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23日 星期日
農曆辛醜年 臘月廿一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內外交困 習近平發動新壹輪“大外宣” 越來越要面子


2022-01-07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月8日,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2020年底,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報告說,受新冠疫情和“戰狼外交”等因素影響,歐美和亞洲的多個發達國家對中國的好感度明顯下降。作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近年來越來越好面子,並試圖對外營造壹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那麽,當局最近出了哪些“大外宣”新招數?民主世界又該如何從容應對呢?本台記者家傲和亞薩就對此進行了壹番梳理和分析。

手法壹:阻止、騷擾駐華外國記者的正常工作

去年七月,河南鄭州遭遇的壹場洪災也讓人見識到了中共宣傳機器的威力。汛情發生後,河南共青團在微博上動員中國網民舉報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白洛賓(Robin Brant)的下落,並指控這家媒體“造謠”。第二天,鄭州民衆將德國之聲記者貝林格(Mathias Boelinger)誤認爲白洛賓,還與其發生肢體衝突,壹名記者同行急忙在壹旁圓場。

“同行:不要動手,不要動手……

圍觀男子壹:不要走,不要走……

圍觀男子二:他是哪家媒體的啊?這些外國(媒體)都在誣陷中國…...”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表示,洪災發生後,英國廣播公司、《洛杉矶時報》等媒體的員工收到了死亡威脅、恐嚇短信和電話,而美聯社、法新社等媒體的記者在報道過程中受到了騷擾和阻攔。

隨着外媒在中國的生存空間不斷被侵蝕,中國官宣在敘述敏感事件時顯然佔據了更大的話語權,這無疑是當局向全世界“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壹環。

手法二:外包虛假信息傳播

除了竭力消除雜音外,北京當局還試圖操縱國際輿論風向。《紐約時報》上個月報道,上海警方去年發布的招標文件顯示,他們希望在推特、臉書等主流社媒平台上定期創建大量虛假賬號,還想讓承包商把壹些賬號包裝成精品賬號,便於推廣壹些“素材”。此外,他們還希望承包商定期製作並發布指定素材的視頻,並人爲置頂。

文件顯示,招標公開後不到壹個月,壹家上海通信技術公司就已中標。在競標提案中,這家公司自稱有二十名員工,其創始人魏國林的領英(LinkedIn)頁面顯示,他們與跨國公司合作,在“數字政府”和“智慧城市”領域提供服務。

這家公司的中標報價表顯示,他們將爲當地警方提供“境外社交平台注冊”、“境外社交平台賬號僞裝及維護”、“製作原創視頻”等六項服務,每月要價至少六萬元人民幣。

《紐約時報》近期還報道,北京當局還通過讚助壹些國外“網紅”回擊外界對中國專製製度、少數民族政策、新冠疫情等問題的批評。比如在談到新疆人權狀況時,下面這位“老外”在壹段視頻中說的話聽起來就像是中國官媒的文稿。

“西方的目的就是在新疆製造動亂,從而阻止中國的崛起。”

這是英國“網紅”巴雷特(Lee Barrett)。他和他的兒子在油管上發布的中國生活視頻得到了幾百萬點擊量。這對父子去過世上獨壹無二的酒店,走訪過中國的偏遠村莊,還曾在街頭品嘗美食。他們壹方面對外展現在中國的多彩生活,另壹方面也在抨擊西方對中國的“誤解”。

巴雷特去年表示,他們的住宿和出行是由“對方”提供的,但沒人告訴他們要拍些什麽。

我們再來聽聽另壹位“網紅”的話。

“用他們的話說是種族屠殺,這種說法毫無證據可言。中國沒有種族滅絕,這種言論已經被我們拆穿很多次了。”

這是英國網紅韋斯(Barrie Weiss),他也是“靠譜中國”網(Best China Info)的創始人。本台記者注意到,他近期在網上發布了壹篇文章爲中國的民主製度辯護,而另壹篇文章則指控西方借彭帥事件抹黑北京冬奧會。

