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8日 星期一
农历辛丑年 正月廿五
繁體中文
登录 | 注册

西方音乐史上的新高峰----古典主义时期(八)海顿作品


2020-12-30 Sisyphus Sky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elegram 听新闻

 

海顿被誉为“交响乐之父”,是因为他的交响曲不仅数量多(共计一百零四部)而且质量颇高。这些作品里,大致以第九十三号为界。前者为在埃斯特哈齐宫廷所作,后者为离开宫廷后,尤其是两度赴英伦所作。

在海顿交响乐创作的前期,基本上都是按照埃斯特哈齐亲王的趣味来创作的。每天中午,他都要穿着侍从的制服,恭敬地请示亲王当天演奏什么音乐,或是需要什么音乐以便创作。

这可以从他最早的三部交响曲:

D大调《清晨》(Op.6)

C大调《中午》(Op.7)

 

G大调《傍晚》(Op.8)

 

中看出。据说,这三部交响曲的标题都是亲王亲自拟取的,由此不仅能看出交响曲演出的时辰,还能从曲中体会到宫廷一天的生活状态。这些交响曲明亮轻快、精巧雅致,洋溢着青春气息,很招人喜爱。

接下来,他写了数十部交响曲,有些作品颇有趣味:

《降E大调第二十二号交响曲(“哲学家”)》

此曲是海顿1764年专为新主子安东·埃斯特哈齐亲王所作。我们无法知道哲学家是不是埃斯特哈齐亲王,但从第一乐章中由英国管和圆号轮番奏出的庄严的众赞歌般的旋律,可以想知哲学家绝非凡夫俗子。

《D小调第二十六号交响曲(“哀伤”)》

这被认为是海顿叛逆精神的代表作。

海顿的叛逆源自当时整个社会的思想变革。就在“哀伤”交响曲写作的同时,卢梭也在写他的《忏悔录》,英国的霍雷斯·沃波尔出版了那部对古典规则、伦理、礼仪极度反叛的《奥特朗脱城堡》,德国的“狂飙运动”以歌德的《葛兹·冯·柏利辛根》以及席勒的《阴谋与爱情》掀起高潮。客观地说,海顿的“哀伤”交响曲并没有像《忏悔录》等作品那样影响巨大,但即使是音乐艺术形式的“微不足道”的反叛,同样也具有时代意义。

《升F小调第四十五号交响曲(“告别”)》

这也可视为海顿软性反叛的例证。据说,海顿等一批宫廷音乐家跟随亲王常年在外奔波,且不能带家属随行,于是萌生怨气,却又不便发作。海顿为此专门创作一部交响曲,在第四乐章演奏到正欢时突然中止,变成一段很慢的柔板。此时,乐队队员轮番演奏自己的那段旋律,演完后即吹灭蜡烛悄然离开。最后,乐队里只剩下两个恹恹无力的小提琴手了。当小提琴手也准备吹灭蜡烛离开时,亲王恍然大悟,道:“好吧,如果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果然,第二天这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开回了家乡,宫廷音乐家终于得以与家人团聚。

《C大调第四十八号交响曲(“玛丽亚·特雷西亚”)》,

这是专为奥地利皇后玛丽亚·特雷西亚而作的。玛丽亚·特雷西亚皇后听说亲王有一座堪与维也纳歌剧院媲美的音乐厅,专程赶来体验。亲王为迎接皇后的到来,令海顿用至尊的C大调作一部交响曲,作为见面礼。第一乐章一开头便礼炮(定音鼓)擂响,号角(木管与铜管)齐鸣,宣告皇后尊驾到来,场面盛大;接下来乐曲对皇后下马车时婉约优雅的步态描写,可谓细腻动人;中间乐章里,无论沉思般的柔板还是传统的贵族的小步舞曲,均优雅再现,讨人喜欢;最后,鼓号又一次响起,庄严无比,将气氛推至高潮。

《降B大调第八十五号交响曲(“王后”)》,

此曲中的王后,专指法国路易十六之王后玛丽·安东奈特。这部交响曲具有王后般的雍容华贵,“有一种足以与它的音乐力量匹配的典雅与曲式上的完美”,乃玛丽·安东奈特之最爱。

《G大调第九十二号(“牛津”)》乃海顿接受牛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时所作。

平心而论,这部作品严谨得几近呆板,不过第二乐章不可小觑,其旋律之美,情感之切,十分感人,乃海顿最具美感的章节之一。

从九十三号开始,因绝大多数写于伦敦,故统统得名为《伦敦交响曲》。其中的名作有:《G大调第九十四号交响曲(“惊愕”)》,此曲具海顿老爹老顽童似的恶作剧。

当时,有的观众在慢板乐章进行时往往会打瞌睡,于是海顿在慢板乐章开始时善解人意地放慢了速度,而且第二次反复时还压低了音量。眼看观众被他哄得即将进入梦境,突然,整个乐队拼出全力来一个“全奏”(一起发出同一个声音)。

观众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打得惊慌失措,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在音乐厅里打瞌睡了。这部交响曲因此得名为“惊愕”。

