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農曆辛醜年 臘月十九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中國進入壹種戰爭動員狀態 是在掩蓋習近平的執政無能


2022-01-08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月8日,據《法廣》報道, 全球在新冠疫情繼續蔓延的情況下又送走了壹年。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全球各地發生了許多改變世界局勢的大小事件:從美國新總統就職,到美軍撤離阿富汗,塔利班重掌政權;從多國爆發武裝政變,到烏克蘭危機;從中美緊張關係繼續升級,到中國戰機加緊擾台。。。紛紛顯示着過去的壹年危機四伏。

在中國,整個局勢也不儘如人意。面對疫情采取的嚴格“清零”政策,並未能實現保存壹片淨土的意願,感染病例層出不窮,病毒源頭撲朔迷離;中共迎來建黨百年之際,推出不同尋常的曆史決議,卻難掩黨內不平靜的態勢;在香港實行全面管控,迫使十萬港人遠走他鄉;對台則不斷加大軍事威脅。。。如何評判2021年的中國局勢?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表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對中國面對新冠疫情推行的“清零政策”的看法?

夏明:對,我們看到中國新冠疫情的壹係列的防疫政策,不僅是要看到中國在全球大危機的大背景下、而且是全球多種危機的大背景下發生的。所以它的整個處理,必須要有科學、人道,當然也要有現實的目標,要依靠法治的原則,它必須平衡許多的關係,就是長期的利益和短期的利益,中國的個人和社會、社區的這種利益。然後還有政治的考量、經濟的考量,跟國內的關係、對國際、國外的關係等等,這是壹個非常復雜的問題。而且我們知道,這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即使是壹種自然災害、壹種全部的天災,往往都是摻雜着各種人禍的過程。中國的這個新冠疫情多大程度上是會從有天災、人禍的混合體,最後變成壹個人道主義的災難?當然這是需要大家去考慮的。

我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爲兩年以前,武漢爆發了這種危機以後,武漢的不人道的東西被記錄出來,包括《方方日記》。今天我們又看到《華商報》的前記者江雪又發表了壹篇,“我的封城十日志”,我們看到這種人道主義的災難在繼續發生。我記得江雪在日記裏講了這麽壹句話:當政府提出“我們要不惜壹切代價”做這個做那個的時候,我要問壹下:“‘我們’到底是‘我們’,還是必須被付出的‘代價’?” 這裏邊也可以看到,當然國家跟社會的關係、國家的權力(力量的力),跟個人的權利(利益的利),它們之間怎麽樣形成平衡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可以說,中國的清零政策的問題,有人認爲是壹個掩耳“到零”(清零的“零”)。顯然是有壹點虛假的,而且是用政治來指導,把這個防病、防疫、治病救人的方針,把它在國家和集體的名義下變成了去殺人、或者把病要給堵住,其實沒有挽救人。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災難已經出現了,我覺得這種烏托邦主義的狂熱的極端思維,最後把壹個天災、人禍的東西,變成完全的政疴和人禍,這是壹個值得思考的。還有壹點,我們看到,中國現在進入壹種戰爭動員狀態。其實我覺得這種戰爭動員是在掩蓋執政的壹種無能。它這種權力的肆意妄爲,這種暴戾恣睢的做法,是對中國長期發展、對老百姓來說,其實是壹個重大的傷害。

更重要的在於,現在有其他的科學的手段來防疫,尤其是如果中國最後沒有達到群體免疫的最終的目標的話,中國的科學家也在警告,當全世界最後疫情消失的時候,中國可能會進入到免疫的這個泥澇地,所以到底中國最後能不能走出抗疫,現在還要拭目以待。當然,中國會說,我們的抗疫跟美國相比,我們好像是更好的壹種選擇。目前我們來看,恐怕答案還沒有完全出來。當然

中國和美國是兩極,美國完全強調社會的自治選擇,中國完全強調國家的權力至上,兩者之間當然是有壹個比較好的結合點,恐怕這也是反思中國的抗疫和美國的抗疫,應該有的壹個就像我說的:科學、人道、現實和法治的這麽壹個做法。

法廣:中共建黨百年,推出曆史性決議,努力爲習近平連任鋪路。您如何解讀此壹做法?