《紐約時報》報道,這些網紅大多在中國生活了很多年,還聲稱他們發布的視頻內容是由本人、而非北京當局決定的,但其中的壹些人承認他們接受了中國官方機構提供的資金,而中國官員在記者會上也展示過他們的視頻,並在社媒上宣傳過這些內容。

手法叁:在海外社媒平台上追蹤中國異見人士

有迹象表明,中國政府不但在海外平台上散播“正能量”信息,也在這些平台上儘可能地抹殺批評聲音。《紐約時報》上週報道,北京當局在國內建立了密不透風的言論審查係統後,正將其監控網拉到境外。報道說,當局通過先進的調查軟件、公開記錄和數據庫,查找社媒用戶的個人信息。

壹位現居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向《紐約時報》提供的壹段視頻顯示,她老家的警察壹年多以前傳喚了她的父親,並用其手機給她打電話,催促她刪除壹個惡搞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推特賬號。

“警察:等壹下,我問妳,推特號@FakeNewsOfChina是不是妳的?

留學生:不是啊。

警察:那個推特號是妳的嗎?

留學生:什麽?推特?

警察:這個推特號是不是妳的?

留學生:我沒聽說過這個號,從來沒聽說過。”

報道還說,壹位去年冬天回中國過年的陳姓留學生(Jennifer Chen)在國內轉發了壹些新聞和視頻,還偶爾發表了壹些在中國社媒平台上被封殺的言論。在探親期間,當地警察找上了門,還把她帶到派出所問話,命令她刪除推文和僅有約壹百個粉絲的匿名推特賬號。在她返校後,中國警方繼續跟蹤她,還在電話中詢問她的母親,女兒最近有沒有訪問任何人權網站。

在打壓負面聲音的同時,中國官員和媒體也在同壹些平台上發動宣傳攻勢,壹方面爲中國取得的“成就”點讚,另壹方面痛批西方國家的弱點,這也被稱作“戰狼外交”。

華盛頓智庫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去年引述牛津互聯網學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壹份研究報告說,2020年6月到2021年2月的九個月間,中國外交官發布了20多萬條推文,收獲了近七百萬個讚和上百萬條評論。在此期間,中國官媒在推特和臉書上管理的170多個賬號發文更是高達70萬次,總共獲得了3億多個讚,以及幾千萬次評論和轉發。

手法四:通過滲透外媒影響受衆

不過,中國顯然並不滿足於自家宣傳機器的威力,也在長期通過滲透外媒試圖提升其國際形象。

舉兩個簡單的例子。多年來,中國官媒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國際主流報刊上植入了所謂“半廣告、半社論”(advertorial)的插頁。這些插頁中的文章看上去像是新聞和社評內容,實際上卻是中共的“大外宣”內容。

華盛頓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副所長多森(John Dotson)去年就在詹姆斯敦基金會發表的壹篇文章中談及此事。文中說,在英國《經濟學人》2020年初的壹期雜志中,壹篇題爲《信心倍增:習近平主席帶頭抗擊新冠疫情》(A Shot of Confidence—President Xi Leads the Battle Against COVID-19 Outbreak)的文章以廣告形式出現,讚揚了中國政府的疫情防控手段,指出這值得其他國家效仿。

文中還說,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插頁正從紙媒轉移到網媒上,這可能會讓這樣的“大外宣”接觸到更多的讀者,在壹些情況下甚至還可以爲特定群體打造量身定製的內容。比如,《中國日報》的“中國觀察”(China Watch)專欄就出現在了《華爾街日報》、《外交政策》等西方媒體的網站上。

另外,北京當局近年來還組織了大批外國記者到中國接受培訓,他們大多來自發展中國家。《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JR)就曾發文說,2019年,來自49個非洲和亞洲國家的50名記者在中國參加了長達十個月的培訓,內容涵蓋中文、政治、經濟等領域。這個項目得到了中方資助,參與者不但被安排在北京市中心的公寓入住,每個月還可以享受餐飲和娛樂津貼,並到全國各地旅遊。

倡導新聞自由的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同年發布的壹份報告顯示,已有來自至少146個國家的叁千多名傳媒工作者接受過中方資助的職業培訓。

民主世界應如何應對?

