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星期一 馬丁路德金日
農曆辛醜年 臘月十五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新冠溯源從自然來源論轉向實驗室洩露論 關鍵在武毒所


2022-01-03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月3日,據《法廣》報道,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將近兩年,給世界各地的民衆所造成的精神與物質損失已經難以以數字來衡量,而直到今天,新冠病毒的來源卻依然撲朔迷離。回顧剛剛過去的壹年,如果說國際學術界在追溯病毒來源方面取得了某些進展的話,那就是隨着病毒動物來源的證據的難以尋覓,原先被認爲是陰謀論的實驗室洩露論越來越獲得專家學者以及民間輿論的認可。

發生這壹轉變的標志性的事件是去年的5月14日,十八位國際科學家共同在權威雜志《科學》雜志上發表聯署公開信,呼籲對病毒溯源重新進行評估,認爲之前的溯源工作並未對病毒來自“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給予足夠的關注。參與連署的頂尖級病毒學家中就包括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緊密合作的美國科學家北卡羅來納大學病毒學家拉爾夫 巴裏克(Ralph Baric),巴裏克教授也因此而成爲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的目標。

公開信的另壹位簽名者爲病毒溯源方向的轉變作出了重大貢獻,她是32歲的亞裔加拿大學者曾昱嘉,她目前是美國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的布羅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博士後研究員,2020年的四月,她幾乎是孤身壹人,冒着被整個學術界側目而視的風險,勇敢地站出來公開對病毒的自然來源提出質疑,呼籲對病毒的實驗室來源的可能性展開全面深入的調查。壹年來,她不斷地搜集所有與病毒來源有關的信息,並且通過推特等社交媒體向公衆廣泛傳播,她的不懈努力使她的觀點越來越獲得專家學者們的認可,她終於獲得了其他17名頂尖級學者們的支持,在科學雜志上與她共同發表呼籲。

去年11月份,曾昱嘉(Alina Chan)和英國科學作家馬特·雷德利(Matt Ridley)共同發表新冠病毒溯源專著,標題是: 《病毒:尋找COVID-19的起源》。書中記錄了疫情爆發之後各界對新冠 病毒來源的調查工作,該書並未對病毒來源做出定論,而是羅列了所有有關病毒自然來源與實驗室來源的信息,讓讀者自作判斷。

曾昱嘉(Alina Chan)就她的新書接受了法廣的采訪,她在訪談中強調對她來說,病毒的溯源問題是壹個純科學的問題,她不明白壹個從純科學角度去尋找病毒源頭的科學家爲何會受到死亡威脅?她說,實驗室洩漏事故在全世界普遍發生,爲什麽新冠病毒就不可能來自實驗室 ?

至於爲何壹定要堅持追溯病毒來源?對她來說,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因爲隻有尋找到了病毒的根源,才能夠避免類似的大傳染病再度爆發。倘若病毒確實來自實驗室,那就更應該加強全世界各地的實驗室的安全管理,嚴格製定對壹些帶有壹定風險的研究的安全規則。

世衛組織曾經在去年二月派遣專家小組前往武漢調查病毒來源,該小組最後發表的調查報告稱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極小,不過,幾個月後,該小組的負責人又向媒體表示調查工作並未受到中國當局的足夠配合,調查結論的得出也受到北京的掌控。在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的再度呼籲之下,世衛組織在去年秋季再度組建新調查小組,不過,該小組的人員組成也遭到質疑,加拿大學者曾昱嘉就是其中之壹,她向法廣解釋了她之所以對新調查小組缺乏信任的原因,她尤其極度懷疑那些支持病毒來自冷凍食品的學者的真實動機。因爲她認爲類似的說法是完全沒有任何根據的無稽之談!我相信,提出類似的假設的動機與科學沒有任何關係,這完全是出於政治考量!

