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1日 星期一
农历辛丑年 正月十八
繁體中文
登录 | 注册

新高峰----古典主义时期(九)莫扎特 只留欢乐在人间


2020-12-30 Sisyphus Sky    

 

死亡意味着什么?死亡意味着从此再也听不到莫扎特的音乐了!

这种说法并不只限于音乐界,也并不仅仅是音乐家们才对死亡有如此恐惧,就连非音乐圈内的人士也有同感,哪怕他们对音乐一知半解。大概是因为莫扎特的音乐太贴近人世,太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那种花前月下、纯真无瑕的感觉,让人觉得生活是如此之美好,不忍心离去。但是,如果对莫扎特做一番深入了解,走进他的心田,解读他的思想情绪,也许会另有看法。

莫扎特出生于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他的人生虽然短暂,却有着不凡的经历。他的父亲利奥波德是一位乡绅,通音律擅文笔,拥有“萨尔茨堡大主教宫廷音乐家”的头衔。他还写过一本《小提琴演奏法》的书,一时洛阳纸贵,可惜后来失传了。

但是这位小提琴权威的儿子却研习键盘乐,最终以作曲家闻名于世。当然,利奥波德的小提琴演奏法也不能说完全不起作用,至少对于从未学过小提琴的莫扎特作用明显。1763年的一天,利奥波德和他的音乐家同事们在家里排练一首新创作的弦乐三重奏。这时,七岁的小莫扎特溜了进来,死皮赖脸地非要掺和进来拉小提琴声部。室内乐演奏最讲究音乐与技术的和谐,忌讳能力不相称者滥竽充数,小莫扎特的请求无异于瞎捣乱。利奥波德比谁都清楚,小莫扎特这从没正儿八经地学过小提琴,连音阶都不会拉,怎么可能演奏高难度的重奏呢!对于这个“无理”的要求,利奥波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岂知小莫扎特像是中了邪一样,不依不饶,硬缠着要来拉小提琴,提出拉第一小提琴不行,第二小提琴也可以。利奥波德认定是这小子要故意捣蛋,大为光火,命令他立马滚开。

乐队中的第二小提琴手觉得过意不去,向利奥波德求情,让小莫扎特坐在自己旁边拉着玩,也无伤大雅。利奥波德碍于情面,只得应允,但警告小莫扎特不准拉出声音来,“不要让我们听见,不然有你好看的!”第一遍下来,小莫扎特将六首三重奏拉得密不透风、一字不漏。然后,他又得寸进尺,要拉第一小提琴声部。这一次没有人反对,人们恭恭敬敬地将“首席”的位子让给了他。虽然演奏得差强人意,中间也有好几个地方的错漏,但不管怎样,他奇迹般地完成了一个专业演奏家才能胜任的工作。

这不是杜撰的小说,奇迹的见证者就是当时的第二小提琴手、萨尔茨堡宫廷乐队小提琴家雷阿斯·夏赫特纳先生,他事后对莫扎特的姐姐南妮尔亲口讲述了这段神奇的故事。莫扎特一生创造的奇迹远不止这一项,他留给我们的许多谜团至今都破解不开。

熟悉古典音乐的朋友对莫扎特作品的质量自然无需多说,用数量来衡量一下这位音乐家的成就也是非常令人赞叹的。莫扎特作品的数量,按照克歇尔的编号(以K打头,如K448)有六百二十六个,加上无编号的一百多部,共有超过七百个编号的作品问世。(什么是作品编号:在作曲家创作的作品中,每一个作品只允许使用一个编号。这个作品可以是一首几分钟的歌曲,也可以是长达好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的大部头歌剧,均只使用一个作品编号。)

1956年,著名的菲利普唱片公司为纪念莫扎特诞辰两百周年,出版发行了莫扎特全集,计有四十五集共一百八十一张唱片。美其名曰“全集”,其实不可能真的一部不漏。即便如此,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听这套唱片,也要花费半个月以上的时间。也许有人对莫扎特的高产不以为然,因为那个时期的作曲家个个都不是碌碌之辈。譬如莫扎特的前辈、巴洛克时期的作曲家泰勒曼,一生创作的作品超过千部。但是,泰勒曼活了八十六岁,而莫扎特只活了三十五岁。在这可怜的三十五年里,除却婴幼儿时期无行为能力,真正能够用于创作的,也不过二十余年而已。也就是说,莫扎特的所有作品都是在这二十来年的时间里完成的。事实上,他真正的杰作主要集中在最后的三年里,有时一个星期左右就可写一部交响曲或歌剧。有人曾经做过测算,将莫扎特的所有作品从头到尾抄写一遍——记住,是照抄而不是动脑筋创作——也得花费十数年的时间。

