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星期一 馬丁路德金日
農曆辛醜年 臘月十五
简体中文
登錄 | 注冊

欠薪被打求助無門 “壹帶壹路”滿是血淚 中國工人講述遭遇


2022-01-10 居安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聽新聞 國語 | 聽新聞 粵語

1月10日,據《BBC News》報道,“救命呐,救我壹下,我在這裏上班的工資他們也不給我啊,現在生活費也不發了。”來自中國湖南的羅向前(化名)躺在工地用集裝箱改建的宿舍裏那張鐵架床上,給他聯係過的志工組織和記者在發信息。

59歲的羅向前經由中國江蘇省壹家名爲“然越勞務派遣公司”,被雇到壹家名爲“安徽鵬德”的外協公司(工程分包商),2021年4月被派到印尼的壹家中國冶煉企業工地德龍工業園工作。

他稱自己薪水被克扣,討薪時遭這家勞務派遣公司人員毆打,公司管理層也以疫情爲由,拒絕讓他繼續求醫,向中國大使館發出的求救信息也石沉大海。

他的經曆是衆多身在印尼的中國勞工的寫照。這幾家中國冶煉企業工地近期接連傳出中國務工工人被克扣工資、扣留護照、毆打,甚至是瞞報因工死亡、自殺等事件。

討薪者

羅向前說,按照合同,他本來能賺取日薪430元至450元,加班另算。不過,羅向前到步不久便發現,管工常巧立名目,克扣薪水。

他從4月30日至9月11日,應被計算工作119天,但最終公司隻算他工作88天,發薪時再發現,所得工資比合同低,計算過後實質所得爲每個工作天僅51元人民幣,與合同的400多元相距甚遠。

有壹天,他因意外腳被砸傷,不但沒有工傷補償,反而被扣去半天薪水。

“他就是妳多做事了,他也刁難妳,也有扣妳的工。”

9月的壹天,羅向前決定要跟領班理論扣薪問題,結果叁名安徽外協公司的領班,把他拉進壹個房間裏毆打,“他們叁個就把我關在他們住的那個地方打我的頭,跟打皮球壹樣那麽打,把我打昏過去。”

等他清醒過來,他跑到德龍項目部投訴,再聯係上了鵬德方面,總算把他送到醫院去了。他向BBC中文提供的醫院放射科診斷書上寫着“頭骨有裂痕”。

住院兩天後,羅向前稱,管工找人持刀指嚇他,把他帶回工地。隔幾天之後他希望回醫院復診,但工地以新冠疫情需要實行封閉式管理爲由,不許他外出看病,更指責他鬧事。

據中新社報道,德龍園區在去年3月初開始便落實封閉式管理防疫措施。他那次弄傷頭入院,屬於“破例”。

羅向前自此持續頭疼,隻能臥床休息,未能上班,工地會讓他到食堂取餐,但他再沒有任何收入,他還指控,當天毆打他的領班搶走他身上所剩無己的600萬印尼盾(420美元;2680元人民幣),身無分文。

羅向前以日軍侵華類比當下處境:“日本人抓到我們中國人他飯還給吃,有軍醫給妳看壹下。把妳打傷了他還要給妳治壹下。他們那個打傷,他連治都不給妳治……自己出錢去治都不行。”

他曾緻電中國大使館求助但音訊全無,向工地方面提出提早返回中國,但對方聲稱,他必須待滿壹年才可回國,並且要繳付6萬元人民幣(9390美元)費用,但並沒有說明這筆錢的用途,也不是合約所列明的條件。

他不能輕易離開的另壹原因,是因爲他的護照早已被公司扣起,他也說不清自己是否持有正式工作簽證,隻知道需要每叁個月由公司安排移民局人員到工地續簽,加上對印尼執法部門的不信任,他難以自行在當地維權。