雖然,曾昱嘉的書中有想當壹部分的章節涉及實驗室洩露,書中介紹了全世界各地最近幾年來發生的實驗室事故,上個月在台灣P3實驗室發生的事故也再度坐實了實驗室洩露確實是壹個真實的存在。不過,該書從頭至尾並未對兩年前武漢可能發生過實驗室洩露提供確鑿的證據!有意思的是,上個月,武漢召開了壹個有關如何防止實驗室事故的國際學術討論會,這對許多懷疑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專家們來說,此舉無疑是此地無銀叁百量!必須指出的是,武漢實驗室冠狀病毒研究專家石正麗雖然在疫情爆發的第壹時間也曾經懷疑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但是,隨後她就壹再對此予以否認,否認實驗室曾經有工作人員感染病毒,並且對外作出了壹係列前後自相矛盾的聲明,無論是在對2012年雲南雲南墨江通關鎮蝙蝠洞礦工感染事件,還是對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Ratg13的基因編序敘述上都漏洞百出,諸如此類的現象使石正麗的同行們以及國際輿論越來越疑慮叢生,究竟是什麽原因迫使壹位在國際學術界享有聲譽的頂尖級的科學家不得不在衆目睽睽之下公然撒謊?莫非是由於難以承受數百萬生命的死亡之重!

從另壹個角度來看,即使石正麗的敘述漏洞百出,倘若武漢實驗室確實並沒有發生操作事故,那麽,石正麗團隊應該如何操作才能夠徹底解除外界的疑慮呢?

對此,曾昱嘉女士認爲武漢實驗室倘若要獲得外界的信任,必須首先公開自己的數據庫,讓外界了解實驗室正在進行的研究工作,以及實驗室內部儲藏的病毒的種類與數量,而這壹切,武漢實驗室都沒有做到。疫情爆發已經兩年多了,外界能夠明確地感受到他們正在掩蓋着什麽,這也是爲什麽實驗室洩露論的追隨者也越來越多。

確實,越來越多的學者懷疑武漢實驗室正在極力掩蓋真相,最近,美國公益組織美國有知情權組織通過司法手段獲得了與武漢病毒實驗室有合作關係的美國病毒研究機構的專家的電子郵件並且將這些郵件公諸於衆,事實上,多位與武漢合作緊密的病毒學專家從壹開始就對中國官方的版本提出質疑,並且在私底下互相探討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此外,民間病毒溯源組織DRASTIC等組織也通過各種途徑披露了壹些列鮮爲人知的信息,例如,武漢P4實驗室從建築工程壹開始就存在安全疑雲,再比如,中國不僅僅擁有壹家P4實驗室,而是擁有叁家等等。這壹切,都使外界對中國實驗室的信息透明疑慮重重!

最後,倘若,最終的調查結果是病毒確實來自武漢實驗室,那麽,應該如何追究武漢實驗室以及中國政府的責任?對此,曾昱嘉女士認爲即使病毒確實來自武漢實驗室,也不能夠僅僅由中國壹國來承擔責任,因爲,實驗室與北美,歐洲的組織學者都存在合作,類似的事故完全有可能在世界任何壹個地方的實驗室發生,當然她也承認,中國政府在事故發生後隱瞞真相這就又另當別論了。

以下是法廣對Alina Chan采訪的文字記錄:

法廣:首先,台灣“中央研究院”P3實驗室前研究助理不久前被確認在實驗室感染新冠病毒,造成感染事故的原因經調查被認爲是實驗室存在安全問題,您認爲這也可能是新冠疫情爆發的原因嗎?

Alina Chan:對,我認爲這是完全有可能的!

法廣:壹年前,您幾乎是隻身壹人站出來,質疑病毒的自然來源,當時,您曾經被戴上陰謀論者的帽子。今年五月,有17位頂尖級的學者與您壹同呼籲要對病毒的兩種來源展開調查。如何回顧這壹年來的經曆?