莫扎特作为音乐神童,青少年时代红得发紫。三岁时他就能登台演出,四岁时开始创作(现存最早的作品是其七岁时所作的钢琴奏鸣曲,为了与姐姐共同登台演奏而作)。关于作曲这件事,说来有趣:在音乐学院里(莫扎特时代就有音乐学院了),学校能够保证任何一门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胜任工作,惟独作曲系除外。管弦系、钢琴系以及声乐系的学生,通过悉心学习,都能在专业上大幅提高,与进校之初判若两人,但是学作曲的学生,没有任何一个老师敢保证他毕业后成为作曲家。莫扎特的例子就能从反面来论证这个现象。没有人知道莫扎特的作曲是从何学来,是谁人所教。虽然他老爹会一点作曲,在他三岁时教了一点写写画画的玩意儿,但是这点儿“学识”与他后来的大师级学问,虽不能说毫无关系,但是老实讲,相距甚远。事实上,莫扎特四岁就可以作曲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随后,他开始周游列国,所到之处,受到王公贵族的争相宠爱。

 

与许多作曲家一样,莫扎特的外貌算不得英俊潇洒。他五短身材,四肢柔弱,喜欢漂亮的装饰物,只有佩戴这些物品时心里才能安稳。他的初恋对象是阿洛西娅·韦伯小姐,但是这位小姐嫁给了当时维也纳著名的宫廷演员约瑟夫·朗格,莫扎特只得移情别恋,与她的妹妹康斯泰采·韦伯谈起了恋爱(有人说这是她母亲的阴谋)。虽是一母所生,这两个女孩性情却大不一样。康斯泰采平庸愚钝,但身子骨却比公主还要娇弱,稍有不周,便会大病一场。她每年都要去南方泡温泉,莫扎特不仅要为此花费大笔的金钱,还要花时间伺候她。对她而言,生活中的“他”应该是一个有钱的庸才,而不是莫扎特这种恰恰颠倒过来的“天才穷光蛋”。说来可悲,在这个问题上,莫扎特与海顿两人境遇相似。据说莫扎特死后,她改了嫁,才慢慢发现了莫扎特的好处。当全世界都纪念莫扎特时,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拥有过一个世界上最棒的老公。

说到莫扎特的死,坊间流传着多种版本,这些版本大都与《安魂曲》有关。我们不妨借大作家司汤达的口吻来讲述这个离奇的故事:

一天,当莫扎特正沉浸在一首伟大的幻想曲中时,一辆马车停在门口,一个陌生人要求和他说话。这个人穿着体面,举止文雅得体。

“先生,我受一位要人之托来拜访你。”

“他是谁?”莫扎特问。

“他不想透露姓名。”

“那么,他找我有什么事?”

“他刚刚丧失了一位挚爱的人,怀念她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他很想每年举办一次神圣的仪式来悼念她,所以想请您写一首安魂曲。”

莫扎特被这一席话打动了,那严肃的语调、神秘的气氛令他决定写一首《安魂曲》。

陌生人继续说:“用您所有的才华去创作吧,它注定要由一位行家来完成。”

“这样最好。”

“您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月。”

“那好,一个月后我会来取。您的酬金是多少?”

“一百金币。”

陌生人数了钱放在桌上,随后就消失了。

莫扎特出神了很久,突然要求拿来纸笔墨水,尽管妻子乞求他别写,他还是开始了。这种创作的狂热持续了好几天。他夜以继日,热情似乎越来越高,但他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无法支撑这种激情。一天清晨,他失去了知觉,被迫停止了工作。几天后,他妻子试图把那种阴郁的预兆从他脑海中引开,他却粗暴地说:“我是为自己写这部《安魂曲》的,我的葬礼上就要演这首曲子!”

当他继续写作时,他感到身体中的力量日渐消逝,作曲进展非常缓慢。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陌生人再度光临。

“我发现不可能兑现原来的期限。”莫扎特说。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陌生人说,“您还需要多长时间?”

“还要一个月。这作品比我预期的更有趣,我在起先的构想上大大加深了内容。”

“那样的话,我会多付您酬劳。这里是五十金币。”

莫扎特非常惊讶,问道:“先生,你到底是谁?”