羅向前最終透過國內親屬向江蘇省淮安市有關單位上訪,安排上2022年1月底的機票回國,當局同時承諾責成然越勞務結清工資,但能否全部兌現仍有未知之數。

BBC中文透過電話聯係到江蘇德龍鎳業公司人事部工作人員,他稱“並沒有義務回答”有關問題;BBC中文亦試圖聯絡江蘇然越勞務公司的負責人,該名接電話的人最初表示要向公司法人查詢是否知情,但隔天記者多次緻電時,該手機號無法接通。

承包商安徽鵬德人事部經理劉麗接受BBC中文記者電話采訪時,被問到工人權益問題時說:“目前我們沒有您講的這種情況。”

但她承認,不能夠確定這些工人的簽證是否工作簽證,但強調這是由印尼駐華大使館向工人簽發。

印尼人力部則強調其政府有既定政策,讓雇主報告包括契約期限在內的用人情況信息,雇主也有責任把約滿移民工送回原國。印尼移民總局並未回應BBC中文記者的書面提問。

中國駐印尼大使館沒有答覆BBC中文的查詢電郵。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民間組織“中國勞工觀察”稱,自2020年6月起,接觸到超過100名來自印尼蘇拉威西中國務工人員的求助,工人常出現護照被沒收、克扣工資、超時工作、沒有節假日等問題,權益遭到剝削具備壹定普遍性。

組織創始人暨執行主任李強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工人來之前,也就是說在中國國內的時候,就把這個職位描述得非常好,然後等工人壹到印尼,就發現這個工作情況跟它們不壹樣……那工人當然就不能走,因爲他護照被工廠跟企業給收走了。”

“它最重要的問題還是扣押護照。核心在這點。中間是帶有欺騙性和強迫的。”

李強續說,因爲不少工人在印尼是非法工作在先,出國前也不壹定簽有有效合同,要是在印尼當地報警維權,反而自己會被抓捕。工人哪怕能順利回國,也難以透過訴訟維權。

“壹帶壹路”的“重點項目”

印尼蘇拉威西島上有多個工業園區,被中國媒體稱爲“壹帶壹路”倡議的“重點項目”,因而吸引不少中國工人前往當地工作。

其中蘇拉威西德龍工業園自2015年開始分叁期發展,分別位處省會肯達裏(Kendari)和莫羅瓦利縣(Morowali)附近,牽頭者是中國江蘇德龍鎳業公司。壹些當地工人估計該工業園涉及約2萬中國工人,牽涉40多家外協單位。

10月初,在同壹地區工作的五名中國河南工人試圖偷渡回國,在馬來西亞被截獲。到12月,當地再傳出有工人出逃,未經獨立核實的消息稱已有幾十人出逃。這些事件引發關注,但似乎未能改變工人的處境。

除了德龍外,“中國勞工觀察”求助個案還包括另壹個“青山工業園”,這是浙江溫州青山控股集團與法國埃赫曼集團(Eramet Group)在蘇拉威西投資的鎳礦開采與不鏽鋼生產項目。青山控股集團並沒有回應BBC中文要求評論的網頁留言。

由於這些項目與“壹帶壹路”連係在壹切,李強擔憂,因爲政治敏感性,或導緻中國國內地方政府,在維護海外務工人員權益方面會選擇回避,其中擔心工人得知真相後不敢出國,繼而影響中國企業在外用工成本,波及建設進度。

他批評,印尼當局、中國使館,以至於在印尼的壹些國際人權組織,在中國勞工處境上都不作爲。

馬來西亞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顧問胡逸山博士對BBC中文記者說:“COVID-19這樣的瘟疫弄到許多國家關上國門,又導緻許多地方停工,外勞無班可上,外包商也沒得賺錢,對工人的管理條件就更差了。”

他認爲,除了因“壹帶壹路”走出去的中國企業采用中國工人時要考慮改善勞工待遇之外,“壹帶壹路”沿線國家也應做到政策互通,減少在采用外來勞工方面的灰色地帶,從而緩減剝削問題。

