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backHolic.com Ad468
2021年5月15日 星期六
农历辛丑年 四月初四
繁體中文
登录 | 注册

英媒揭马云与习近平恩怨冲突始末 不够忠诚


2021-04-16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  国语 |  粤语

4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文章,题目为《消失的亿万富翁:马云是如何冒犯习近平的》(The vanishing billionaire: how Jack Ma fell foul of Xi Jinping),文章整理了马云最近因为中国最高层的施压和审查,低调的不敢露面,他此前在商界的能量让政界恼怒。因为马云的事情,中国的其他企业巨头创始人都开始向中共表忠心,担心赴马云后尘。

中国最直言不讳的亿万富翁沉默了。在他创办的商学院湖畔大学,没有人见过他;他的没有人在马云创办的商学院见过他;合办的太极馆也不见他的身影;在浙江召开的企业家年会上,他也没有露面发表演讲。

自从去年,中国当局临时喊停蚂蚁集团IPO发行,过去5个月马云只公开露面过1次。当时是一个寒冷的1月,马云突然现身在农村一所小学。操场上没有学生,只有少数老师;没有人期待中国最身价的企业家。而这,正是马云的团队所希望的。

在1月份一个寒冷的周日,他突然来到桐庐农村一所偏僻的小小学。操场空无一人,只有少数学者在校园里。没有人预料到中国最耀眼的企业家,这正是马云的团队所希望的。

马云在学校拍摄了一段短片,重点介绍他的慈善活动;片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告诉全世界他人身自由。想和马云自拍的老师都被拒绝了。只有他的摄制组可以拍摄。

校长陈建强回忆说:“大部分时候,他只是听我们谈教育。他答应孩子在的时候再来第二次。陈建强说:“最近事情不太顺利,所以他不想公开露面。”

一个小时后,马云在宿舍墙上留下了一个明显潦草的签名。副校长吴斌评论说:“我们只能说马老师的书法不是很好。但金融时报报道称,马云的书法很不错。报道推断,这个潦草的字迹可能是马云着急的表现。

在他的旅程结束后不久,他的行程就变成了一段登上国际头条的视频:马云再次出现了。马云1999年创立的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市值重拾470亿美元,该集团向海外买家推销数十亿美元债券的计划再次受到关注。

但事实上,他需要开几个小时的车到中国农村拍摄一个短的重现视频,这表明马云的失宠是多么迅速和残酷。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处在国际事业的顶峰。西方银行家一直对蚂蚁金服(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初步公开发行(IPO)前景垂涎三滴。此前,马云切断了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的联系。在致消费者的一封信中,摩根士丹利首席科技银行家迈克尔•格里姆斯(Michael Grimes)称赞这是一笔“真正具有里程碑意义和历史意义的交易”。

然后,马云在中国的货币之都上海登台,与一群高级官员和前监管机构的官员交谈,比如早些时候的中央金融机构行长。他提到,这一估值是“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设定的。“此外,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故事背景设在纽约以外的城市……奇迹正在发生。”

随后,马云在上海的演讲中惹了大麻烦。他引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说, “功成不必在我”。马云表示,他希望通过创新解决中国的金融问题。马云直截了当地指责政府日益严格的金融监管,阻碍了科技发展,这也是蚂蚁集团与监管机构长期存在的摩擦之一。随后,多家媒体披露,是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叫停蚂蚁集团的IPO。

随着被大肆炒作的蚂蚁金服无法上市,马云的私人财富价值骤降约100亿美元,而公开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的股价则下跌了10%。另外还有一件事也发生了:周游世界、痴迷于聚光灯的马云消失了。

马云改变中国贸易模式

在中国,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使用马云创造的商品。民众在手机上刷一刷蚂蚁的支付宝,就能买到意式浓缩咖啡,在门口点一盘饺子,或者点亮电能表。另外还有数百万中国人将存款投入蚂蚁金服的现金市场基金。如此多的人从支付宝获得小额贷款,以满足每日支付的要求,以至于支付宝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银行卡,并将蚂蚁金服变成了中国最大的客户贷款机构,一年发放的客户信用评分约占客户信用评分的十分之一。