近些年來,中共發動的“大外宣”不但倚仗了在國內屢試不爽的審查機製,還利用了西方相對自由的輿論環境,借機營造中國壹片“歲月靜好”的假象。那麽,國際社會該如何應對這樣的宣傳攻勢呢?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對本台表示,民主世界應該儘可能地揭發這些“大外宣”的幕後指使者,以便民衆更好地甄別信息。

“我認爲我們需要對這些虛假信息逐壹進行反製,雖然這可能會非常耗時費力……但在我看來,我們不該采取與中共類似的方式來應對他們陰險的、讓人難以接受的手段,以免捲入壹場錯誤的‘逐底競爭’(race to the bottom)。”

實際上,很多互聯網企業已經在這樣做了。臉書、推特和油管等社媒平台近些年已經開始標注受到政府資助的賬號,這意味着央視、新華社、《環球時報》等中國官媒都被貼上了這樣的標簽。與此同時,這些平台還定期封殺涉嫌傳播虛假信息的賬號,這意味着不厭其煩地重復中國官宣的“水軍”和機器人賬號將難逃折壽的命運。

追蹤中國網絡審查的“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網站審查分析師劉力朋表示,標注賬號性質、封殺可疑賬號等措施都有助於營造壹個更清新的網絡環境,而民主社會壹定要對自身價值觀抱有信心。

“中國政府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我們永遠不要低估他們的敵意,但這些招數起到的效果與他們的投入相比還是相當可笑的。我認爲對於那些了解中國‘大外宣’規模的中文使用者來說,最重要的反而是要對言論自由抱有信心,這就可以抵禦很多假消息和誤導性信息。”

北京冬奧會開幕在即,中共二十大將於年底召開。中國政府在新的壹年中又會祭出哪些宣傳招數呢?本台將對此持續關注。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西安街头出租车司机狂捅奥迪车主 满脸血喊爷求饶 晚了!
  2. 习近平突然修正路线 弃“共同富裕”改“平均主义” 大转向
  3. 王沪宁义无反顾登上习近平的战车是个大错 将命运悲惨
  4. 习近平意识到2021年的政策失误 但监管不会放松 稳定第一
  5. 中共在斯里兰卡的盘算 把科伦坡港口城市变成新香港
  6. 川普决心发动贸易战的内幕故事 习近平李克强用力过猛
  7. 落马关键:孙力军打着维护习近平名义弄了一出“狗血剧”
  8. 台湾作词家方文山创作《我们同唱一首歌》歌词引口水战
  9. 习近平的清零政策让中国“目之所及皆有罪” 迈向西朝鲜
  10. 习近平一带一路在柬埔寨打开潘多拉盒子 “西港”成罪港
  11. 习近平达沃斯线讲话 又暗骂美国 用开放市场引诱资本
  12. 习近平情报失灵 误判哈萨克斯坦政变 中国“四邻不稳”

相關文章

  1. 德国海军司令夸奖普京值得尊敬 言辞不当引咎辞职
  2. 俄乌法德月底在巴黎讨论乌克兰危机 军事冲突危险加剧
  3. 二十大前“扫雷” 四川高官王铭晖落马 曾被下属妻子举报
  4. 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陈兵 立陶宛在西方的战略位置凸显
  5. 重磅!俄外交部称美国和乌克兰在冬奥会前将军事挑衅
  6. 习近平讲话直指美国“小院高墙” 三大问题 中国集体焦虑
  7. 习近平收编军队安插自己人 中国多地“一把手”发生异动
  8. 香港“动态清零”根本没法“清零” 动摇经济根本引担忧
  9. 正告习近平 美国议员提“2022年与台湾站在一起法案”
  10. 学者郑也夫发声反对武统 曾呼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11. 北京把冬奥会来宾关进“泡泡集中营” 习近平多次视察
  12. 普京谋划大阴谋 英国指责其在乌克兰扶植亲俄领导人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2 時刻新聞 TN2022012308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