Alina Chan: 我當時並不是唯壹對病毒自然來源提出質疑的人,還有其他極少數勇敢的科學家也公開質疑病毒很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對我來說,這壹年來是壹個漫長的過程,壹直到許多著名的科學家在自然雜志上發表公開信,呼籲必須同時對病毒的自然與實驗室來源這兩種可能展開調查。

法廣: 上週美國有知情權在其網站發表了美國學者James Leduc 和Philip Russell之間的電郵交流,他們兩人其實都懷疑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而那是在2020年的四月,當時,無人膽敢公開提出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您怎麽解釋病毒實驗室來源的可能性何以會成爲禁題?

Alina Chan:這也是令我感到十分困惑的問題,爲什麽我們要到今天才看到這些記錄,證明頂尖級的科學家在疫情爆發的初期就已經懷疑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我當然不能夠猜想他們爲何不願意公開他們的觀點,但是我們今天有證據證明事實上他們當初就認爲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法廣:您的書最終還是沒有作出定論,確定病毒確實來自實驗室。倘若有壹天,您找到了病毒確實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那又會怎麽樣呢?

Alina Chan:我們尋找病毒來源的目的,首先是爲了避免類似的疫情再度爆發,無論病毒究竟是自然來源,還是實驗室來源;其次,是要給數千萬感染病毒以及數百萬因病毒而死去的人們以壹個交代;再就是要起到警示作用,以此告示全世界所有的國家,病毒的來源是可以調查清楚的,這樣才可以提高大家的警惕。

法廣:在疫情爆發的初期,武漢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與另外壹位學者就在SCRIBD網站發表壹份英文報告指出,鑒於武漢並沒有蝙蝠出沒,新冠病毒有可能來自武漢的某壹家病毒實驗所。不過,他們的文章發表不久就被刪除了。您在書中也提到他們的文章,那您和他們有接觸嗎?您試圖與他們聯係了嗎?

Alina Chan:沒有,當然沒有,我和中國國內的學者沒有任何聯係,不知道他們究竟能夠在多大程度上與外界聯係。不過,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在網上獲得許多來自中國的信息。

法廣:您對中國政府對病毒溯源問題的立場以及方式有何看法?您認爲在哪些方面可以改善?

Alina Chan:比如說,我們剛剛看到了台灣的P3病毒實驗室發生了工作人員感染事故,實驗室立即將工作人員隔離,並且通知了與感染者有接觸的朋友,家人,立即提高了實驗室的安全措施,台灣的例子展現了類似的事故發生後應該的處理方式,所以,事故發生後,應該立即采取上述措施。我們因此認爲有必要在全世界範圍內製定壹個實驗室安全規章,並且讓每個國家都簽署規章,這樣,壹旦爆發類似的大規模的傳染病,爆發地國家就有義務在很短的時間內在網絡公布所有有關病毒的數據,包括病毒是否有可能人傳人等等。

法廣: 您在書中談到武漢P4實驗室,是壹個中法合作的項目,您認爲實驗室存在安全問題嗎?

Alina Chan:我們知道的是,P4實驗室是壹個高安全規格的實驗室,但是,當初法國人因爲對實驗室工程的實施並不滿意而最終提出終止合作。其實,有關冠狀病毒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在武漢的P2實驗室進行的,而這裏的安全措施…… 可以說,這裏面的病毒是否會外洩隻是壹個時間的問題。

法廣:實驗室洩露看來是十分普遍的事故,您在您的書中有詳細的介紹。

Alina Chan:對,確實,實驗室洩露事故確實很頻繁,薩斯病毒就曾經多次從實驗室洩露,在中國大陸,和台灣都曾經發生過,甚至發生在P4實驗室。2003年台灣的壹名工作人員就感染了病毒,他原本準備從台灣到新加坡,也就是說會感染許許多多的人,好在到香港之後又返回了台灣,這個例子就說明了壹旦發生感染,必須從壹開始就追溯源頭,隻有這樣才能夠儘快地遏止病毒的蔓延,無論病毒是自由來源還是來自實驗室。

法廣: 您認爲在疫情爆發兩年多之後發現病毒源頭的機率還剩多少?現在是否已經太晚了?