通常,这些消费者会在阿里巴巴的在线市场上消费:淘宝(Taobao),从iphone到宠物蜥蜴的每一件小东西;天猫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商的网络零售商。他们每年一起推销价值约1万亿美元的商品,大约是亚马逊估计的商品总量的两倍。

就像亚马逊(Amazon)在美国的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一样,马云也带领阿里巴巴进入了线下世界,收购更高水平的连锁杂货店,入股家居零售商和中国主要媒体团队。

现年56岁的马云于2019年辞去阿里巴巴政府主席一职。他多年来一直没有在蚂蚁金服找到合适的职位,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从阿里巴巴(Alibaba)及其脾气暴躁的海外买家手中接手了蚂蚁金服,之后一直是它的控股股东。然而,据马云身边的人说,与此同时,马云在经营每一家公司时都保持克制。他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企业家之一,变成一个非官方的亲善大使,他代表中国向世界各地捐赠数以百计的呼吸机和大于1亿个口罩。在国际场合,马云坐在联合国委员会和国王和王后、总统和总理旁边。

马云积聚太多能量 众所周知

但早在去年之前,马云就已经遇到了麻烦。他狂热的追随者帮助他为中国商人建立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力,然而,在一个只允许单一能量中心的集权政治体系中,他变得过于高调。习近平威胁要摧毁垄断集团,在新冠流行期间也没有放松。

随着习近平收紧对中国的管理,他为国有企业注入了新的活力,打击民营的垄断巨头。近年来,中国亿万富翁与政府就监管问题、腐败或不同的鄙视行为发生的冲突变得如此频繁,以至于出现了一条新规定:低调行事。一些人,比如房地产集团万达集团(Wanda)的创始人王健林,在缩小公司规模的同时保持沉默;其他一些人,比如保险集团安邦(Anbang)的吴晓辉(Wu xiahui),最终都进了监狱,他们的帝国被国家接管。

胡润(Rupert Hoogewerf)表示:“他们都有自己的沉默理由。”20年来,胡润一直在自己的胡润富豪榜(Hurun rich list)上记录着中国的亿万富翁。“对马云来说,这很不寻常。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位备受瞩目的企业家。他就像理查德·布兰森——他利用自己的个人关系来建立自己的企业。”

对马云圈子里的人、杭州的官员和北京的监管机构的采访显示,早在马云在上海发表讲话之前,他与习近平之间的摩擦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马云积聚了太多的能量,这在中国是人人都理解的,”为中国官方媒体投稿的公正经济学家宋庆辉表示。“阿里巴巴的影响力太大了。它已经到了必须加以控制的地步。”

英国《金融时报》回顾了马云早期的企业交易,以了解他是如何在很少受到处罚的情况下笼住海外股东和监管机构的:他如何提升自己在中国的影响力:以及他如何追求一个最终让北京感到不安的世界形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很难说,但答案将在很大程度上揭示中国的发展方向。

马云于1964年出生在沿海大都市杭州的一个不寻常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传统音乐的表演爱好者,这也为他个人的华丽表演提供了线索。马云身高约5英尺(约1.5米),但他的个人魅力实在是太大了:他是一个懂得如何讲述故事的推销员。20世纪90年代,他开始在一个几乎没听说过互联网的乡里为互联网布道,他编造了一句比尔•盖茨(Bill Gates)关于互联网重要性的名言:“
互联网将改变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中国,他个人的历史经历已经变成了一个现代寓言,讲述他如何克服困难。他花了三年时间通过全国范围内的调查进入学校。肯德基拒绝了他在餐厅的工作。那些年,他通过在家乡四处接触外国人来磨练自己的英语,最终帮助他在大学里出类拔萃。马云毕业后是一名英语教师,然后创办了他的第一家网络创业公司“中国网页”(China Pages),为公司创建网页。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的变化很快。早在20年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逐渐开放市场,他在鼓励非公有制企业时曾说过:“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

马云的作为让党不信任

从改革开放后,金融体系开始了竞争,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快速发展,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金融体系和世界能源。非公有制经济是主要的出路,许多国有企业要么倒闭,要么进行了改革。共产党的社会经济变得更加依赖于非公有制部门的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和税收。2002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倡导“三个代表”思想,将非公有制企业家视为“先进的社会生产力”,正式引入了正在崛起的资产阶级。