《D大调第九十六号交响曲(“奇迹”)》,

这首曲子的背后有一个发生在1791年伦敦的真实故事。当海顿的这部新交响曲在伦敦首演时,观众争相挤到前台,想一睹海顿老爹的尊容(海顿照例坐在乐队中间的钢琴前,兼任指挥)。这时,事故发生了,音乐厅正中巨大的水晶吊灯突然垮塌了下来。幸亏人们都跑到前台去了,中间空无一人,才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后,人们不禁连发感叹,称之为不可思议的奇迹。于是,这部交响曲便以“奇迹”作为标题。

此外,“伦敦交响曲”系列中的“军队”(第一百号)

 

“时钟”(第一百零一号)

 

“掌声”(第一百零三号)

等均值得聆听。其他一些非标题的交响乐作品也有优秀者,今天就不逐个儿介绍了。

其实,海顿“交响曲之父”的名头有点夸大。在此之前,交响曲(当时有人称之为序曲)已经是公认的乐队演奏形式,许多作曲家都为之苦心经营,优秀作品层出不穷,它并不是海顿的创造。要说海顿真正的贡献,应该是室内乐,称其为室内乐之父才名副其实。室内乐是交响乐的“微缩”,当不需要庞大的演出队伍时,从交响乐的每个声部中抽几个人出来,重新组合在一起,就变成室内乐了。室内乐的编制也有大小之分,大者几乎与交响乐队并无太大区别,而小型的室内乐就是重奏。重奏中最小编制者是“二重奏”(如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一般以“四重奏”(如“弦乐四重奏”为两只小提琴以及中提琴、大提琴各一)和“五重奏”(通常是在“四重奏”基础上加入另一件乐器)较为多见。

海顿作为一名宫廷音乐家,经常有小范围演出的需要,因此写了大量的室内乐重奏作品,尤以弦乐四重奏为最,创作了八十多部这种作品。

著名者有:

第三十七号至四十二号,因献给俄罗斯大公,故名《俄罗斯四重奏》

第四十四号至四十九号,因献给普鲁士王腓特烈二世,故名《普鲁士四重奏》;

第六十九号至七十四号,是他为业余小提琴家安东·亚波尼伯爵所作,故名《亚波尼四重奏》。

 

但是,这些作品都不如第七十七号著名,因为第二乐章里海顿用到了他创作的一首歌。这首歌乃他旅英期间所作,以利奥波德·哈施卡的诗作为歌词,名为《天佑吾皇法兰兹》。

 

作为歌曲的《天佑吾皇法兰兹》名头并不大,但被写进第七十七号四重奏之后,声名大振,立刻被奥地利抢过来作为国歌。

据说奥国皇帝在感激之余,送给海顿一只纯金鼻烟壶作为奖赏。

海顿的清唱剧也有名作存世。《创世纪》是纯宗教题材,

以《圣经·旧约》上帝创造世界为线索,层层展开,深具宗教的庄重感。《四季》虽然以世俗生活为题材,具田园风格,但仍是通过四季的有序轮换来歌颂上帝的无所不能,是至今仍在上演的为数不多的古老清唱剧之一。2009年,该剧还在北京演出过全本,引起轰动。

海顿还有一些协奏曲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两首大提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均极具宫廷的古典雅致,为演奏家所喜爱。

与莫扎特完全不同,海顿对小号这件乐器情有独钟,写有包括《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

在内的一批作品,使轻易不能露面的小号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独奏”的宝座。

今天的欣賞就先告一段落,更多精彩的分享內容正在陸續推出,請大家關注。讓我們用神賦予的能力一同在世間傳播真善美的聲音,榮耀神,得神的喜悅。

 

Sisyphus Sky

Dec.10.2020

 

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

Après moi, le déluge.

Merci.  



声明:时刻新闻编辑发布的文章并不代表时刻新闻的立场或观点。时刻新闻的宗旨是努力为读者提供多源化的信息和观点,同时也欢迎读者在时刻新闻评论区分享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
  1. 刘擎老师的【西方现代思想40讲】系列——— 06“现代的铁笼”是怎么铸就的?
  2. 刘擎老师的【西方现代思想40讲】系列——— 04 现代的”诸神之争“是怎么发生的?
  3. 刘擎老师的【西方现代思想40讲】系列——— 00【发刊词】和01【古今之变】
  4. 《你好李焕英》爆火背后:真实最珍贵 亲情逆袭
  5. 日本动漫之父手冢治虫逝世
  6. 人人影视字幕组被查 14人被抓!盗版平台面临大清洗
  7.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3B作曲家之一”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生平及作品欣赏
  8. Sisyphus必刷片单——“等死不会死,想死得作死” 《 意外制造公司 De Surprise (2015) 》
  9.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天妒英才”“乘着歌声翅膀”的“富二代”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的生平及作品欣赏
  10. 【流行专辑欣赏】Belle & Sebastian - The Boy With the Arab Strap
  11.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巴黎社交界最红的明星“弗朗茨李斯特生平及作品欣赏
  12.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钢琴诗人”弗里德里克·肖邦 生平和作品欣赏
  13. Sisyphus必刷片单  怪诞的画风中流露出的脉脉温情 疯狂约会美丽都 Les triplettes de Belleville (2003) 
  14.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浪漫的疯子”罗伯特舒曼作品欣赏
  15.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舒伯特作品欣赏(下)交响曲和其他作品
  16.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舒伯特作品欣赏(上)声乐和室内乐部分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隐私策略 | 联系我们
©2021 时刻新闻 TN2021030816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