中國“壹帶壹路”倡議

中國務工人員在印尼遇上的這些情況並非個例。2021年10月,湖南郴州某法院宣判壹起偷越國境案,案情指被告人通過微信聯係到七人,以介紹高薪工作爲由前往緬甸務工;2021年7月,中國駐吉爾吉斯大使館透露接獲當地中國務工人員求助,稱被雇主以口頭承諾高薪騙至吉開采煤礦、金礦等,雇主拒不簽署勞務合同,亦不兌現高薪承諾。

壹些本來就是假務工,真詐騙的案件也屢見不鮮。《中國青年報》2020年10月報道壹起江蘇蘇州的本地務工詐騙案時稱:“近年來,特別是今年受疫情影響,勞動者面臨待崗、失業、收入減少等困境,迫切需要重新找工作,這給了壹些騙子以可乘之機。”

但也有人把這問題歸咎到務工者本身。流行視頻社交平台小紅書上有“出國務工正規勞務公司”專題,其中壹條視頻的簡介中說:“打工者在選擇出境前被高薪誘騙,卻從來未反思自我工薪能力,盲目輕信往往掉入騙子的陷阱。打工不壹定非要出境,高薪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重慶壹家人力資源管理企業在其網站上宣傳“警惕出國務工陷阱”的文章稱:“想出國的朋友首先要認清自己的條件,確定自己的目標國家,針對目標國家,詳細了解這個國家的風土人情和簽證方法,千萬不能被高薪誘惑,比如沒有技術,沒有語言,沒有學曆的客戶,想出國壹月掙個兩叁萬的,這種人該醒醒了。”

新冠疫情多加壹根稻草:總是通過不了的抗體檢測

疫情之下,亦令不少身在印尼的中國工人的歸家路難上加難,其中壹個原因,是因爲他們需要在登機前做抗體檢測,壹旦檢測呈陽性,就會被迫滯留當地,但他們抗體檢測呈陽性,是因爲他們打了疫苗,而並非因爲確診。

四川工人小張(化名)原本在青山工業園工作,他近日委托公司代購機票返回中國,但因爲血液檢測新冠病毒抗體持續陽性,結果被隔離叁個月,該處生活環境欠佳。

“我人在園區裏的醫院隔離區宿舍。工作的時候是六人間,現在的隔離的居住環境是十個集裝箱改成的20間隔離房爲壹個院落。”

他的公司不願意退還他的護照,並向他要價6萬元,包括機票、住宿隔離費用等,他認爲並不合理:“這次出來,錢沒掙多少錢,反倒賠了不少錢。老婆孩子在家裏都沒有收入!全靠我!”

“這裏最近有幾個人失蹤了,不知道是逃走了,還是工亡。所以暫時保證我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是第壹位!”

另壹名同樣來自四川的青山工業園工人梁師傅(化名)則在雅加達國際機場附近的壹家隔離賓館,他原本8月底返國,同樣因爲檢測多次不及格,被迫隔離至今。

他對自己的公司沒有任何投訴,並稱公司正想方設法協助他離開都不得要領,他隻希望中國政府能放鬆血清抗體檢測要求,讓他和其他滯留工人早日回國。

目前從世界各地前往中國大陸,必須先從當地中國使領機構取得“健康碼”,據中國駐印尼大使館自9月1日起修訂的政策,企業赴華人員須提前21天進行閉環隔離,其他人應配合執飛航空公司進行必要天數閉環隔離。

此外,登機前七天和前48小時內,須前往指定機構進行“核酸和血清IgM、IgG抗體檢測”,如核酸檢測結果爲陰性,但血清抗體IgM和IgG檢測有出現陽性,則可能被要求自我隔離多14天才能申請健康碼或是使館按個別情況批出“綠碼”。

由當地華人組成的印尼新冠救援團在其微信公衆號表示,已接獲數百名滯留華人登記,當中不乏這些與血清抗體數值週旋的案例。救援團婉拒了BBC中文的采訪邀請。

“印尼新冠救援團”在壹封公開信中指出:“很多人打了疫苗之後這個抗體肯定是升高,這是導緻很多人沒有資格買機票的重要因素……更麻煩的是,航空公司自己還有要求,比這個綠碼要求更高,所以有的人拿了綠碼,還是沒有辦法登機。”