但这种联系是脆弱的,而且中国继续在贷款和执照准入方面支持国有企业。当杭州的一个国有企业复制了马云开创的“中国黄页”的模式时,马云直接注意到了这一点,然而,面对强大的国有企业,马云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最终,他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于是离开了。

这段经历也塑造了他与国家的关系:尊重但疏远。

马云告诉员工“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和他们结婚”,尽管他还提到,如果有要求,他会随时把整个公司移交给“国家”。尽管他是一名党员,但他绝不加入“作秀”式的人大或政协,也不像腾讯的马化腾和百度的李彦宏这样的科技竞争对手那样加入国家的“政协商会”。一位曾在杭州与马云共事的人士说:“党不知道他是否值得信任。”

1997年,马云加入了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即现在的中国商务部。熟悉的网络和英语为他找到了一份工作,当年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访华时,他陪同杨致远去长城。杨致远后来提到:“他对互联网的好奇和求知力让我印象深刻。”“他显然不是典型的政府官员。”

马云并没有与当局保持长时间的接触。1999年,他在自己杭州的公寓里召集了一群同事,创立了阿里巴巴,旨在通过网络为中国工厂和世界各地的客户牵线。经过初步的小插曲,“阿里巴巴”起飞了。各大品牌和中间商纷纷涌入中国,向工厂直接下单制造商品。阿里巴巴将工厂与供应商联系起来。

接下来的十年,欧洲和美国都经历了货币灾难,然而中国却充满信心,尤其是它的主要科技公司,他们站在智能手机革命的边缘,将成倍地提高他们的人口基数。支付宝开始试验二维码,通过无处不在的智能手机赚钱,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中进行扩张。

阿里巴巴站在这一切的中心;它已经成为美国快速增长的中心阶层在线抢购商品的地方。但马云有个问题。他被迫稀释了自己在阿里巴巴的私人股权,以维持公司在头十年的运营。高盛(Goldman Sachs)和企业资本家先是收购了阿里巴巴50%的股份,然后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入股,慢慢积累了30%的股份,最后雅虎(Yahoo)也加入进来,抢占了另外40%的股份。马云的份额缩小到了一小块。

到2011年,海外股东雅虎(Yahoo)和软银(SoftBank)共同持有阿里巴巴的多数股权。马云认为他们已经因为这家初创公司的估值上升而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于是开始要求这两个人向管理层提供额外的股份。“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争吵,”马云提到了他与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关系。此外,马云与雅虎的关系也非常紧张。这家美国互联网先驱开始了漫长的衰落,但买家将其剩余价值的大部分归功于其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的持股。阿里巴巴集团由三家主要公司组成:阿里巴巴(Alibaba.com)、淘宝(Taobao)和支付宝(Alipay)。

然后,在2011年春天,马云决定单方面收购支付宝(2014年更名为蚂蚁集团)。“雅虎和软银都感到震惊,”一位关注事态的前政府官员表示。几个月来,马云一直在炫耀自己的实力,但没人想到会有和支付宝有关的事情发生,也没人想到会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显然,他们对支付宝有很大的计划,所以这是一种相当厚颜无耻的行为。”

英国《金融时报》查阅的中国企业信息和授权文件,首次披露了马云收购支付宝的过程。首先,在2009年5月,阿里巴巴开始重组其持有支付宝的方式,马云的得力助手蔡崇信(Joe Tsai)负责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的直接子公司转变为马云个人控股的中国本土公司。由于马云同时与阿里巴巴签订了一系列合同,阿里巴巴继续将支付宝作为子公司进行交易。这种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看似不常见的契约关系,支撑着中国整个科技生态系统。

马云的行为表明,实际上是他自己束缚了整个系统。在没有得到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马云取消了使支付宝成为阿里巴巴子公司的授权合同,将其置于他的私人管理之下。

2011年5月10日,雅虎在其收益报告中插入了一条无关痛感的措辞,告知其买家,它把支付宝错放在了马云的手上。雅虎因此股价暴跌,并爆发了一场措辞之争。马云声称,这笔资金转移对于支付宝从中国中央金融机构获得至关重要的资金牌照至关重要。如果支付宝的资产低于海外持有,它可能会被拒绝获得牌照。