夏明:對,我們看到中共曆史上有叁次曆史性決議:壹是毛澤東在掌權之前、在延安做的壹個曆史性決議,爲他未來執政鋪墊道路;另外壹次是鄧小平出山,他推動製定了壹次曆史性決議,爲他以後的改革開放、也就是未來的中國40年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和政治上的壹些有限的改革也開放了可能。今天習近平在模仿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壹些做法,爲自己否定鄧小平的政治改革的成果,也就是“任期製”、爲自己突破任期製、要做壹個終身執政、而且不僅是要終身執政,而且要定於壹尊的這種專製的做法開路。習近平的做法有幾個問題值得思考:壹,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曆史性決議裏邊,他基本上把中國的發展曆史、他可以追究成壹種中國共產黨掌握了曆史規律。而中國共產黨領袖習近平,作爲好像是百年難遇的這麽壹個領袖級的人物,他成了曆史規律的指引者,成了曆史的化身,把曆史的必然性跟習近平連在壹起,所以就把習近平的這個所謂的連任,變成了曆史的選擇、曆史的必然。那我認爲這種做法、就認爲:習近平的這種連任,作爲壹個領袖,能夠帶來中國的百年中興。他說:他有千年的目標、千年的王國,要實現所謂的中國正在、也在實行的全過程的民主等等。他這個做法既可以在曆史上可以看到,他跟鄧小平、跟毛澤東都有點不壹樣。毛澤東是沒有執政,就想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鄧小平的做法,其實是要製止中國共產黨犯的許多錯誤,把中國引向了壹個更推行現代化、給老百姓改善民生的這條道路去。

但是,妳可以發現,習近平把黨和領袖與國家和人民的關係其實是完全的顛倒了過來。所以就是說:如果從毛澤東還有點理想主義,鄧小平他的這個實用主義,還有點爲中國的老百姓苦難在着想的話,當然他們都會爲黨國着想,這是毫無疑議的,但是他們至少還有壹點點所謂的爲老百姓着想,畢竟他們兩個還都是民族主義者。但是妳可以看到,習近平今天做的,就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給顛倒過來,也就是說,人民不是他奮鬥的目標,其實這個國家和人民變成他個人終身執政的壹個手段和工具。他隻是把他的帝國的夢想,也就是他所說的百年中興、千年偉業,把黨、國、軍和人民全部綁架起來,捆綁起來以後,他成爲他們的化身、成爲這個曆史的必然性。我認爲這種做法既是反對馬克思主義本身的,當然也是反曆史的,而且是在曆史發展過程中,是在開倒車。人類曆史的發展,當然需要有領袖,但有時需要有專製的君主來終結無政府狀態,來把人類社會帶出所謂的森林法則。但是妳又可以發現,近代五百年的發展,又在終結專製者,它終結了無政府狀態,也就是建立利維坦以後,它怎麽樣能夠擺脫權力的腐敗和權力的集中給人民帶來的傷害。爲了終止專製者帶來的困境,就出現了民主共和製。

現在習近平當然面臨着各種挑戰,但是各路的挑戰,不是說再回到秦始皇、秦漢時代,繼續用專製者的方式解決問題,如果這樣可以解決的話,他可以回到更早、回到埃及的法老時代。因爲埃及的法老時代就已經建立了偉大的金字塔。所以今天的人類社會,當然不可能是回到兩千年前、或者五千年前。今天的人類社會應該更多地往前走壹步,不僅要終止我們看到的亂、或者無政府狀態,而且要終止權力的濫用、官員、領導人的腐敗,這裏面隻有在民主自由和民主共和國裏面能夠找到解方。所以我認爲,習近平的做法基本上是反動 、而且是緣木求魚。

法廣:香港推出“國安法”壹年多時間後,如今實現了“愛國者治港”的基本目標。十萬多港人選擇離港,這意味什麽?

夏明:我們知道,習近平跟他的爸爸習仲勳製造了兩代人的集體逃港。習仲勳在廣東任省委書記的時候,是廣東人要越過-當時深圳還沒有完全建立-往(深圳)這邊進入到香港,有時也是幾萬人這樣逃,後來跑到香港也是幾十萬人。現在有10萬人逃離香港,不是從廣東逃到香港,我認爲這有非常大的諷刺意義。這裏面有幾個值得解讀的:香港基本上也是壹個拔腿就跑的人、流亡者的天堂,因爲國民黨潰敗以後,許多的商人從上海或者其他許多沿海地方逃到了香港,而香港在整個回歸大陸的全部過程中,也有許多人逃離、進入到其他國家。因爲香港這個地方非常特別,就在於它有許多人有雙重國籍,使得這些人就有非常多的靈活性和選擇。我認爲,現在這壹波的集體逃離香港,當然就反映了中國大陸的政策、尤其是國安法的推行以後,給香港人造成的壹種恐懼。因爲香港人之所以珍惜香港這個地方,是因爲香港跟內地是有差異的。但是當國安法實行以後,中國政府在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就開始已經收緊,就已經廢除這些。對結社自由、集會自由也在打壓,關於結社,妳可以看到,所謂的這次大選、投票選舉,隻有愛國者能夠參與,就把結社自由給破壞了,所以選舉自由也基本上給破壞了。這次選舉投票率隻有30.2%,也就是達不到叁分之壹,從2000年以來,香港投票率最低點 也就是40%多,所以從這種發展過程中,當然反映出了香港人不僅是擔心現在失去的壹係列自由,而且他們也擔心,香港下面還可能會失去的自由,就是司法的獨立、宗教信仰的自由,甚至香港的市場經濟,現在面臨着北京這邊許多中資的這種擴張、這種威脅,所以我覺得香港人逃離香港,就意味着對所有這些基本的製度和價值觀的喪失的恐懼,對中國大陸的治理的不確定。當然,如果我們看到這種發展,香港本身其實是非常需要人才,因爲香港畢竟是壹個貿易轉運和金融中心,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的金融地位、在全球經濟地位也在下降。有人說,香港的衰落、拱手的把亞洲的金融中心送給了新加坡,所以我覺得香港目前的處境確實是影響非常大的。

法廣:您如何評判2021年中國的總體局勢?