Alina Chan:不,我並不認爲已經爲時太晚,我們可以參照壹些先例,比如說,1979年在前蘇聯莫斯科發生的炭疽病毒洩露事故,當時的信息完全被封鎖,壹直到前蘇聯垮台之後,才有人站出來向外界披露真相。今天的世界所有的信息都存有記錄,我相信壹定有人知道真相,在有可能的時候,會向外界披露。其實,在中國以外,比如說在美國也有許多蹤迹可循,比如說,病毒學家之間的電子郵件的交流以及其他與病毒有關的數據等等,我認爲這是壹個時間問題。我們必須隨時更新我們所知道的信息,並且公開分享。

法廣:您能夠簡單地說明壹下您認爲可以確定病毒來源的證據是什麽?武漢實驗室反復多次強調並未發生實驗室事故,那麽,他們應該怎麽做才能夠使外界相信他們說的是真的呢?

Alina Chan:無論病毒是來自自然還是來自實驗室都必須做實地調查,如果是調查動物來源,那就必須采集所有可能的動物的血樣樣本,檢測其中是否帶有新冠病毒,這個調查工作目前已經完成,但是,他們並沒有發現可能傳染病毒的動物中間宿主。如果病毒來自實驗室,那就應該核實實驗室的病毒樣本記錄,審查實驗室的安全規章的執行。武漢實驗室倘若要獲得外界的信任,必須首先公開自己的數據庫,讓外界了解實驗室正在進行的研究工作,以及實驗室內部儲藏的病毒的種類與數量,而這壹切,武漢實驗室都沒有做到。我們能夠明確地感受到他們正在掩蓋着什麽,因此,實驗室洩露論的追隨者也越來越多。

法廣:您對世衛組織最新成立的病毒溯源調查小組(SAGA)有何評論?您認爲新小組會比今年年初的調查小組更有效地展開調查工作嗎?

Alina Chan:我對新小組並不給予太大的期望,因爲他的成員中同上壹次壹樣同樣包括與武漢有利益衝突的人,還包括壹些將實驗室來源論定性爲陰謀論的學者,甚至還包括相信病毒來自冷凍食品的學者。

法廣:您認爲病毒來自冷凍食品的說法很可笑?您認爲這是絕對不可能嗎?

Alina Chan:我們可以想象壹下,如果是某壹個地方的動物感染了病毒,之後,它的身體被冷凍後運往各地的市場,那怎麽會全世界沒有其他地方的人感染病毒,唯獨武漢人被感染呢?難道是特別寄送到武漢的食品嗎?那些處理動物,發送冷凍食品的人爲何沒有被感染呢?所以,提出病毒來自冷凍食品的推論應該主要是出於政治考量。

法廣:我們從柳葉刀等雜志最先發表的將病毒實驗室來源定性爲陰謀論的例子上可以看出國際病毒學界曾經有專家蓄意對病毒的來源進行誤導,美國有媒體近日刊登文章認爲美國主流媒體也由於中國影響力而忽視對病毒來源議題的報道,比如說,華盛頓郵報的股東是亞馬遜的總裁,而亞馬遜爲了保護其第壹大市場,中國市場而有意避免使中國難堪。您認同上述說法嗎?

Alina Chan:我倒並不認爲是由於中國影響,當然,這個因素也壹定有,但我認爲並不是主要因素。關鍵的原因是媒體從壹開始主要就聽從了幾位專家例如達薩克等人的解釋,而這些專家們壹錘定音將病毒來源鎖定爲自然來源,並且將其他的說法都定性爲是陰謀論,由於這是壹個十分技術性的話題,媒體當然是以專家的說法爲準,因此,在沒有任何懷疑的前提下他們照單全收了專家的意見,而當今天情況發生變化之後,他們卻似乎很難改弦易轍,修改原先的說法,並且坦言我們當初太輕信了。所以,我並不認爲他們是受到中國的影響,不過,影響可能還是有的。

法廣:您說過,有壹些主流媒體記者私下與您聯係過,那他們都說了些什麽呢?說到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報道不自由嗎?