马云一直在玩三维象棋 激怒当局

在中国人民银行,一些官员认为马云已经证实了他对中国的忠诚超过了海外利益相关者;其他人则注意到,马云个人利用了监管的不确定性,而将责任归咎于他们。截止目前,马云没有回复英国金融时报的置评请求。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和马云基金会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马云没有预料到的是中国公众的强烈反应。许多企业家担心,他破坏了他们所依赖的融资体系,这些融资体系是他们从海外买家那里获得资金,并最终将资金转移到海外市场的。中国最受尊敬的新闻编辑,财新杂志的胡舒立写了一篇社论谴责马云的行为。

“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马云告诉一位中国记者。“我的压力来自于这里的批评和媒体。”后来,他带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收购了中国媒体公司的股份,让一些管理层对这些公司关于他的言论感到满意。

在消息中,马云、雅虎(Yahoo)和软银(SoftBank)达成了和解,巩固了马云对蚂蚁金服的私人管理,同时为阿里巴巴获得了一个利润分享协会,多年后,阿里巴巴交换了其目前持有的蚂蚁金服33%的股份。但很多人认为这段插曲是马云的主要罪行。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他的电子书《阿里巴巴:马云建的房子》(Alibaba: the House That Jack Ma Built)中研究了支付宝。他说:“马云总是在玩三维象棋,但是……它最终会激怒别人。”

到2015年,他已经登上了《世界黄金》和《胡润中国富豪榜》。他对公司架构的削弱,并没有减弱投资者对阿里巴巴2014年在纽约上市250亿美元的渴求。阿里巴巴当年也是采用了同样的架构。阿里巴巴是全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股票上市交易。类似蚂蚁金服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始向世界表明,中国可能也会创新。随着中国政府推动创业,以缓解数十万应届大学毕业生寻找工作的压力,马云成为了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马云开始为阿里巴巴打造一个更宏大、更具国际想象力和先见之明的品牌。为了完成他的雄心,协助北京将中国企业推到海外去,他甚至陪同习近平在2015年去美国。

“我考虑的是我们如何推广全球中小企业阿里巴巴的平台,”马告诉我们记者查理·罗斯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世界贸易组织)在上个世纪是伟大的,但世贸组织是帮助整个国家卖东西。今天,互联网可以帮助小型企业跨洋销售商品。”他补充说,他希望在中国吸引20亿客户和1000万家小型企业。

然而,就在同一天,中国企业监管机构的一名倒霉的中层官员却揭发了阿里巴巴和淘宝上的一些违规行为。当监管机构的报告敦促阿里巴巴的淘宝平台上购买的商品中约有三分之二是假货时,阿里巴巴立即向报告背后的特定人士再次开火。淘宝在微博上写道:”刘主任 !你违反了规则,别再做不公正的裁判!”并将这一说法归咎于至少一家零售商。

作为回应,中国企业监管机构发布了一份抨击阿里巴巴的白皮书。但随后,马云飞往北京,与中共高层会面。最终同意阿里巴巴将致力于打假,那份白皮书被收回,困难也就消失了。尽管公众舆论在很大程度上都站在这位科技大亨的一边,但马云敢于挑战中国监管机构的做法并非符合每个人的风格。“这种公开的挑战并不是法治的进步,”中国经济学家宋说。“实际上,这是一种傲慢的资本在它的支持下得到保障的表现。”

马云的自负 太高调

2017年,中国政府在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多位中国的科技代表人物出席,有腾讯马化腾,京东刘强东,字节跳动张一鸣,而马云没有被邀请。

金融时报称,一位接近马云的人士说,马云大发雷霆。这件事情对他自尊心的打击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他甚至傲气的说,我不会参加任何晚宴。

当时被记者问及此事时,马云提到:“我没想过参加——反正没人邀请我。即使他们有,我可能也没有时间…信不信由你,如果我真的想办一场晚宴,我可以邀请全世界的人,最富有的人,世界上最精英的人,没有多少人会收到邀请。但这些晚餐毫无意义……我不会组织任何晚餐。”

然后,几个月后的2018年1月,马云在达沃斯举办了一场世界级的晚宴。他让比尔·盖茨坐在左边,挪威首相厄纳·索尔伯格坐在右边。阿里巴巴的公关部门向中国媒体推送了照片和事先写好的稿件,网上充斥着有关马云盛宴及其出席者的信息。

