其與美國競爭的“主義”:民族主義。通常作爲世界上最強大的政治意識形態,民族主義在蘇聯的影響有限,因爲它與共產主義相悖。然而,自1990年代初以來,中國民族主義壹直在蓄勢待發。

中國強調“百年國恥”,這使其民族主義特別危險。那壹時期始於第壹次鴉片戰爭,此後,中國成爲大國的犧牲品,尤其是日本,但在中國的敘述中,美國也是加害者。這壹強有力的民族主義敘述的影響,在2012-2013年得以展現,當時中國和日本在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發生小規模衝突,引發了中國各地的反日抗議活動。未來幾年,東亞地區安全競爭的加劇必將提升中國對日本和美國的敵意,增加爆發熱戰的可能性。

中國的地區野心也增加了戰爭的可能性。忙於從二戰中恢複並管理東歐帝國的蘇聯領導人基本上滿足於歐洲大陸當時的局面。相比之下,中國堅定地緻力於東亞的擴張議程。儘管中國的主要目標對其來說當然具有戰略價值,但它們也被視爲神聖領土,這意味着它們的命運與中國民族主義息息相關。台灣地區尤其如此:中國人對該島有壹種情感依戀,這是蘇聯人對柏林從未有過的感覺,如果讓華盛頓承諾捍衛它,會使戰爭風險變大。

最後,新冷戰的地理環境比舊冷戰更容易發生戰爭。儘管美蘇對抗的範圍是全球性的,但其重心是歐洲的鐵幕,雙方都擁有配備數千枚核武器的龐大陸軍和空軍。歐洲發生超級大國戰爭的可能性很小,因爲雙方的決策者都了解核升級的可怕風險。沒有壹個領導人願意引發壹場可能會摧毀他自己國家的衝突。

在亞洲,沒有像鐵幕那樣清晰的分界線來錨定。相反,有壹些潛在的衝突是有限的,並且會涉及常規武器,這使得戰爭成爲可考慮的選項。它們包括爭奪對台灣、南海、釣魚島以及中國與波斯灣之間的海上航線的控製權。這些衝突將主要發生在敵對的空中和海上力量之間,在開闊水域進行;在爭奪島嶼控製權的情況下,小規模的地面部隊可能會參與其中。即使是可能讓中國投入兩棲部隊的台灣地區爭奪戰,也不會涉及龐大的核武裝的相互碰撞。

這並不是說這些有限的戰爭情景是可能的,但它們比假設北約和華沙條約組織之間的大規模戰爭更合理。儘管如此,人們不能假設如果北京和華盛頓因台灣地區或南海而發生衝突,不會升級到核戰爭。

的確,如果壹方損失慘重,至少會考慮動用核武器來挽救局面。壹些決策者可能會得出結論,隻要襲擊發生在海上並且不影響中國和美國及其盟國的領土,就可以使用核武器而不會出現不可接受的升級風險。在新冷戰中不僅更有可能發生大國戰爭,而且核力量的使用也是如此。

美國製造的競爭對手

儘管人數減少了,但接觸政策的倡導者仍然存在,他們仍然認爲美國可以與中國找到共同點。直到2019年7月,100名中國觀察人士還簽署了壹封緻川普和國會議員的公開信,拒絕接受北京構成威脅的觀點。“許多中國官員和其他精英都知道,與西方采取溫和、務實和真正合作的方式符合中國的利益,”他們寫道,然後呼籲華盛頓“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合作,創造壹個更加開放和繁榮的世界,其中中國會獲得參與的機會”。

但大國就是不願意讓其他大國以犧牲自己爲代價而變得更強大。這種大國競爭背後的驅動力是結構性的,這意味着無法通過明智的決策來消除這個問題。唯壹可能改變潛在動態的,將是壹場阻止中國崛起的重大危機——考慮到該國長期以來的穩定性、能力和經濟增長,這種可能性似乎不太會實現。因此,壹場危險的安全競爭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充其量,可以通過避免戰爭來管理這種競爭。這將需要華盛頓在東亞維持強大的常規力量,以說服北京相信壹場武裝衝突最多隻能帶來得不償失的勝利。通過說服對手無法快速取得決定性勝利,從而阻止戰爭。

此外,美國決策者必須不斷提醒自己——以及中國領導人——戰時核升級的可能性始終存在。畢竟,核武器是終極威懾力量。

華盛頓還可以努力爲這種安全競爭製定明確的道路規則——例如,避免海上事故或其他意外軍事衝突的協議。如果每壹方都明白越過對方的紅線意味着什麽,戰爭的可能性就會降低。

這些措施隻能最大限度地減少美中日益激烈的競爭所固有的危險。但這是美國爲曾經無視現實主義邏輯、將中國變成決心在各個方面挑戰它的強國,而必須付出的代價。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澳门娱乐大亨周焯华“洗米华”出事 中国突发逮捕令 已潜逃
  2. 美国黑色星期五网购销售首次下滑 实体店顾客大幅回升
  3. “洗米华”被捕真正原因是帮高官洗钱 协助资金出逃 北京怒了
  4. 英国伦敦唐人街华人两派人士集会演变成流血冲突 港人被驱赶
  5. 习近平的乡党赵乐际将接替汪洋 汪洋可能接李克强班或退休
  6. 江泽民向习近平逼宫“武统台湾” 从习手里要军权 内斗紧张
  7. 全美“接种率最高的5个州”新冠病例暴增 感恩节后或继续飙涨
  8. 习近平不会处理张高丽 不会调查 中共将用“老手法”让彭帅低头
  9. 习近平政府担心经济下行情报被起底 屏蔽9成传播AIS讯号
  10. 与彭帅视频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是张高丽的人?两人握手照热传
  11. 习近平最近举动不是自信而是某种程度的自欺欺人 放手一搏
  12. 习近平的计划泡汤 中国最大半导体烂尾 紫光坑了一票银行

相關文章

  1. 纽约市首席女法医辞职 曾监督儿童性罪犯爱泼斯坦的尸检
  2. 国际局势紧张微妙 普京长远考虑同美国和好 中俄白各有盘算
  3. 为应对中国朝鲜挑战 美韩举行安全会谈 巩固双边军事同盟
  4. 中国根本上是敬畏实力和毅力的 向澳大利亚开战但最终妥协
  5. 习近平政府从官方到民间加强对台湾统战 但不懂台湾人需求
  6. 美国军方承认了!美中正在进行高超音速武器“军备竞赛”
  7. 习近平颁新政 强推普通话普及率 方言少数民族语言正凋零
  8. 共和党人正私下策划迫使政府停摆 切断拜登私企疫苗令资金
  9. 习近平出手 江泽民老家官场再“清洗” 江苏高官上任10天被查
  10. 中国外交秘密信函被曝光 威胁印尼停止南海的开采和军演
  11. 美国提的“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代表什么 习近平政府丢面子?
  12. 重磅!彭帅仍失踪 WTA宣布暂停在中国和香港的所有赛事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1 時刻新聞 TN2021120117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