夏明:對,中國2021年的總體局勢,就像我剛才講到,它是在全球大危機和全球多重危機疊加的情況下的壹個發展,有中國自身的內在邏輯演變的各種危機,同時又跟全球的危機形成壹種交替的感染。所以我覺得,中國2021年總體情勢是非常的糟糕,這裏邊,不僅我們看到災難的發生,往往有不同的災難,像地震、四川地震,它是壹個局部的,可以是短時間的,可以恢復,或者其他地方還沒有受影響;乾旱和水災影響要大壹些,可能會讓人失去民生,因爲農田這些可能被毀。今天的新冠疫情,是全球的、它危害性更大,它現在給經濟已經帶來了兩年的重創。今年來看,好像還會繼續在危機之中。所以我認爲,中國在過去,尤其在2015年以來,經濟上的行走都是非常的困難。習近平他現在最頭痛的就在於:怎麽樣把經濟給穩定下來。所以我認爲,中國的總體形勢,無論從執掌權力的統治者角度來看是非常糟糕,從家裏的老百姓現在民生的艱難,我相信也是非常糟糕,所以我認爲經濟還是壹個主要的問題,經濟使得中國的社會和政治恐怕都會受到影響。

但是我想說壹下,就在悲觀中也應該看到希望,因爲我在十幾年前寫過壹本書,《中國的人大和治理》,也寫過壹本《政治維納斯》,我就認爲2020年以後,中國會有二十年的民主化的時期。因爲隻有中國的老百姓受到了刻骨銘心的傷害,隻有中國的經濟經過了四十年的成長,讓中國的老百姓無論在教育程度和在追求方面都有急劇的提高以後,當中國的經濟出現下滑,就是我們說的“J曲線 ”( J Curve),這個“J”在上升的時候,很難推動民主化;但當這個“J”進入到平台的時候、或者往下下跌的時候,往往是民主化的最好的時機。所以我認爲,中國的曆史當然現在是壹個好的方向和壹個惡的方向在進行競爭,是好的壹批人在推動中國走向壹個新的方向,而惡的壹批人現在想把中國拉回壹種返祖現象。所以總體局勢,從我的角度、尤其從過去二十年對中國的分析,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中國的發展、恐怕曆史命運會給中國人帶來某壹些升級。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西安街头出租车司机狂捅奥迪车主 满脸血喊爷求饶 晚了!
  2. 分裂公开化 习近平6名亲信集体缺席政法会议 极不正常
  3. 马斯克又要搅动币圈风云 特斯拉官网接受狗狗币
  4. 王沪宁义无反顾登上习近平的战车是个大错 将命运悲惨
  5. 习近平突然修正路线 弃“共同富裕”改“平均主义” 大转向
  6. 习近平意识到2021年的政策失误 但监管不会放松 稳定第一
  7. 川普决心发动贸易战的内幕故事 习近平李克强用力过猛
  8. 习近平要全面“控脑” 中国网络算法新规将实施 严控内容
  9. 高举“打到习近平”标语 深圳惊现罗湖勇士 被捕下落不明
  10. 中共在斯里兰卡的盘算 把科伦坡港口城市变成新香港
  11. 落马关键:孙力军打着维护习近平名义弄了一出“狗血剧”
  12. 习近平一带一路在柬埔寨打开潘多拉盒子 “西港”成罪港

相關文章

  1. 给再多钱都不去 香港政治环境吓人 猎头公司抱怨招人难
  2. 习近平2021年处罚了62.7万名官员 执政以来最高纪录
  3. 美国要将半导体制造拉回本土 英特尔在俄亥俄州设工厂
  4. 习近平尝试建立一个数字化的未来 美国需警醒 展开竞争
  5. 英国首相突然说中文有深意 要求他辞职的议员疑收中国献金
  6. 美国国会暴乱调查希望川普女儿伊万卡配合 政治打压明显
  7. 欧盟议会谴责香港人权恶化 中方表示香港是中国内政
  8. 中共统战渗透严重 英前外交官指需立法阻止敏感项目合作
  9. 习近平一年内第3次晋升一批上将 人数最多 总共7名
  10. 立陶宛因挺台湾遭受德国大公司施压 中共经济胁迫升级
  11. 马云可能翻身无望?英媒指蚂蚁卷入习嫡系贪腐丑闻
  12. 美国民众对台湾中国的看法发生巨变 支持派援兵者增多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2 時刻新聞 TN2022012118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