当晚拍摄的照片证实了马云正在为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表演魔术,还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合影。明显缺席是习近平金融高管刘鹤,他说因为第二天在达沃斯有重要会议,所以没有参加。

习近平不喜欢马云“代表中国”

马云在达沃斯的晚宴是一种噱头,这种噱头令北京感到不满,马云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形象,这种噱头已经传播开来。他向世界各地挥舞着中国国旗,有时还对共产党的社会制度大加赞赏。

但对于坐在北京的领导人来说,这让他们感到不舒服:一个非公职的商人正在代表他们与世界对话——而且还用着流利的英语。“功高盖主——一个学科的成就让国王感到不舒服,”马云的全球倡议合作伙伴说。“他们不喜欢他在世界舞台上代表中国。”

在达沃斯晚宴结束后,马云乘坐飞机前往法国波尔多(Bordeaux),他在那里购买了châteaux和葡萄园(vineyards)。2018年4月,他会见了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来自Radarbox和Flightradar24的航班信息显示,马云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国外活动。

与此同时,习近平在国内进一步推动互联网金融监管。从2017年起,有关部门一直在审查中国的“灰犀牛”(grey rhinos),针对万达(Wanda)、海航(HNA)、复星(Fosun)和安邦(Anbang)这样的大型非上市企业集团,这些企业大举借债,开始了国际并购狂潮。蚂蚁金服也遭遇了挫折,因为监管机构介入,限制了其企业的某些组成部分,但它有足够的灵活性,可以转向并继续发展。尽管如此,马云还是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阿里巴巴增长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是政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们变得非常缓慢。”他在一个讨论板上用英语写道。

官方对于马云的不安正变得更加明显。“他在公开和私下里说的话,可能会让中国难堪,”杭州当局一位人士表示。“马云回到国内后,政府人员总是要去询问他的旅行情况。”

中国正在改变,然而马云似乎没有意识到改变了多少。习近平修改了宪法,消除了任期的限制,习近平已经变成中国最强势的一位领导人。任何类型的公众异议都是危险,习近平开始控制高债务水平和金融业风险。大家担心,美国式的系统性金融危机/可能动摇经济,以及社会稳定。金融时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马云也有尝试赢得公众支持,影响政策,但是最终失败了。

蚂蚁金服的规模已经突飞猛进,其客户抵押贷款发行量超过了所有国有金融机构,其年收费超过了中国GDP,这使得北京的监管机构谨慎行事。一名员工表示:“蚂蚁金服的业务本质上是有风险的,我们无法计算高管与官员开了多少次会,让我们熬过了今天。”马云接下来的一步让他更加危险。

2020年10月,马云在上海参加了一场备受瞩目的企业大会,当时他就知道监管机构正在制定指导方针,以约束蚂蚁金服和不同的金融科技公司。马云打算尽其所能地大肆利用这些平台,把他2015年与企业监管机构斗争时的傲慢带到营销活动中。

马云的致命错误 习近平动手

但他采取了致命的一步,将战斗公之于众。在舞台上,马云挑战了之前的货币规范,“今天的金融体系必须改革,”他在讲坛上讲道。“现在我们‘控制’的能力越来越强,而我们‘监督’的能力却明显缺乏。创新并不害怕监管,但它确实害怕用过去的方法来监管。”与他的大多数演讲不同的是,马云反复地看他的笔记,这表明他的措辞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在马云的私人工作场所,到处都是中国官媒新华社的前记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的一些高层注意到了这一事件,因为马云试图赢得公众对他的看法,并影响报道。阿里巴巴支持的新闻机构虎嗅网转发了一篇为马云演讲辩护的文章。

但几周后,中国宣传部副主任发表讲话,敦促中国媒体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此后,马云开始变得低调。

2020年11月,马云退出了一场专业演讲的评判。然后,马云推出了担任主席的浙江企业家协会的年会,一名会员说,有人讨论过马云要卸任。中国有传言称他被软禁在家或已逃到新加坡。不确定性的阴云给阿里巴巴的股价和有意发行的债券带来了压力。然后,马云开车来到了中国的农村,在一月份那个寒冷的周日,雨华小学的学生们惊呆了,之后就传出了马云现身的视频。