“这不重要,一个月后我会再来的。”

莫扎特立刻派人跟踪这位重要人物,看他到底是谁。但跟踪的人缺乏技巧,不久就跟丢了。

莫扎特于是认定那陌生人不是凡人,必定来自另一个世界,向自己宣布死期将近。他更加虔诚地投入到《安魂曲》的创作中,将之视为自己天才的丰碑。他在工作中被一种严重的昏厥病困扰,当陌生人如约前来,莫扎特已撒手人寰。

 

这个加进了很多文学演绎的故事,从侧面反映出莫扎特晚景的凄凉。虽然他去世时年仅三十五岁,但此时已债务缠身,家庭负担沉重,事业上磕磕碰碰,人际关系也多次出现危机。他去世后,遗体被几个朋友抬去埋葬。那天雨雪交加,送葬的人们还没走到目的地就都折回了,遗体被匆忙投进乱坟堆。康斯泰采当时重病卧床,没能到场。当她数日后前往坟地时,已无法找到准确的墓址。现今,维也纳只存有一座象征性的莫扎特墓,以至于今人想去莫扎特坟头祭拜都不可能。

值得后人感叹的是,一个阅尽人间沧桑、饱受痛苦的人,其音乐风格却永远清新纯净,并无阴暗晦怨之气。他受苦愈深,愈像一个圣徒!他的音乐以明朗开阔的大调为主,绝少用到忧伤低沉的小调(四十一部交响曲中,用小调者仅两部)。

他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充满着朝气,予我们以阳光与微笑,“只留换了在人间”!1778年,莫扎特母亲病逝巴黎,然而,这一时期前后的音乐作品(如D大调第三十一号“巴黎”交响曲)却毫无忧伤情绪,如果不知情,仅仅听音乐,倒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快活的人呢;

1782年,莫扎特与萨尔茨堡大主教决裂,事业不顺,前途未卜,但此时创作的歌剧《后宫诱逃》却是一派喜庆,“充满了青春的欢愉”;为自己而作的《安魂曲》,即便是可以借机抒发郁闷不满的“震怒之日”,更多的还是强调音乐性与合唱之美,将自身的不良情绪藏之心中,不影响他人。

正如英国史学家P·伍德福特所说的:在音乐史上有这样一个时刻,各种对立都一致了,所有紧张都消除了——莫扎特就是这个灿烂的时刻!

今天,我们回顾了“古典主义时期三巨头”之一“只留欢乐在人间”的莫扎特的生平故事,关于莫扎特作品的赏析我们留待后面的专题来分享。

今天的欣賞就先告一段落,更多精彩的分享內容正在陸續推出,請大家關注。讓我們用神賦予的能力一同在世間傳播真善美的聲音,榮耀神,得神的喜悅。

 

Sisyphus Sky

Dec.12.2020

 

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

Après moi, le déluge.

Merci.  



声明:时刻新闻编辑发布的文章并不代表时刻新闻观点。我们相信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时刻新闻的宗旨是努力为读者提供多样化的信息和观点来源,让读者自行思考判断,同时欢迎在时刻新闻评论区分享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
  1. 【爱乐名场面】———Bill Bailey的【非凡管弦乐团指南(Remarkable Guide to the Orchestra)】
  2. 习近平称脱贫创人间奇迹 怀念打土豪分田地
  3. 美国科技巨头大乱斗将爆发 赚钱的好日子结束
  4. 【爱乐名场面】——— 佛得角国宝级灵魂歌手 Cesaria Evora 2004巴黎现场演唱会
  5. 加拿大跟随澳大利亚 寻求让脸书为新闻内容付费
  6. 脸书封杀澳洲新闻分享 抗议澳政府拟议媒体法
  7. 巴菲特的“神秘交易”被揭晓 通信和能源巨头
  8. 中国筑坝影响湄公河水位下降 喊话北京分享数据
  9. 亿万阔太李嘉欣分享自己的衣帽间 奢侈品塞满整面墙
  10. 马斯克开房聊天 Clubhouse一夜爆红 语音聊天回春?
  11. 【流行单曲欣赏】———分享一首带有春天气息的歌曲《Grimes - California》
  12. 【流行单曲欣赏】———Studio Killers - Jenny (I Wanna Ruin Our Friendship)
  13.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3B作曲家之一”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生平及作品欣赏
  14. Sisyphus必刷片单——“等死不会死,想死得作死” 《 意外制造公司 De Surprise (2015) 》
  15. 【流行单曲欣赏】——HyunA - I’m Not Cool
  16. 浪漫主义时期“群星璀璨”之———“天妒英才”“乘着歌声翅膀”的“富二代”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的生平及作品欣赏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隐私策略 | 联系我们
©2021 时刻新闻 TN20210301080300