救援團微信公衆號引述壹位肖先生說:“我無條件配合國家防疫政策,但是這個血清檢測的標準和要求是否真的是有合理性和必要性?好不容易產生的抗體要被弄到差不多沒有才讓人回去。希望能夠合理處理這個血清檢測的標準。”

救援團表示接到了好些因隔離而陷入精神崩潰的求助,“關鍵是很多人沒有收入,身體還有疾病或者國內家人有嚴重疾病,比如車禍、癌症或其它意外瀕臨死亡等,諸如此類,造成很多人度日如年,精神崩潰”。

梁師傅就是遇上了打完疫苗,抗體居高不下的情況。他對BBC中文說,出國前勞務公司安排接種疫苗程序不符規定,壹次過連打兩針,結果現在要回國,接種紀錄被視爲無效,要在印尼重新接種,接連接種疫苗引發的健康風險也是工人自行承擔。

中國駐印尼大使館自2022年1月1日起進壹步修訂申領“綠碼”規定,其中明確航空公司登機前七天隔離可算入使館要求的21天隔離之中,以及無既往感染史,且已按程序全程接種中國國藥、科興等新冠肺炎滅活疫苗14天以上者,不再要求接受IgM、IgG抗體檢測。

這些措施能否緩解預備回國工人因“檢測輪回”而滯留的情況,有待觀察。

文中受訪工人名字均爲化名,以保障其安全。

采訪協力:BBC印尼語



聲明:聲明:時刻新聞編輯發布的文章並不代表時刻新聞的立場或觀點。時刻新聞的宗旨是努力爲讀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觀點,同時也歡迎讀者在時刻新聞評論區分享個人觀點。





一周最热
  1. 终南山手下中国最大检测公司 负责人疑故意“投毒” 引传染
  2. 栗战书大概率是曾庆红的人 王岐山不是习近平的对立面
  3. 习近平的抗疫战略将遭到报复 物价还会上涨 供应链灾难
  4. 马斯克又要搅动币圈风云 特斯拉官网接受狗狗币
  5. 新加坡数据:莫德纳效力最佳 和辉瑞领先科兴、国药
  6. 内幕:川普访问中国时打断李克强讲话 与习近平决裂
  7. 李克强讲话又被党媒刻意隐去 “爬坡过坎”中国经济危急
  8. 习近平论功行赏 港府谢主隆恩 重用彭京堂释放三大信号
  9. 习近平的“台海帮”取代高层“越战帮” 台湾成习政治提款机
  10. 习近平效仿普京撕下“遮羞布” 中俄火上浇油助长波黑分裂
  11. 栗战书露面参加习近平召开的会议 王岐山在场 话题严肃
  12. 习近平的策略正祸害全球 德病毒学家例证“清零”不合理

相關文章

  1. 火上浇油 新冠变种遇上中国春运!旅行者入城提前登记
  2. 30厘米暴雪 严重结冰!冬季风暴侵袭美国南方 停电车祸
  3. 中国噩梦 官方公布人口出生率创建国来最低 实际更遭
  4. 美联航旧金山飞上海5人确诊 熔断!温哥华飞成都9例
  5. 加州海啸来袭现场视频 汽车被冲 圣克鲁斯港水位突涨
  6. 安徽一水果店在售火龙果检出新冠阳性 店主被刑事立案
  7. 韩国人见面会先问年龄 鉴别双方等级 奇怪的社会契约
  8. 纽约地铁推人案亚裔女受害者确认 不是嫌犯第一目标
  9. 僧侣分享四川佛像破坏实情被捕 西藏政治犯家人拒探视
  10. 得州犹太教堂劫持事件嫌犯身份确认 英国人 已击毙
  11. 上诉驳回!乔科维奇签证最终被拒 离开澳大利亚回国
  12. 纽约州新冠阳性率和住院人数大幅下降 疫情全面好转

關于我們 | 使用條款 | 隱私策略 | 聯系我們
©2022 時刻新聞 TN20220117152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