马云最近在杭州露面,在西溪国家湿地公园搭建了院子,几乎成为了他的帝国中心。那里有马云基金会和他的太极工作室。“作为一名私营企业家,找到合适的宣传程度非常重要,而马云还没有掌握这一点。以前都无所谓。现在有必要开始学习,”杭州一位管理阿里巴巴10年的前官员表示。另一位当地官员说:“马云现在必须保持低调。”

现在,很大一部分的中国民众转而反对他,希望看到中国最大的超级资本家垮台。以前,他被亲切地称赞为“马爸爸”或“马老师”,而现在,人们对他的反馈却伴随着“全世界无产阶级,一起来吧!”马云的经历也给大批中国企业家们上了最大的一课,提醒他们,共产党占据统治地位,任何非公有制企业,不管对国家未来的战略重要性如何,都很可能会被束之即来。

中国的科技企业尤其需要改变。在过去的20年里,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限制,它们的崛起是为了监管庞大的数字系统,甚至是实体金融系统。上周末,有关部门以阿里巴巴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为由,对其处以28亿美元罚款,并责令该公司“整顿”其行为。周一,中国监管机构迅速采取行动,宣布了一项缩减蚂蚁金服企业规模的计划。

马云的对手们已经迅速把握住了这一趋势,向政府表忠心。在上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腾讯(Tencent)首席执行官马化腾(Pony Ma)提议加强对网络公司的监管,就像他个人的监管一样,并与反垄断部门举行了一次“自愿”会议。京东称其财务部门已退出IPO,并聘请了一名合规官负责成本。电商巨头拼拼网(Pinduoduo)的创始人黄征(Colin Huang)退出了他所在的公司——他在今年夏天捐出了一大笔股票,一位好友提到,这是为了保持他在富豪榜上的领先地位。

在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夏季,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百年诞辰,它正在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管理。政府的监督角色也在提升,国有企业正在增加。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过去40年,民企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断断续续的、脆弱的,在控制与自治之间摇摆不定。我们正处于另一个控制周期,我预计这一周期将持续下去。”



声明:时刻新闻编辑发布的文章并不代表时刻新闻的立场或观点。时刻新闻的宗旨是努力为读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观点,同时也欢迎读者在时刻新闻评论区分享个人观点。





一周最热
  1. 成都49中学生坠楼 母亲要求查看事发监控 视频“消失”
  2. 习近平的第三任期让他失去国际社会的尊重 作风如黑社会
  3. 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加剧了腐败 小贪减少但大贪增多
  4. 美媒揭习近平升迁之路 与江泽民关系更密切 曾让马云帮忙
  5. 完全接种疫苗后大多情况无需戴口罩 CDC最新指南全面松绑
  6. 曝习近平将重新委任美贸易谈判特使 胡春华取代刘鹤
  7. 成都49中学高中学坠亡引众怒 警方打压已成白色恐怖
  8. 习近平与母亲的故事被官媒广泛宣传 温家宝忆母被删
  9. 习近平与普京两人都推崇专制 正联合抗美 关系更紧密
  10. 习近平正推进维吾尔族的灭族运动 世界已到历史性时刻
  11. 习近平的致命弱点暴露 老一辈留下的政治遗产成定时炸弹
  12. 美国海军在国际海域查获走私的中俄军火 数量巨大

相关文章

  1. 石油托拉斯被认为非法
  2. 中国虽担心通胀 但眼下还不算大事 货币政策暂不变
  3. 印度媒体致习近平公开信:你是战犯 让全球生灵涂炭
  4. 中国企业想参加拜登政府的基础建设 议员们全面阻拦
  5. 拜登对台政策撼动“一中”并不鲁莽 中国威胁极端严重
  6. 拜登废除一系列川普此前的行政令 取消美国英雄花园
  7. 美日澳法军演聚焦离岛登陆和巷战 模拟中共武力攻台
  8. 美日法澳四国首次在东海联合演习 剑指中国霸权主义
  9. 习近平的亲信刘鹤是不是“右派”? 倡导改革 反文革
  10. 俄罗斯警惕中国在中亚的扩充 激烈抨击北京干涉内政
  11. 美国再次声援被中国报复的盟友澳大利亚 共同应对
  12. 巴以冲突持续时间取决于武器量 以色列拦截90%火箭弹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隐私策略 | 联系我们
©2021 时刻新闻 TN2021051511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