Alina Chan:確實有媒體對病毒實驗室理論的報道加於監控,這並不令我感到奇怪,因爲實驗室洩露論從壹開始便被定性爲陰謀論,所以,這是在意料之中的。

法廣: 其實,不僅僅是媒體,在中美關係如此緊張的背景下,您說的任何言論都會被人用政治的眼光來評審,這對您來說,是十分艱難的練習。

Alina Chan:是,這確實是很難回避,就像我們剛才說到的,我因爲提出了壹個疑問,便受到死亡威脅,許多人表示完全理解,但是,對我來說,所有這壹切都隻不過是壹個科學問題,我真的希望人們能夠將目光轉向實驗室,因爲這是壹個十分嚴重的問題。這就是壹個科學的問題,應該由科學家們來調查核實,徹底查清病毒的起源,這樣才能夠避免疫情再度爆發,才能夠挽救許多無辜的生命。所以,對我來說,隱瞞真相,銷毀數據,這才是將事件政治化。

法廣:不過病毒來源何處後果重大,倘若病毒確實來自武漢實驗室,那麽,就會有人提出追究中國政府的責任,要求賠償等等,後果很可能超出您作爲科學家所能夠預見的。

Alina Chan:對我來說,我們在書中也闡述了這壹點:倘若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責任不應該僅僅由中國壹國來承擔,我們知道,實驗室是中法合作的,研究經費與技術有許多來自美國,所以,這是許多國家都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而且,類似的事故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可能發生,很不幸,這次可能發生在武漢,但這完全有可能發生在別的地方。因此,僅僅懲罰中國是不公平的。重要的是,如何加強安全措施以避免事故再度發生。

非常感謝美國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的布羅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博士後研究員曾昱嘉(Alina Chan)接受法廣的采訪!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终南山手下中国最大检测公司 负责人疑故意“投毒” 引传染
  2. 栗战书大概率是曾庆红的人 王岐山不是习近平的对立面
  3. 习近平的抗疫战略将遭到报复 物价还会上涨 供应链灾难
  4. 马斯克又要搅动币圈风云 特斯拉官网接受狗狗币
  5. 新加坡数据:莫德纳效力最佳 和辉瑞领先科兴、国药
  6. 内幕:川普访问中国时打断李克强讲话 与习近平决裂
  7. 李克强讲话又被党媒刻意隐去 “爬坡过坎”中国经济危急
  8. 习近平论功行赏 港府谢主隆恩 重用彭京堂释放三大信号
  9. 习近平的“台海帮”取代高层“越战帮” 台湾成习政治提款机
  10. 习近平效仿普京撕下“遮羞布” 中俄火上浇油助长波黑分裂
  11. 栗战书露面参加习近平召开的会议 王岐山在场 话题严肃
  12. 习近平的策略正祸害全球 德病毒学家例证“清零”不合理

相關文章

  1. 德约科维奇澳大利亚签证“闹剧” 政治色彩的骚扰例证
  2. 新冠后嗅觉丧失或与嗅上皮细胞有关 了解原因有利治疗
  3. 火上浇油 新冠变种遇上中国春运!旅行者入城提前登记
  4. 加拿大批准辉瑞新冠口服药 服药有三个条件 时机是关键
  5. 30厘米暴雪 严重结冰!冬季风暴侵袭美国南方 停电车祸
  6. 新冠疫苗捆绑流感疫苗 每年打!Moderna推三合一疫苗
  7. 苹果2月15日起要求员工接种新冠加强针 谷歌脸书都要求
  8. CDC新规是美国医院新冠暴增的罪魁祸首 患者医院被感染
  9. “关键基因”能降低新冠重症风险 瑞典科学家重大发现
  10. 习近平达沃斯线讲话 又暗骂美国 用开放市场引诱资本
  11. 中国噩梦 官方公布人口出生率创建国来最低 实际更遭
  12. 美联航旧金山飞上海5人确诊 熔断!温哥华飞成都9例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2 時刻新聞 TN20220117143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